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六章:情深為疾,石藥無醫

章節目錄 第四十六章:情深為疾,石藥無醫

    ( )這時候,場記來喊:“秦影帝,江西,該去剪彩了。”

    開拍剪彩的除了兩位主演,還有導演和編劇,因為編劇不想出鏡,內場并沒有媒體,這剪彩儀式便也隨意了幾分。

    林燦站在阮江西旁邊,拿著剪刀,聊著碎語:“九點鐘方向,有個傻子。”

    阮江西抬頭看過去,是柳是,人潮擁擠里,他靜靜立著。

    “柳教授昨天晚上三點還在看《定北侯》,他不應該教物理,應該去教影視鑒賞。”

    若是陸千羊,必定抓住的重點是:晚上三點這夜黑風高啊,這孤男寡女啊。

    阮江西慢條斯理地剪斷了紅色的彩帶:“他物理很好。”

    “那是因為你物理很差。”

    阮江西靜默,林燦笑了笑:“結束后要不要一起吃飯?叫上柳教授那個傻子。”

    “今天不行。”她解釋,“已經答應宋辭了。”

    林燦啞然失笑:“你不覺得宋辭看你看得太緊了?”

    阮江西笑而不語。

    “看緊了也好,拒絕往來的黑戶太多了。”林燦看著阮江西,表情嚴肅了不少,“你確實少出門為好。”

    阮江西點點頭,應了一句。

    林燦卻似乎還是不太放心,頗有些苦口婆心:“最近不怎么太平,尤其是葉家那幾只,蠢蠢欲動很久了,你可千萬別大意,眼下的風平浪靜背后,很有可能藏的是驚濤駭浪。”

    “嗯,我知道。”阮江西說,“謝謝。”

    謝謝……

    真客套!林燦扔了個白眼:“我什么都沒說,別誤會。”

    阮江西笑,只說:“下一次,我們一起吃飯。”

    “好,叫上柳是。”林燦脫口而出。

    終歸,她與她都割不斷那些牽絆,與血緣無關,只是曾經記憶美好,難舍難分。

    剪彩之后,只有一場戲,主要是取景,秦一路只有一個鏡頭,滿田桔梗,花開盛夏。

    路千羊說:“整個h市只有這個景區在這大冬天還開著桔梗,知道那塊桔梗田造價是多少嗎?”陸千羊伸了出一根手指,“一千萬。”

    “關方資料錯了。”阮江西糾正,“是兩千三百萬。”

    “你怎么知道?”陸千羊瞪大了眼。

    “宋辭說的。”

    陸千羊秒懂,指了指那一片天然桔梗田:“我說誰這么豪,原來是你家塘主承包的地啊。”她聽制片說過,這片景區是的h市廳的地,似乎有意發展成生態園,可惜,讓宋辭這個資本家截胡了。

    正走著,有人喊:“江西前輩。”

    陸千羊皮笑肉不笑;“你把我們江西叫老了。”

    這姑娘,正是她家藝人上次從溫林的魔爪下解救出來的姑娘,陸千羊最近才知道她的名字,程錚,聽說,是網紅界的一股清流,最近拍了很多寫真照片,多以森林系為主,被宅男封了個森林妖精的稱號。

    陸千羊一向對任何小妖精都沒什么好印象。

    “那我能叫你江西嗎?”

    她殷殷期盼的眼神,倒真像妖精,磨人!

    陸千羊不痛不癢地回:“你們還沒有那么熟。”

    大概是感覺到了陸千羊的敵意,程錚有些失落,低著頭,顯得無措。

    “有什么事嗎?”阮江西問。

    程錚立刻抬頭,眼睛十分有神:“我只是過來打個招呼,因為我太高興能和前輩在一個劇組,江西前輩,你能給我簽個名嗎?我是你的鐵粉。”

    “可以。”

    阮江西給她簽了字,沒有多做交談,淡淡疏離。

    “謝謝前輩,那我先過去了。”

    程錚走后,阮江西問:“她也是桔梗劇組的?”

    “嗯,內部消息說是某位副導演欽點的。”欽點,在圈中,有時候有那么另一層意思,而這個程錚蹭紅的太快了。陸千羊聳聳肩,“我總覺得,她上次拒絕溫林,不是不受誘惑,是誘惑不夠大。”

    “也許。”阮江西并無興趣,只是問,“她演誰?”

    “延生的妹妹,鏡頭沒有很多,不過挺出彩,我覺得她不簡單,最近竄得很快,出鏡率高得不像群演出身的新人,好好的群演不當,跑去當網紅,你別和她走太近,誰知道她是不是想借著滴水之恩來謀上位之便。”陸千羊摸著下巴,高深莫測地瞇了瞇眸子,“反正我看她不像鐵粉,鐵粉的眼神應該是狂熱的。”

    陸千羊的話剛落——

    “江西!”

    好狂熱的一聲呼喚啊。

    演員的臨時休息室外,砌了兩米高的墻,專門用來防狗仔隊和狂熱粉的,只見那高墻上,一大一小,兩張相似度極高的娃娃臉,正趴在墻上,對阮江西招手。

    “江西!”

