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八章:毀掉于家

章節目錄 第八章:毀掉于家

    “這句話只有我才有資格說。Δ』看Δ書』Δ閣.k”嗓音,冷若冰霜。

    于景致與唐婉都傻在了原地,說不出話來,才發現,阮江西從來不是柔善女子,她有鋒利的爪子,為了宋辭,披荊斬棘無所不俱。

    第二天上午,宋辭才燒退,到了晚上才清醒過來,他什么都沒說,醒來的時候就緊緊地抱著她,力道大得讓人發疼。一如平常,他沒有提這次的事,阮江西也沒有。

    只是,宋辭更加寵著她,尤其黏她。

    整整兩天,他哪也不去,阮江西走到哪他便跟到哪?眼睛一刻都不離開她。電影節將近,阮江西也不去片場了,陪著宋辭窩在家里。

    宋辭從身后抱住她,站在陽臺前,看著別墅外攀爬延綿的藤曼:“有沒有想去玩的地方?電影節之后,我帶你去。”

    阮江西轉過身來,勾住宋辭的脖子:“我只想去愛爾蘭。”

    宋辭抱著她的腰,將她放在了陽臺的躺椅上,俯身蹲在她面前:“那拿完獎我們就去。”

    阮江西將宋辭拉近,隔得很近,看著他的眼:“去愛爾蘭之前先去m國。”

    holnd博士說,m國的醫療設備與精神科研都名列全球,為了她的宋辭,不遠萬里,這一趟,她必須去。

    他沉默了,許久,摟緊她的腰:“好。”

    她抓著宋辭的手,有些惴惴不安地看著他:“宋辭,你要一直愛我。”

    宋辭笑著問:“需要我起誓嗎?”他想,他這樣愛進骨子里的女人,如何能不愛。

    她還是不安,堅決而有些固執:“那用我來起誓。”

    阮江西從不曾懷疑過,若將有一日宋辭不愛她,那么,她必定在劫難逃,會萬劫不復的。

    “我舍不得。”宋辭反握住她的手,唇落在她手背。他說,“不過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來起誓。”

    阮江西伸手覆住宋辭的唇:“這么幼稚的話,都不要當真。”

    宋辭拿開她的手,低頭吻她的唇。

    怎么能不當真呢,他宋辭,從來都不玩,說過的,便是誰也不能變更。

    他愛她,用生命起誓……

    八月二十八號,有記者在機場拍到宋辭陪同阮江西登機前往柏林。

    九月六號,柏林電影節,阮江西憑借《桔梗》摘得影后桂冠,成為第一個僅憑一部作品封后的亞洲女演員,為史上最年輕影后。

    九月九號,d國記者拍到宋辭與阮江西轉機m國。

    柏林電影節當晚,阮江西榮獲最佳女主角的消息傳遍了國內,一時轟動媒體,阮江西三個字,橫掃了各大頭條,阮粉雖意料之中,卻仍抑制不住激動人心,

    “阮江西全球粉絲后援會h市總舵發來賀電。”

    “阮江西全球粉絲后援會y市分舵發來賀電。”

    “阮江西全球粉絲后援會g城分舵發來賀電。”

    “阮江西全球粉絲后援會l區分舵發來賀電。”

    “……”

    各地阮粉紛紛恭賀女神獲獎,后援會里,紅包雨一波接著一波。

    秦一路的小棉襖:“影后大人天下無敵,一統江湖,千秋萬代。”

    宋塘主的小內褲:“重溫《桔梗》,已哭瞎,影后大人實至名歸。”

    素素素素菜:“我家阮美人殺進國際,紅包雨來,普天同慶。”

    翻云覆雨等閑處:“第二彈紅包雨發射。”

    一夜七次郎中狼:“第三彈紅包雨發射。”

    十二月七號:“第四彈紅包雨發射。”

    “……”

    秦一路的小棉襖:“江西江西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秦影帝家這位腦殘粉嚎完,就給秦影帝大放血,“第1009彈紅包雨發射!”

    好俗的歡呼口號,一看馬甲,秦一路的小棉襖就知道是何方腦殘粉了,再看這紅包嘛,六個八,好家伙!秦影帝家的家屬好土豪!難怪秦影帝片酬貴得咋舌,家里有個揮金如土的,能不高嗎?

