首頁 > 許你萬丈光芒好 > 寒梟:即使與全世界為敵

寒梟:即使與全世界為敵

    離開珠江帝景之后,寒梟直接步行前往了帝都最大的陵園所在地之一龍潛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寧夕那里看到了自己過往的那些設計,思緒不由得飄向了久遠之前……

    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多久沒有回憶過當年那些事……

    七年前。

    深山內,枯木成群,野獸的嘶吼聲時而響起,很快便被槍聲覆蓋。

    前方一顆幾人環抱的枯樹,仔細看去,已被槍子打成了篩子,枯樹旁,俊美的男子一閃而過,將地上的枯葉卷入半空。

    后方,三名男子手持槍械,其中一人穿著名貴的西裝,帶著一副價格不菲的墨鏡,“呵……果然變態,完全不像是人類的速度!”

    “謹慎點,你也該知道那人是什么來頭!”

    “哈,李隨風,虧你還是原罪殺手榜上的no.1,連亞洲幾個地下皇朝都要敬你一丈,面對這個人,你就慫了?”矮個子看向身前一身勁裝的亞洲男子,輕聲笑道。

    “呵呵,李隨風,那人就算再厲害,還能不怕槍子么?”另一人笑道。

    此刻,被稱為原罪殺手排行榜第一人的李隨風,眉頭輕輕一蹙:“維納斯,杰奇,他是連歐洲地下之皇羅斯切爾家族都忌憚頗深的存在……”

    聽聞李隨風提及歐皇,維納斯和另一人的臉色都是微變。

    “難怪你這樣謹慎,原來是羅斯切爾家族下達的任務……只怕,這世界上,能請動你的,羅斯切爾家的那老家伙了……”矮個子維納斯輕聲說道。

    “我的確有些忌憚,否則,也不會請你們兩人協助出手,那個男人……”

    李隨風眉頭深鎖,隨后似有驚覺,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三人弓著腰,輕輕朝著前方林中走去。

    片刻之后,李隨風停下身子,冷漠的目光,看向遠處,冷聲道:“梟爺,出來吧,你也知道……這次為了對付你,我甚至找來了維納斯和杰奇。”

    李隨風身前的維納斯和杰奇目光有些好奇和炙熱,連讓原罪殺手榜第一人的李隨風都如此謹慎,那位梟爺,他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哪里不同。

    “吼——”一聲巨吼聲陡然傳至。

    李隨風三人詫異的朝著前方望去,只見一只巨大的白虎身上,站著一位長發至腰間的貌美男子。

    “他娘的,什么架勢,能馴服白虎?!”維納斯瞪大了雙眼,滿臉詫異。

    那白虎眼神兇悍,身上戾氣驚人,獠牙尖銳,毛發發亮,一看就是純種野生白虎,絕對不是自幼家養,那貌美男子是個什么來頭,站在野生白虎身上?!

    “梟爺,你跑不掉的。”李隨風深吸一口氣。

    “哈哈,你就是寒梟……據說,你自詡武力值天下第一,世所無敵。”杰奇看著貌若女子般的寒梟,不屑一笑。

    寒梟從白虎身上一躍而下,滿臉思考狀,旋即搖了搖頭道:“天下無敵……這可不一定,有時排行第一,有時排行第二。”

    “哦……”維納斯上前半步,把玩著手中槍械:“你再厲害,厲害的過槍嗎。”

    “槍……”寒梟愣了愣神,迅速抱著雙拳,一副驚恐狀:“饒命!”

    聽聞寒梟此言,小個子維納斯和杰奇有些詫異,眼前這人,不管怎么說,也是令羅斯切爾都為之忌憚的人物,怎么會這么慫?

    “梟爺……你也知道,我是殺手,羅斯切爾家族對我有恩,這次的任務,便是殺你。”李隨風嘆息一聲。

    “小子,你的那三腳貓功夫,是誰教給你的,現在世俗你找不到對手,就敢來找你梟爺尋開心了嗎。”寒梟盯著李隨風,滿臉人畜無害的笑意。

    “梟爺,我也沒辦法……”李隨風雙拳緊握:“如果,這次我死在梟爺手中,只希望梟爺能夠放過我這兩個朋友。”李隨風正色道。

    殺寒梟,即便是聯合了這兩位頂級殺手,他也沒有絲毫把握。

    “李隨風,你是他教出來的?!”維納斯神色駭然,李隨風如今身為原罪殺手榜第一人,實力如何,他心中自然清楚,這個寒梟,竟是李隨風的師傅!?

