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五十四章:定北侯搞獎項承包

章節目錄 第五十四章:定北侯搞獎項承包

    ( )主持人的歡迎致辭剛落,只見蘇影后從保姆車上款款走來,一身緊身的紅色露背禮服,勾勒出窈窕身姿,一步一生蓮,五十歲高齡的蘇影后風韻猶存啊。

    顧盼生輝,一顰一笑,堪稱禮儀典范,站定在鏡頭下,回眸,淺笑,蘇鳳于緩緩入場。

    緊隨其后的,是《定北侯》劇組,頓時,尖叫聲振聾發聵,幾乎快要湮滅主持人的聲音:“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定北侯》劇組。”

    環紅毯外,有近萬粉絲,據官方統計,有接近百分之七十是定北侯粉,一時間,現場都炸了,一眼望過去的閃光牌是清一色的熒光綠,那是定北侯劇組獨有的標志。

    “唐易!”

    “天雅!”

    “紀衍!”

    “定北群雄,誰與爭鋒!”

    “定北群雄,誰與爭鋒!”

    “……”額,這口號,主持人都驚呆了:“作為人氣劇組,果然點燃全場,歡迎定北侯劇組。”

    “嗷嗚!”

    “嗷嗚!”

    粉絲都瘋了,保安們集體出動維護現場秩序,這一個定北侯劇組,簡直殺出一片腥風血雨。

    尖叫聲一波高過一波,主持人只得將麥克風的聲音調到最大:“作為年度大戲,不僅有兩大影帝坐鎮,更有收視女王傾情參演,如此陣容,定北侯劇組會不會成為今晚最大的贏家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百米紅毯之上,言天雅閑庭信步緩緩走來,一左一右,唐易與紀衍并行入場。

    定北候三大主演同框,場面幾欲失控,歡呼聲此起彼伏。

    言天雅微微側首,與唐易低聲耳語:“怎么沒帶千羊一起過來?”

    唐易與粉絲招手示意,隨口道:“跟我鬧別扭呢。”

    言天雅兀自失笑:“你以前不是說,要找個對你千依百順的嗎?”

    唐易眼染笑意:“她是個意外。”

    說起陸千羊時,他總是滿滿寵溺。

    言天雅側身,稍稍避開鏡頭,打量著唐易側臉:“你的表情,有點,”略微思考后,她斟酌了用詞,說,“春心蕩漾。”

    唐易聳聳肩:“可能是春天快到了。”

    言天雅輕笑出聲。

    走至紅毯中間,稍作停留,言天雅挽著唐易合影,于鏡頭前,言笑晏晏,略略俯身,又問:“江西呢?”

    唐易對著鏡頭一笑:“被宋辭承包了。”

    話剛落,尖叫聲驟起,瞬間,地動山搖,那叫一個激烈高昂啊。如此架勢,不做他想,唯有阮粉——彪悍的鐵粉正規軍啊。

    “江西!”

    “江西!”

    “江西,江西!”

    主持人很不雅地掏了掏耳朵:“聽這尖叫聲就知道是誰了。”女主持拉遠麥克風,大喊,“歡迎人氣女演員阮江西。”

    “江西!”

    “江西!”

    “江西!”

    雖氣吞山河,卻整齊劃一,炸了現場,還井井有條,不愧是阮粉的正規軍,集瘋狂腦殘與理智素養于一身的高逼格粉絲啊。

    鏡頭切準,鎂光燈打下,只見銀灰色的邁巴赫上,又走出來一個身影。

    阮粉頓時炸裂了,瘋狂了,躁動了!

    “啊!”

    “宋辭!”

    “宋辭!宋辭!”

    宋辭微微皺眉,斂下眸,走到阮江西身側,左手自然地環住阮江西,如此姿勢,**卻不乏寵溺。

    “江西!”

    “宋辭!”