    當然,不僅阮粉,相熟的藝人們也紛紛發來賀電,只是,阮江西的微博,自電影節之后便沒有任何更新動態。

    兩個禮拜之后,阮江西并未歸國,也無任何聲明。

    又過了三天,依舊沒有任何阮江西的新聞,連媒體的小道消息都沒有,阮江西與宋辭人間蒸發了一般,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動向,網上亂了套,《法醫》劇組發布官方公告,延期首播。

    一時間,媒體躁動不斷,阮江西耍大牌的消息不脛而走。阮粉們全體出動,為護偶像,口水戰直淹各大貼吧論壇,連著數日,戰火連天。

    九月二十五號,阮江西的經紀人陸千羊發了一條微博,陸千羊v:“我家藝人樂不思蜀,阮粉稍安勿躁,待我前去拿人。”

    終于有個吭聲的了,阮粉們立馬靜候佳音,只要網上還有其他任何負面聲音,二話不說,扒他祖宗,黑他網站!

    陸千羊刷了幾頁微博,放下平板,走到沙發對面,踢了踢唐易的褲腿:“老實招來。”

    唐易躲開眼:“招什么?”

    “你說,到底怎么回事?她為什么撇開我去了m國?整整20天我都聯系不上她,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她頓了一下,口吻很認真,“如果有絲毫隱瞞,我們兩玩完!”

    唐易伸手就擒住陸千羊的下巴,很氣很暴躁:“就算生氣,也不準說這種激怒我的話。”

    陸千羊直接拍掉唐易的手:“你可以試著繼續激怒我,你看我會做什么。”她哼了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事肯定和那個姓唐的有關。”

    她的話,絕對不是開玩笑。

    這只羊,什么都做得出來,唐易投降:“我只知道在唐婉在柏林電影節之前就訂了飛m國的航班,和于家那個女人一起。”

    陸千羊一聽,立刻就炸毛:“那兩只狐貍精去m國有什么目的?”

    狐貍精?她在氣頭上,不能反駁她。唐易乖乖回話:“我也不知道,應該和宋辭有關。”

    陸千羊咬牙,摩拳擦掌,罵到:“唐婉那個賤人。”

    唐易去哄:“你別動怒——”

    陸千羊直接一腳過去,怒氣沖沖地吼:“你們姓唐的沒一個好東西,都給我滾。”

    滾?這不是他家嗎?算了,這只羊現在不清醒。唐易默默地坐遠一點,省得再次無辜躺槍。

    顧白的電話打過來,陸千羊開了免提。

    “她在哪里?”

    柏林電影節之后,阮江西在機場甩開了陸千羊,她是最后一個見阮江西的人。

    陸千羊邊拿眼瞪唐易,邊回答:“m國。”

    電話里沉默了好一會兒,顧白沉沉嗓音道:“我有預感,江西她出事了。”

    不待陸千羊開口,唐易接過話:“不要妄下斷論。”

    顧白卻冷笑了一聲:“我家江西如果有什么,我不會放過一個姓唐的。”

    唐易:“……”又無辜躺槍啊,姓唐是他的錯嗎?!

    當天晚上,顧白與陸千羊就訂了去m國的航班。

    次日,在機場,陸千羊遇到了林燦和柳是,他們的航班是下一班,也是飛m國。

    林燦一把抓住陸千羊的手:“你知不知道我妹妹在哪?”

    陸千羊只是搖頭,然后見林燦臉色越來越難看,還有她身邊的柳是,慌張兢懼。

    陸千羊沒有心情前去慰問與撫恤,只是聽著顧白一個一個電話打過去,顧家這樣撒網式搜查,卻只查到了一件事,阮江西在醫院。

    也許顧白的預感是對的,阮江西出事了。

    三天后,顧白在柏日亞的一所精神研究所找到了阮江西,宋辭不在她身邊,只有她一個人,她蹲在手術室門口,出神地望著里面,眸光有些空洞,臉色紙白,毫無血色,身上的衣服,很臟。

    她一個人,在等什么,臉瘦了好多。

    “江西!”陸千羊大喊了一聲,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蹲在地上的人兒緩緩地轉動眸子,只是停滯片刻,又望回手術室里,毫無生氣,又靜止不動。

    阮江西她,了無生氣,像抽掉了靈魂的人偶。

    陸千羊沒忍住,眼淚就掉下來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阮江西,即便在阮江西最落魄的時候,也不曾這樣心灰意冷。