    李隨風只是盯著寒梟,并未回答維納斯的問題。

    “呵……羅斯切爾那老東西,我不娶他的女兒,他就找人來殺我,這世上,還有配得上我寒梟的女人?哈……你們……見過這樣的女人嗎?”寒梟眸內浮現出一絲病態的瘋狂。

    “寒梟,你剛才不是還求饒嘛,現在不怕死了?”杰森冷道。

    “嘛~騙你們的。”寒梟聳了聳肩,腰間懸掛著著一柄古樸的唐刀,大步朝著李隨風三人走去。

    “梟爺……別說是你,就算是你們那一族,也未必敢和羅斯切爾作對,你若娶了羅斯切爾的女兒,日后,整個地下王朝都是梟爺的!難道說,梟爺當真是斷情絕欲之人?!”李隨風深吸一口氣,寒梟癡武,為修武,斷情絕欲,這并非空談。

    眼見寒梟不再回話,李隨風的眼中浮現出一絲徹骨寒意,只要殺死寒梟,羅斯切爾家族許諾他的好處……

    “好,都說梟爺能夠擋子彈,我李隨風活了這一輩子,也未見過,而成為原罪殺手榜第一人后,見識高遠了不少,卻清楚,寒梟你并非是不可戰勝的。”

    隨著李隨風的話音落下,槍械對準寒梟,啪的一聲悶響聲傳出。

    鏘!

    與此同時,寒梟消失在原地,一片枯葉輕輕漂浮在半空。

    “什么?!”

    維納斯和杰奇兩人,呆滯在原地,滿臉錯愕,那寒梟,躲掉了李隨風的子彈?!

    便是李隨風本人,面色也為之驚變。

    “小心!”

    忽然,維納斯朝著李隨風喊道。

    “嘛……小子,你速度真是越來越慢了,有些事,靠槍可解決不了,你說呢!”寒梟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絲邪魅的笑意。

    他的右掌成爪,輕輕扼住了李隨風的喉嚨。

    “都說梟爺擋不住子彈,但沒想到,梟爺卻能躲掉子彈。”李隨風臉上浮現出一絲絕望,眼中的冷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驚恐:“梟爺,我是你教出來的……你真要殺我?!”

    如今,李隨風有些后悔,他明知道寒梟是什么樣的人,可卻被羅斯切爾許諾的好處沖昏了頭腦。

    “放心,你是我教出來的,我不會殺你。”寒梟沉吟片刻,給出回復。

    “梟爺……謝謝,我……”

    只不過,李隨風話還未說完,只聽咔吧一聲脆響,李隨風的喉嚨,被寒梟捏斷。

    “嘛……又是騙你的,不長記性。”

    寒梟右掌一松,李隨風的身軀便若爛泥一般癱倒在地。

    見李隨風被寒梟在輕描淡寫之間便被干掉,維納斯和杰奇倒吸一口涼氣。

    “殺!”

    兩人的面色很快便恢復了以往的平靜,迅速分散,同時朝著寒梟點出數槍。

    砰!

    寒梟那柄古樸的唐刀擋在身前,金鐵相撞之聲響起,唐刀上冒出絲絲火光。

    “媽的,騙人的吧!這是人還是怪物!!”杰奇額頭滲出一絲冷汗,這世上,能躲開子彈的人不是沒有,能用刀擋住子彈的,誰見過?!

    “寒梟,玩夠了嗎?”

    忽然,從遠處走來一男一女,開口的男子穿著一身黑衣,面色冷峻,女子則是一身長裙,靈動的眸子緊緊盯著寒梟,相貌十分清秀甜美。

    “哈哈,隨便玩玩。”寒梟輕笑一聲。

    “原罪榜第一殺手,亞洲第一殺手,還有美洲第一殺手……寒梟,你得罪誰了?”黑衣男子好奇問道。

    “羅斯切爾那個老東西,我不娶他女兒,他就找人來殺我。”寒梟聳了聳肩。

    “有意思。”黑衣男子目光不屑:“這世上,沒有人能配得上你。”

    此話一出,那相貌甜美的女子一把便揪住了男子的耳朵:“秦問天,你要繼續這樣慫恿寒梟,我把你嘴巴打爛!”

    “秦幽歌,我說的是實話,世俗的女人,不配。”秦問天正色道。

    “那我也不配嗎。”被稱作幽歌的女子冷聲道。

    “呃……你,你不是世俗女子……”秦問天無奈道。

    “你們說夠了沒有!”