    現場近萬粉絲,叫聲呼聲直接碾壓了盛典現場,實在讓人不得不感嘆一下阮粉的彪悍。

    當然,現場也不乏腦殘顏控粉,此起彼伏的驚叫聲中,有女人拔高的嗓門,狂喊道:“宋哥哥,我愛你。”

    頓時,萬千阮粉視線齊刷刷掃過去,只見那顏控粉舉著宋辭的閃光牌做花癡狂亂狀。

    丫的,竟敢花癡女神的男人!

    阮粉最前面領頭的姑娘扯著嗓門一聲嚎過去:“鬼叫什么,那是我們江西的男人。”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那領頭姑娘的聲音擲地有聲:“覬覦我們江西的男人,殺無赦。”此人,正是阮江西后援會的會長,林晚是也。

    “……”紅毯上的藝人,臺上的主持人,都傻了,阮江西家的粉絲這么暴戾,沒人管管嗎?

    “江西,”方菲挽著喬彥庭走在阮江西后面,笑著揶揄,“你家的粉絲果然很強很彪悍。”

    阮江西笑笑:“她們很可愛。”

    宋辭似哼了一聲,不太滿意:“他們都盯著你看。”

    阮粉中,不凡男性,想必,宋大少這是醋了,他摟著阮江西就往懷里塞,一副恨不得藏起來的表情。

    方菲啞然失笑,正要上前攀談,卻被喬彥庭拉住了手:“離他們兩遠點。”

    方菲不依:“不,我要去蹭鏡頭。”

    就見阮江西不疾不徐,慢條斯理地走在紅毯上,不搶鏡,卻最是耀眼,惹得一干媒體都拍瘋了。阮江西與宋辭,這男才女貌,無疑是今晚最惹眼的一對。方菲義正言辭地表示:“不蹭白不蹭,指不定明天能跟著阮江西獨霸頭條呢。”

    喬彥庭哭笑不得,背著鏡頭瞧著身邊不太安分的女人,有些無奈地解釋:“宋辭的臉貴著呢,也不知道有幾家媒體刊登得起。”

    方菲一想也是,錫南國際不點頭,哪家媒體敢造次,別看平時偷拍不少,但自阮江西與宋辭戀情公布以來,這二人同框出現的照片寥寥無幾,不是不想,是不敢。

    方菲老老實實,與前面二人拉開距離:“難怪媒體一副垂涎欲滴又欲求不滿的樣子。”

    如此比喻,甚是精妙啊,可以拍,不可以登,欲求不滿不正是如此,眾位媒體朋友眼瞧著那一對天仙兒似的人兒,別提多郁結了。

    百米紅毯,阮江西挽著宋辭緩緩走過一路燈光。

    阮江西有些擔憂地看著宋辭:“會不會不適應?”

    他眉間難抒,瞇了瞇眼:“鏡頭有點晃眼。”

    “辛苦你了。”她抱著宋辭的手,盡量擋住一側的鏡頭。

    宋辭攬她入懷,只道:“比起讓你挽著別人進場,這個,還可以接受。”

    阮江西淺笑吟吟,宋辭俯身,理了理她額前的發,鏡頭定格,嘈雜聲里,夜色正好。

    言天雅站在簽名墻前,看著紅毯上的人,似笑似嘆:“她運氣真好。”碰到宋辭這樣的人,得他深愛,阮江西三生有幸。

    唐易卻道:“她可不只是靠運氣。”

    言天雅笑著玩笑:“嗯,她上輩子一定有拯救星河的實力。”

    唐易在簽名墻上落下自己的名字,隨口應了一句:“說不定上輩子拯救星河的是宋辭呢,那家伙,”他回頭,瞥了一眼宋辭,不爽得很,“真他媽搶鏡。”

    那是自然,宋大人的圣顏,自然搶鏡。

    咔嚓一聲,林晚拍了一張她家女神與宋大人的親昵照,然后放上了后援會。

    林晚v:“飛鷹電視節直播中,姑娘們,老規矩,歡迎舔屏,嚴打私藏。”