    看來,他們來晚了,唐易有些擔心的看著陸千羊,她正壓抑著哭聲,渾身輕微地發抖。

    陸千羊走過去:“江西。”聲音很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阮江西并不開口,目不轉睛地盯著手術室的門,毫無反應。

    “江西,你應我一句。”

    她還是置若罔聞,干澀通紅的眼,沒有移動一分。

    顧白俯身,蹲在她面前,似乎怕驚擾了她,聲音不敢重一分:“江西,我帶你回去好不好?”顧白伸手,抱住她的肩,才發現,她在微微顫抖,顧白眼一下就酸了,“江西,我們回去。”

    她突然轉頭:“我不回去。”

    大概許久不曾開口,她嗓音嘶啞,眼底無波無瀾好似一攤死水。

    顧白問她:“為什么不回去?”

    阮江西怔怔的,又轉過頭,看著手術室的門,她說:“我要等宋辭。”

    顧白想,他家江西一定等了很久很久,才會這么機械又麻木地只記得這一件事。

    顧白試著耐心哄問:“他在哪?”

    “他在哪?”她喃喃自語一樣,死寂的眸突然波動,轉頭看著顧白,“顧白。”

    “嗯。”

    “宋辭不見了。”沒有大吵大鬧,阮江西抱著雙膝紅著眼看顧白,身體在輕微地顫抖,“我的宋辭不見了。”

    這雙正看著他的眼,像極了他十六年前第一次見到她時的那般,如同丟棄了整個世界的荒涼與恐懼,心臟狠狠一抽,顧白有些哽塞:“江西。”

    她安安靜靜地,哭紅了眼:“他分明從這里進去的,他說讓我在外面等他的,可是我找不到他了。”她失魂落魄,只有念及宋辭,會哭得像個無措的孩子。臟污的小手抓住顧白的袖子,哽咽了喉,她說:

    “顧白,我把宋辭弄丟了……”

    兩個星期后,《法醫》恢復拍攝,從柏林電影節后一個多月沒有露面的阮江西出現在片場,臉色似乎不太好,瘦了許多,經紀人陸千羊解釋說阮江西在d國水土不服,發大病了一場。

    只是眼尖的都發現,從恢復拍攝之后,宋少再也沒來探班,這種情況,十分異常,反而……顧大律師來得太頻繁了。

    顧律師已經來了兩個小時了,帶著墨鏡,抱著一只富態的貴賓犬,躺在專門為江西準備的太妃椅上,好不愜意。

    三場戲一下來,阮江西的狀態十分好,都是一條過,導演高喊:“ok!”對阮江西笑了笑,“拍攝都很好。今天就到這里,”

    阮江西頷首,沒什么表情。

    導演撓撓頭,覺得阮江西這幾天有點過分的沉默。

    最后一場戲收工,顧白將懷里的狗踢開,連忙上前,給阮江西擦了擦汗,遞給她一杯溫飲。

    顧白有點擔心,看著阮江西這消瘦的樣子,怕一陣大一點的風都能將她吹走:“還好嗎?”

    她點頭:“嗯。”

    “會不會太累?”顧白想了想,看了一眼阮江西的平坦的小腹,建議她,“要不別拍了?”

    正好收拾道具路過的導演腳下一個打滑,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顧律師這樣慫恿人罷演就不厚道了,要是阮江西真不演了,那劇組上上下下幾百號人都得去吃土。

    導演趕緊拿凄婉的眼神看阮江西。

    阮江西搖頭:“我不累,只剩幾場戲了。”走過去,蹲下,阮江西將地上的狗抱起來,“小辭,餓不餓?”

    “汪汪汪!”餓餓餓!這幾天都是在顧白那過的,天天給它吃牛排,它都餓苗條了,小胖爪子扒著它家江西,可勁兒地搖頭晃腦:“汪汪汪!”