    維納斯心中涌出怒氣,對著黑衣男子秦問天便開出一槍。

    “鏘!”

    秦問天立時抽出長刀,不似人類的速度將長刀一揮而過。

    “斷了……”

    秦問天將子彈擋開后,盯著自己的斷刀,眼中浮現出兇毒之色。

    “找死。”

    頓時,秦問天幾步便飛躍至維納斯身前,還不等維納斯有所反應,一截斷刀,狠狠劃斷了維納斯的脖子。

    “怪物……兩個怪物!”

    杰奇寒毛乍立,他美洲第一人殺手,縱橫美洲不敗,令整個美洲都聞風喪膽,今天,他碰見了兩個什么怪物!

    “跑的掉嗎?”

    眼見杰奇朝著林中逃去,秦問天手中斷劍一擲而出,呼呼的破空聲響了起來,斷刀生生將杰奇的腦袋貫穿。

    解決完兩人,秦問天走至寒梟身前道:“羅斯切爾的地下勢力遍布整個歐洲,據說連亞洲、美洲也有他的大規模勢力,甚至是幾個戰亂國家的幕后人……”

    “這么厲害?那我還是娶了他的女兒吧!”寒梟托著下巴,想了想然后開口道。

    “世俗的女人,沒人配得上你。”秦問天面無表情道。

    “世俗的女人配不上我,難道你配得上我,你暗戀我?”寒梟別有深意的盯著秦問天。

    “滾!”

    秦問天朝著寒梟打出一掌,卻是被寒梟輕易躲了。

    “你們秦皇一脈的后人,都這么暴躁,這樣不好。”寒梟一笑,隨即拉起女子的手,朝著遠方走去。

    “喂,我也是秦皇一脈的后人。”女子盯著寒梟,臉色很是不滿。

    “哈哈,秦皇暴戾,他的后人,也都帶了暴戾的基因,我又沒說錯。”

    轉眼間,寒梟來到一處山巔,將女子攬入了懷中。

    “反正不準說,以后不許再說秦皇后人暴戾!”女子氣惱地去捏他的臉。

    “知道了知道了……”寒梟無奈地看著跟前的母老虎。

    女子這才滿意,高興地在他跟前轉悠了一圈,“我這身衣服漂亮嗎?”

    “不穿更漂亮。”寒梟想了想,然后勾起唇角道。

    “白癡,有空也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這可是意大利的頂端品牌,全球限量只有十件。”女子撇了撇嘴,不滿寒梟的不懂欣賞。

    “我看也就普通貨色,等以后我設計幾件給你穿。”寒梟神色傲然道。

    “哼哼這可是你說的,那我等著。”女子坐下,靠在寒梟懷中,眉宇間閃過一絲憂色,“羅斯切爾的女兒你都不要,會不會有麻煩……”

    “麻煩?”寒梟忽然大笑,“在個世上,我要誰死,誰便得死,何人可做我的對手,那老東西,以后找他算賬!”

    “哼,又吹,世間無敵的稱號,等你徹底打敗了秦問天,再來吹吧。”女子忍不住打擊道。

    “別提秦問天那老小子,他自己斷情絕愛也就算了,還總攛掇著我也斷情絕愛,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寒梟指尖繞著一縷女孩的發絲,哼了一聲道。

    “那是他怕你疏忽武道,這世上,能夠成為他對手的,僅你一人,若沒了你,他活著也無趣。”女子忍不住發笑。

    “你小心點,那老變態別喜歡上我了,到時候你可多一個情敵。”寒梟認真道。

    還不等寒梟繼續說些什么,后方突然有腳步聲響起。

    兩人轉身望去,是一位白發老者。

    “老頭,你怎么來了?”寒梟一臉古怪。

    “寒陰叔。”女子迅速站起身來,看著老者的目光有幾分驚懼。

    老者是寒梟的啟蒙師傅,女子也算熟悉。

    寒陰并未開口說話,而徑直走至女子身旁,眼中寒芒一閃,隨即抬起掌來,以迅雷之速,狠狠劈在了女子身上。

    咔!