    阮宋同框高清照,立馬炸出了夜半潛水的阮粉。

    “舔屏ing,跪著舔,躺著舔,趴著舔。”

    “已被宋辭大人帥哭。”

    “登對得天理難容。”

    “宋哥哥帥瞎了,江西,趕緊拴褲腰帶上!阮江西v”

    “宋哥哥帥瞎了,江西,趕緊塞褲腰帶里!阮江西v”

    “樓上,你說出了我的心聲,膝蓋和天靈蓋送你。”

    “樓下謬贊,謬贊。”

    “純潔的小火車說翻就翻,污污污污污……”

    評論分分鐘刷爆了微博,甚至有粉絲在回復里下起了賭注,阮粉們紛紛下注今晚有哪些獎項能花落江西家。

    “下注了,下注了,買定離手。”

    “1000幣,最佳新人獎。”

    “5000幣,最受歡迎女演員獎。”

    “5000幣,最佳表演藝術獎。”

    “5000幣,最具人氣女演員!”

    “100000幣,所有獎項歸我們江西。”

    “樓上,最優秀女演員咱江西沒被提名。”

    “普天同慶,咱不差錢!”

    沒辦法,阮粉們就是任性,就是豪。

    晚八點,頒獎典禮現場,正是如火如荼,圈中藝人、各界權貴紛紛到場。

    “現在走在紅毯上的是ae廣告公司的最高執行董事于景安小姐,她身邊的男伴也是我們熟悉的面孔——亞洲首席超模于景言。作為本次電視節的贊助商之一,我代表中亞電視辦感謝兩位的到來。”

    于景安挽著于景言緩步入場,她對著鏡頭笑靨生輝,穿著白色的女士西裝,優雅又不失性感,身邊的于景言穿得倒隨意,奈何身高與身材擺在那,自是賞心悅目。

    于景言腳步略微有些急。

    于景安拉著他:“又不是趕集,走那么快做什么?”

    “燈光太亮,晃眼。”

    嘴上說著燈光太亮,眼睛卻睜得有神,四處瞧著,像是在找什么。

    于景安笑他:“借口太蹩腳,你可是吃燈光這碗飯的。”她笑笑,不懷好意地捅了捅于景言的胳臂,“人都走遠了。”

    于景言頓時臉一垮,吼于景安:“誰說我是去追她的?!”

    做賊心虛,不打自招,她家這傻弟弟啊,道行還是不夠高。于景安一臉無辜:“我說了什么嗎?”

    于景言啞口無言,滿臉都表露著被戳穿了心思的窘迫,卻還嘴硬:“我才不是去追阮江西。”

    于景安聳聳肩,表示‘你高興就好’。

    于景言懊惱,說也說不清,干脆不走了,對著鏡頭騷包得擺各種pose,惹得一群景言粉春心蕩漾,狂叫不已。

    八點十分,頒獎盛典正式開幕,嘉賓入座,演員就位。

    “這里。”唐易招招手。

    宋辭摟著阮江西過去,唐易與言天雅等定北侯一行人坐在了第二排的正中間,然,第一排只留空了一個位子,視線最好的位子,通常來說,那個位子上坐的,非富即貴。

    只是,一個位子,阮江西與宋辭兩人如何入座。

    言天雅瞧了一眼第一排,笑了,唐易這是搞事情啊,第一排留空的位子旁邊,好巧不巧,坐的正是蘇影后母女。

    “似乎有好戲看了。”言天雅抱著手,微微向后靠著座位,一副瞧熱鬧的表情。

    唐易瞧熱鬧不嫌事大,指著第一排唯一留空的那個位子:“宋辭,這是你的位置。”