    顧白一只手便將宋胖提溜出來,隨手扔遠,對阮江西說:“老爺子讓我接你回顧家住幾天,太久沒人陪他下棋,他閑得慌,而且你懷著寶寶,一個人住我不放心。”

    “明天吧,今天有產檢。”

    她平靜得有些過分,從m國回來之后就不哭不鬧的,吃飯演戲一切照舊,這讓顧白更加不放心。

    “我陪你去。”

    阮江西堅持:“千羊會陪我。”

    “江西——”

    阮江西打斷他:“顧白,不用擔心我,也不用時時刻刻守著我,我很好,很理智,不會瞎想,也不會做傻事。”語氣清冷淡漠得毫無起伏。

    她不好,一點都不好,宋辭不在,阮江西怎么會好,這樣蹩腳的假象,早晚會崩盤。

    越是驚濤駭浪,卻越是冷靜,阮江西就是如此一個人,善于將所有最洶涌的情緒藏進骨子里,放任傷口,一個人舔舐。

    “聽話,跟我回顧家。”顧白握住他的肩,“我不放心你,沒辦法放任你不管。”

    眼里突然起了浮動,阮江西說:“那幫我把宋辭找回來好不好?”

    只要說到宋辭,所有粉飾的太平,全部都破碎,阮江西脆弱得不堪一擊。

    只是顧白卻沉默了。

    宋辭失蹤了,即便顧家,短時間內也查不出一點蛛絲馬跡。

    顧白去了本家,產檢是陸千羊陪著阮江西去的,陸千羊還特地換了家她信得過的醫院,她覺得,在宋辭出現之前,阮江西懷孕的事只能藏,往死里藏。

    陸千羊和魏大青一起送阮江西回家,她近來都住宋辭那邊,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是在睹物思人,

    阮江西坐在后座,抱著宋胖閉目養神,臉色不是十分好。

    陸千羊有點不放心她,耳提面命地叮囑:“寶寶很好,可能是月份還小,現在還沒有孕吐反應,不過你最近有點營養不良,我會請個會做飯的阿姨,以后別吃劇組的盒飯了。還有,你要是不去顧家住,這兩天我就搬過去和你一起住,你懷著寶寶,一個人住我不放心。”

    阮江西默不作聲,陸千羊便當她是默認。

    思前想后了一番,陸千羊又說:“趁著寶寶顯懷之前,我會讓劇組先拍你的戲份,按照現在的進度,頂多一個月,等《法醫》殺青以后,你就休假,反正你每次作品拍完都會休息,到時我安排你去個隱秘點的地方待產,去顧家也可以,在顧家眼皮子底下,記者肯定也挖不到什么,等到寶寶出生后你再出鏡,應該也不會很讓人懷疑。”

    這一番打算,陸千羊是做了長遠準備,現在連顧家都找不出人,她必須做最壞的設想,在名正言順之前,阮江西的寶寶不適合曝光。

    阮江西掀開眼:“不用。”

    “嗯?”陸千羊腦回路短了一下。

    她將睡著的狗狗放到旁邊的椅子上,雙手落在腹部:“我并不打算隱瞞。”

    陸千羊一個打挺:“什么?!”

    “懷孕的事,我會公開。”

    陸千羊著著實實被驚嚇了一下,瞻前顧后越想越不放心:“江西,你想清楚了嗎?宋少他……”頓了一下,“畢竟你們還沒有結婚,如果只是你單方面公開,對你會很不利。”

    女藝人單方面公開有孕,媒體會怎么寫陸千羊最清楚不過,她當了狗仔那么多年,太了解這個圈子了,現在公開,百害而無一利。

    “我只顧及宋辭。”阮江西很固執,“若是他看到了消息,也許就會來找我了。”

    孤注一擲,為了宋辭,她寧愿將自己推到風口浪尖。

    陸千羊無可奈何:“我明白了,公司那邊我會安排。”

    月下昏黃,別墅外,泊了一輛白色的車,阮江西認得那個車牌,是于景安的車。

    “你先回去。”對陸千羊道了一句,阮江西走近,借著路燈的光,望向車窗,“你來找我和于家有關嗎?”

    于景安笑笑,這個聰明的女人。

    她下車,關上車門靠著車身,雙腿交叉疊放,手隨意地放在口袋里:“沒辦法,我要是不來求情,于家連家門口都不讓我進。”

    夜色微暖,阮江西的眸子卻微涼,她只道:“景安,我不會停手。”

    不過五天,這么短的時間,阮江西幾乎把于家逼上了絕境,巨資買斷藥材市場,她簡直在玩火。

    不惜代價,阮江西的目的,是于景致。

    于景安凝眸深邃:“江西,你若要繼續對付于家,只會兩敗俱傷,于家壟斷醫藥行業這么多年,沒有那么容易受制于你,你若不收手,會玩火**的。”