    只聽骨裂聲響起,女子連掙扎也未有,便軟綿綿的癱倒在了地上。

    老者出手太過意外,從頭到尾寒梟都絲毫沒有反應的余地,竟然就這么眼睜睜看著女孩倒在了他的面前……

    “寒梟,你這混賬東西,歐皇的女兒你不要,被這個女人迷的失去了心智!”老者看也不看女子,轉身盯住寒梟。

    “幽歌……”寒梟死死盯著女孩倒下的身體,目光發直,身軀劇烈顫抖著。

    “哼,寒梟,你給我記住,羅斯切爾的女兒,你必須給我娶!”寒陰冷哼一聲。

    “幽歌……”寒梟走近女子,蹲下身子,雙臂顫抖,將女子緊緊抱在懷中。

    “梟……我……冷……”

    女子眼耳口鼻中,皆有鮮血溢出。

    “別怪……陰叔……他是……為了你……好……”女子想要用力抱緊寒梟,但手臂在半途,卻又無力的垂下。

    “幽歌,我給你治……你別怕……”寒梟迅速抱起女子,要朝著山下走。

    “你……又騙我……吹牛……大王……你只會殺……殺人……哪里懂醫術……救人……”

    寒梟將臉貼在女子臉上,“我學,我什么都肯學,別死,別死!”

    “你……以前說過……帶我去……華夏的昆侖……山巔……看……看雪……我可能……沒辦法……陪你……陪你去了……你可以……找個……安全的國度……找個……比我還……愛你的女人,幫我,陪你……下半生嗎……”

    “我好想……嫁給你……陪著你……好想……好想啊……”

    女子說完,從口中溢出大量鮮血,一身白裙,被血染成鮮紅色,身軀逐漸在寒梟的懷中變冷。

    “幽歌!!!”寒梟的指甲,嵌入掌內,鮮血順著指間流淌。

    將女子的尸身輕輕放在一旁,寒梟轉過身,看向寒陰,輕輕抽出腰間那把古樸的唐刀。

    “寒梟,你干什么!”

    寒陰見狀一愣,這小子向來對自己恭敬,如今為了一個女人,敢跟自己拔刀?!

    “我想……欺師滅祖。”寒梟握著唐刀,朝著寒陰走去。

    “寒梟!你想背叛整個氏族?!”見寒梟當真動了殺心,寒陰有些底氣不足。

    “都是因為這個秦皇一脈的狐貍精,徹底讓你喪失了理智嗎!”寒陰一聲怒喝,一腳將女子的尸身踢下萬丈懸崖。

    “我要你狗命!”

    寒梟徹底陷入瘋狂,一步飛躍至寒陰身前,手中唐刀橫斬而出。

    噗!

    “寒梟,你敢……!”

    寒梟一刀的攻勢何其兇猛,寒陰狼狽躲開。

    唰!

    第二刀斬出。

    鏘!

    唐刀被寒梟裝入鞘中,看也不看寒陰半眼,立即朝著山崖下跑去。

    噗!

    寒梟離開后,自寒陰的脖頸處噴灑出大量鮮血,早被寒梟一刀封喉。

    ……

    三日之后,枯木林內。

    寒梟眼中兇光浮現,看著大步走來的秦問天。

    “寒梟,你殺了寒陰,跟我回去領罪。”秦問天正色道。

    “只說一次……滾。”

    寒梟眸內盡是病態般的瘋狂,身軀輕輕顫抖,仿佛在抵抗這股瘋狂。

    “寒梟,你做錯了。”秦問天見寒梟如此模樣,心中不忍。

    “幽歌,死了。”寒梟道。

    “我知道,但我當初就說過,你應當斷情絕愛,幽歌的死,是氏族的命令,似乎和羅斯切爾也有些聯系,但你殺寒陰,就是背叛氏族。”秦問天不忍之色散去,恢復平靜。

    “氏族?!呵,就憑那一群庸才,也敢動我寒梟的女人。”寒梟一聲陰笑。

    “你要戰,今日你我,只有一個人能活。”寒梟站起身來。

    “你心性已亂,不是我的對手,今天……我不殺你,從此以后,我秦問天和你寒梟,一刀兩斷,日后相見,不談情意,只分高下!”秦問天說完,手中斷刀狠狠擲出,刀身刺入地底。

    “這把‘三千欲’,是你當年送我的,如今,還給你!”寒梟將那把古樸的唐刀取出,朝著秦問天丟去。

    秦問天一把接過唐刀,嘴角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么,最終沒有開口,轉身離開。

    “幽歌,你在哪,我找不到……找不到你……”

    等秦問天離去之后,寒梟發了瘋的四處尋找女子的尸體,但卻一直……一直沒有找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