    作為這次電視節最大的贊助方,以及錫南國際的財勢,那個最尊貴的位子,確實也只有宋辭能坐。

    宋辭神色懶懶,倒是興致缺缺,只是看著他的女人,全憑他家江西做主。

    阮江西挽著他,走到空位前,清婉的眸略微抬起,道:“不好意思,這里是宋辭的位置,他旁邊是我的位置。”她指了指蘇鳳于的座位,“蘇前輩,你坐錯地方了。”

    她禮貌,卻不乏挑釁。

    眾人紛紛望過去,只見蘇鳳于臉色難看了不少,大概是剛剛痛失愛子不久,臉色憔悴,她也不急于辯駁,卻是坐在她身旁的葉以萱沉不住氣,冷眼盯著阮江西:“這座位上寫了你的名字嗎?”

    “沒有。”阮江西淡淡而語,“我只是遵守規則。”

    蘇鳳于不疾不徐:“哦?什么規則?”

    阮江西薄唇輕啟:“明碼標價。”

    確實,這種頒獎典禮,通常,位置就是身價。那么,若論身價,在場哪個女人比得過錫南國際的老板娘,更何況,如今的阮江西,即便撇開宋辭那層關系,光是在娛樂圈的影響,又有誰能居她之上。

    阮江西此番,是重重打了蘇影后一巴掌。

    葉以萱惱羞成怒:“你——”

    蘇鳳于截斷葉以萱的話:“年輕人,要稍安勿躁。”語氣,不急不躁。

    沉默許久的宋辭,終于開了尊口:“我耐心不好,立刻滾。”

    稍安勿躁?呵呵,宋辭喜歡強取豪奪!

    可不比阮江西的禮儀,宋辭處事通常慣于簡單粗暴,他一句話,直截了當地就落了蘇鳳于的面子。

    蘇鳳于臉色青一陣紫一陣,強忍著怒火,笑得十分牽強:“宋辭也來了,剛才入場的時候碰見了你母親,怎么沒過去打個招呼?”

    喲,打熟人牌啊。

    宋辭面無表情:“你是哪位?”

    一句話,叫蘇鳳于面如死灰。

    言天雅咋舌:“嘖嘖,秒殺。”

    隨后,眾目睽睽之下,蘇鳳于母女給阮江西挪了地,顏面掃地,惹來不少話柄。

    晚八點半,飛鷹電視劇頒獎開始,晚會的主持人是星語訪的袁熙,搭檔當紅小生張敬豪,兩人妙語連珠,默契十分,整個晚會的氛圍莊重卻不失風趣。

    最佳紀錄片,最佳電視劇主題曲,最佳技術獎一一揭曉,臺上,歌舞升平,演繹的正是最佳電視劇的主題曲。

    “江西。”

    后排的張導低著身子湊過去,阮江西回頭:“嗯?”

    張導嘿嘿一笑:“主辦方要求每個劇組出一個表演。”

    所以?

    張導蹲著,小碎步移過去,抬頭對著阮江西笑得別提多諂媚:“江西啊,你都不知道,你的劍舞耍得多好看,多瀟灑,多嫵媚,多——”

    阮江西沉吟了一下:“你把節目報上去了嗎?”

    “嘿嘿。”張導扯扯嘴,笑出一口白牙。

    “先斬后奏啊!”唐易抱著手,斜睨了宋辭一眼,“嗯,觀眾有眼福了。”

    “換人。”

    宋辭就甩了一眼,跟冰刀子似的,砸在張導臉上,他往后挪了挪,縮縮脖子,一臉無可奈何又可憐兮兮的表情:“江西啊……”

    善良的阮江西心軟了:“因為沒有排練,我只能盡力而為。”

    張導眉開眼笑了:“你隨便耍耍就好。”不是他說,阮江西往那一站,啥也不干那也是定北侯的一道風景線啊,也不枉他先斬后奏博個話題度。

    當然,宋辭可沒阮江西那么善解人意,直接面無表情地拒絕:“我不同意。”

    張導就問了:“為什么啊?”