    于家底蘊深厚,阮江西身后即便有錫南國際支撐,也同樣落不到好,更何況是阮江西這種近乎自爆的玩法,傷敵十分,自損七分,這個道理,她不可能不懂。

    “這些話,你應該轉告給于景致。”阮江西抬眼,眸染寒涼,“于家不應該讓你來求情,我的目的是于景致。”

    她不退一分,這場博弈,阮江西玩定了,若于景致不出現,她只怕會不計后果地毀了于家百年基業。

    于景安失笑:“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像宋辭,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我有我的底線。”

    阮江西側身而立,輪廓籠在昏黑的路燈下,越發顯得冷漠。

    于景安聳聳肩:“我知道,你的底線是宋辭。”宋辭是阮江西的逆鱗,只要一觸及,她就會豎起渾身的針刺,處處防備。

    提到宋辭,阮江西眼底一沉:“轉告于家,于景致不出現,我絕不罷手。”

    結果,意料之中,于景安并不驚訝:“既然談判失敗,我就不浪費口水了,江西,好自為之。”隨后,撥了個電話到于家。

    “談得怎么樣?”

    老頭子緊張得不得了。

    也是,于家百年基業啊,若是阮江西真要傾巢而出,于家恐怕必死無疑。

    于景安言簡意賅:“崩了。”鄭重其事地補充,“準備后路吧。”

    于照和在電話里咆哮:“怎么會?那個女人想自討苦吃嗎?惹了我于家,她也別想好過。”

    于景安瞧了阮江西一眼,見她面無表情,不忍笑道:“沒辦法,宋辭的女人就是錢多,不差這幾個。”

    于照和氣壞了,聲音不開免提都能震破于景安的耳膜:“混賬東西,你告訴那個女人,她——”

    于景安直接掛了電話,掏掏耳朵,回頭看阮江西:“不要去于家的醫院,人被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來。”

    阮江西道:“謝謝。”

    于景安笑得有些無奈:“沒辦法,我當于家的逆女當久了,改不過來了。”

    轉身,擺擺手,于景安走人,背影灑脫。這一場硝煙啊,宋辭不來,阮江西不止。

    三更半夜,于家燈明。

    于老正在大廳里發火,一屋子于家老小都在,各個臉色頹敗,才幾天時間,于家四處碰壁,各種事端不斷,誰都不好過。

    于家建業數百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危機,來勢兇猛,完全難以招架。

    于照和坐在主位,叩響茶杯就發火:“阮江西這個女人,真是愚不可及。”

    一屋子老小都不敢吭聲,于景言甩了一句過去:“關她什么事?是于景致拐了人家的男人。”

    于照和順手一個茶蓋就砸過去:“你還敢幫她說話!”

    于景安閃身一躲,茶蓋砸在地上,咣的一聲響,他從椅子上跳起來,十分義正言辭地反駁:“我說錯了嗎?就是景致惹了禍端,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嗎?偏偏要搶別人的,我要是阮江西我也不會善罷甘休。”

    “景言。”于景言的母親章氏嗔了他一句。

    于景言臉一甩,死性不改:“我就事論事,幫理不幫親!”

    于照和怒極,指著于景言訓斥:“我看你是被女人迷昏了頭,那個女人有什么好,這么不識好歹的女人,我于家的女兒哪里不如她了。”

    于景言哼了一聲,完全不予茍同:“于景致到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呢,你于家的女兒,”又重重冷哼了一聲,罵道,“沒種,搶別人男人,我都跟著沒臉,還躲躲藏藏——”

    聽聽他說的話,這個不肖子孫!

    于照和拿起拐杖就招呼過去:“我打死你這個混賬!”

    于景言不服,四處逃竄,嘴里還不饒人:“我哪里說錯了?!”

    “今天我就打死你這個吃里扒外的!”

    “于景致做的,我還說不得?!”

    “景言,住嘴!”

    “老子就不!”

    “混賬東西!”

    一時間,于家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題外話------

    這周末會在正版群里放出易羊cp那什么什么大戰三百回合的福利(升級的妹子投票選出來的),以獻給之前活動升級送劇場的妹子,以前的長期活動全部暫停,新的長期活動正在醞釀,靜候。

    最后,盜版的妹子,臉皮是內褲,請珍惜你的內褲,不要來加驗證群,何必呢,反正也是被踢走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