    宋辭理所應當:“我的女人,為什么要跳舞給別人看。”

    “……”

    張導竟無言以對了,實在不想在吐槽宋辭大人的奴性,轉頭,十分無辜:“江西啊……”

    “好的。”

    張導笑瞇了眼,看吧,還是這姑娘貼心體己。

    宋辭據理力爭:“我不同意!”

    這醋壇子!張導哼哼,往自己的座位上一躺,等著他家貼心體己的阮姑娘去收服宋辭那個暴君。

    阮江西軟軟糯糯地問:“要不要陪我去后臺?”不是征求同意,阮江西直接做主了。

    宋辭扭過頭,態度強硬。

    阮江西扯了扯宋辭的衣角,他不理。

    她想了想:“那你在這里等我。”

    宋辭瞪她:“不準!”

    然后,僵持了不到五秒鐘。

    宋辭氣惱地摟緊阮江西的腰:“我陪你一起。”有點不情愿,又十分**霸道。

    隨后,阮江西去了后臺,宋辭寸步不離。

    張導得意地大笑三聲:“哈哈哈,看把宋辭治的,服服帖帖的。”

    唐易表示十分鄙視:“宋辭在阮江西面前,完全是紙老虎,簡直弱爆了,這要是我,非得振振夫綱。”

    張導笑得賊兮兮的:“不知道現場有沒有錄音,我要把你剛才那句話剪下來發給千羊。”

    唐易嘴角狠狠一抽,許久,嘴角微揚,笑得邪魅:“導演,以后還想不想好好合作了?”

    **裸的威脅,話語里,奴性很強啊。瞧,這又是一個被家里人馴得服服帖帖的,還振振夫綱?這輩子都別指著翻身了。

    張導賊笑,看著錫南國際這兩位皇親貴胄吃癟,心情爽到翻。

    唐易還是不放心:“不會真有錄音吧。”再次威脅張導:“你敢剪試試。”

    張導得瑟:“嘿嘿。”

    言天雅轉頭,對著唐易,吐了一句:“簡直弱爆了。”

    唐易不說話了。

    言天雅斂下眸,苦笑搖頭。

    后排三座,沒有打進燈光,卻見一雙眼,火星四濺。

    “她憑什么,憑什么她占盡了風頭。”

    蘇鳳于拍拍葉以萱的手背:“風頭背后,才是波濤洶涌,這是演藝圈的規則。”

    葉以萱不明所以,蘇鳳于揚唇一笑,起身離座。

    舞臺上,歌舞正熱,這后排,并未打光,有點昏暗,蘇鳳于走到燈光師的工作區,稍顯歉意:“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燈光師回頭,登時便愣住了,有些緊張局促:“蘇老師,你、你好。”

    蘇鳳于淺笑和善:“能不能把我那個位置的燈光再調暗一點,稍微有點刺眼。”

    “我現在就幫您調。”燈光師立馬走到調光區,俯身擺弄著一堆儀器。

    眸光環視,蘇鳳于微微俯身,提起裙擺,不動聲色地撥倒了燈光師放在儀器上的礦泉水瓶。

    這種舞臺,線路都是串聯,那條線的終端正好是表演臺。

    蘇鳳于無聲冷笑,她可從來不敢忘,她那尸骨未寒的孩子是如何身死監獄的。

    后臺的換衣間里,服裝師正頭疼呢,請問宋少一動不動地杵在這里是幾個意思啊。

    服裝師小景委婉地表示:“宋少,您要不要回避一下?”

    宋太子爺一點表情都不給,十分專注地看著阮江西,似乎十分喜歡她古風的發飾。

    這位大少爺往這一坐,小景就莫名地膽戰心驚,她聲弱,沒底氣:“我們需要給阮小姐換裝。”

    宋大少爺還是沒有一點反應,夸她女人,說很好看。

    都看了十五分鐘了,還沒看夠?小景求救地看向阮江西:“阮小姐,這——”

    阮江西歉意地笑笑,然后對宋辭說:“宋辭,你到外面去等我。”

    宋辭親了親她的臉,乖乖出去了。

    小景愣住。

    “有什么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在宋太子那,阮江西的話完全是圣旨啊。小景很不可思議:“我震驚了,我請了幾次宋少一點反應都不給,阮小姐你一句話就打發了,宋少簡直太聽阮小姐的話了,”太激動了,就一時失言,“跟我家里那只寵物狗一樣,馴服得妥妥的。”

    阮江西失笑。

    小景撓撓頭,有點窘迫:“不好意思,我失禮了。”

    “沒關系。”

    阮江西簡直太善良了,一點架子都沒有,小景暗暗決定,她要路轉粉!

    “叩叩叩。”

    蘇鳳于敲門進來,看了一眼剛換好演出服的阮江西:“請問,能不能先給我補個妝?快到我開獎了。”

    小景為難:“可是江西的妝還差一點。”

    阮江西看看時間,對小景道:“我可以等十五分鐘。”

    “謝謝。”

    蘇鳳于坐在化妝鏡前,鏡中映出一雙妖艷的眼眸,閃過一絲陰狠,躍躍欲試的興奮一閃而過。

    臺前,正頒發最佳電視劇的得主,毫無懸念,《定北侯》大殺四方,摘得桂冠。

    定北侯的編劇代表領獎,她并不擅言辭,只說了一句話:“感謝江西,我的幸運女神。”

    現場掌聲雷動,阮粉們一片歡呼。

    緊接其后,幾乎是定北侯劇組的頒獎專場,最佳制作,最佳導演,連續兩項大獎,全部花落定北侯,一個劇組,幾乎承包了所有重大獎項,這種盛況,空前絕后,場上場下幾萬人,無一不震驚,卻也不意外,定北侯——當之無愧。

    張導有點激動,看著臺下萬千專屬定北侯的熒光牌,親吻了他手里沉甸甸的獎杯:“感謝petv,感言電視辦,感謝劇組,感謝我的演員們,感謝所有定北侯粉。”最后,他高呼,“感謝阮江西,是你成就了定北侯。”

    場下,掌聲歡呼聲驚心動魄,觀眾席中,阮粉們整齊地高喊阮江西的名字。

    “江西!”

    “江西!”

    “……”

    “謝謝張導,謝謝定北侯。”袁熙走到主持臺,笑笑,“謝謝江西的粉絲,在這一萬人的會場里喊出了十萬人的氣勢。”

    臺下頓時笑聲一片。

    接下來,迎來了今晚第一個最受矚目的大獎,開獎嘉賓高昂的聲音在一萬平米大的會場里回蕩:“獲得第十四屆飛鷹電視節最優秀男演員獎的是,”微頓了一下,高喊,“定北侯唐易。”

    眾望所歸,定北侯又囊括了一個大獎,現場,再一次被點炸,到場的定北侯粉,有些幾乎喜極而泣。

    燈光打到唐易,他緩緩走上領獎臺,從容不迫。

    “雖然這是唐天王第三次拿到這個獎,不過還是要老生常談一下。”袁熙笑道,“恭喜你,唐天王。”

    “謝謝。”唐易握著獎杯,走到舞臺的正中央,發表他的獲獎感言,十分簡短,十分脫題,十分虐狗——

    唐天王對著鏡頭,說:“陸千羊,以后碗我都洗,別鬧別扭了。”

    這獲獎感言,毫無疑問,點爆全場,眾人不由得感嘆,唐天王這也太隨心所欲了,這么明目張膽地把恩愛秀到頒獎典禮上來不太合適吧。

    主持人順勢打趣:“唐天王,你是來秀恩愛的嗎?”

    唐易懶懶下臺:“獎拿太多了,獲獎感言說膩了。”

    主持人愣:“……”

    ------題外話------

    不好意思,最近老加班,更新時間不穩定,大概在上午9點到12點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