    “江西!”

    大的那個喊了一聲,小的那個跟著喊,扎著丸子頭,穿著一樣的嫩黃色的裙子,印花是海綿寶寶,生得粉粉嫩嫩的,讓人想掐一把來著。

    陸千羊仰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墻上那兩只:“這才是鐵粉還有的狂熱。”

    然后,大的那個扒著墻,翻滾著笨拙的身子爬下來,小的那個直接縱身一跳,下了墻。

    陸千羊這才發現,這只大的狂熱粉挺著個圓滾滾的肚子。

    媽呀,居然是個孕婦!孕婦還敢爬墻?

    下了墻,女人就活蹦亂跳了,跑到阮江西跟前,做西子捧心狀:“江西,我終于見到你了。”

    小的那個奶娃娃就跟著和:“終于見到你了。”

    大概三四歲的女娃娃,生得粉雕玉鐲,與女人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大的說:“我是你的鐵桿粉。”

    小的和:“鐵桿粉,鐵桿粉。”

    女人眨巴著大眼睛:“江西,可不可以給我簽名?”

    女娃娃也眨巴著大眼睛,吆喝:“簽名,簽名。”

    “江西,我能不能握你的手?”

    “握手,握手。”

    一大一小,都好期待呀好期待,星星眼盯著阮江西。

    “江西,我可不可以摸摸你的臉。”大號海綿寶寶很激動。

    “摸臉,摸臉。”小號也很激動。

    陸千羊真怕這一大一小兩只活寶一個餓狼撲虎過來,萬一傷到了胎氣可不是好玩的:“你別激動啊。”

    “我好激動啊。”

    “激動,激動!”

    大號海綿寶寶捧著下巴,小號也跟著捧著,一副求摸摸求抱抱的神情。

    阮江西看了看女人高高隆起的肚子,輕聲問:“我給你簽名好嗎?”

    女神好和藹呀好和藹。

    女人可勁地點頭:“好好好!”然后不顧形象就掀起自己身上海綿寶寶的裙子,“簽這里簽這里。”

    奶娃娃跟著大人有樣學樣,也掀起裙子:“這里這里。”

    陸千羊只覺得滿頭烏鴉飛過,好玄幻啊,這兩只活寶,太脫線了,分分鐘不在線的感覺。

    “要寫什么?”

    阮江西耐心好,禮貌好,十分友善。

    “嗷嗚!”哀嚎了一句,女人揪著海綿寶寶的裙子一臉崇拜,“女神,你太好了。能不能給我寫一句鼓勵的話?就寫,”撓頭,想了想,語氣十分的振奮,“就寫,白清淺,要雄起!”

    白清淺?

    陸千羊眼睛一瞇,哦,原來是秦影帝家的大寶sod啊,大的是寶寶,小的是大寶,肚子里那個是小寶。秦影帝,什么癖好!

    正是此時,男人一聲吼叫:“白清淺!”

    秦影帝來得真快啊。

    白清淺立馬嚴陣以待,豎起耳朵:“不好,敵軍來犯。”拍拍旁邊奶娃娃的頭,吆喝,“大寶,撤!”

    秦大寶回:“撤!”

    跑了三小步,白清淺又掉頭,對著阮江西擠擠眼,拋了個小電眼:“江西,我一定會再回來看你的,你等我喲。”說完,撒腿就跑,跑到圍墻處,提起裙擺就爬墻。

    陸千羊目瞪口呆,剛追來的秦一路眼都紅了,幾乎是咆哮:“白清淺,不準翻墻,當心寶寶!”

    白清淺動作遲疑了一下,然后就被秦一路揪住衣領,一手一個,一大一小提溜了下來:“你們兩個欠揍是不是,居然敢翻墻。”說著,揪著一大一小兩只的耳朵,拖到了平地上,動作卻小心翼翼,身體下意識護著女人的肚子。

    白清淺鬼吼鬼叫:“不要揪耳朵,傷自尊。”

    秦大寶鬼哭狼嚎:“傷自尊,傷自尊。”

    秦一路松手,一手背在身后:“好,不揪耳朵。”另一只手戳著白清淺的腦門,教訓她,“寶寶,我跟你說多少遍了,你現在懷著小寶,不能帶著大寶去人多的地方,更不能爬墻,要是碰到壞人怎么辦?磕著碰著了怎么辦?”

    這語氣,跟剛在在電話里誘拐一樣。秦影帝居然在家是這么教育家屬的,陸千羊完全看傻了,就連一向波瀾不驚的阮江西也有些愣。

    然后,秦一路足足訓了好幾分鐘,大抵就是說什么外面的世界壞人多、外面的世界危險多之類的。

    白清淺見勢不妙,搓著手求饒:“路路,我錯了。”

    路路?

    “咳咳咳……”陸千羊被這愛稱給嗆到了。

    秦一路似乎到現在才意識到現場還有別人,十分歉意地點頭示意了一下,然后繼續教育:“你錯哪了?”

    錯哪了?

    白清淺眸子滴溜溜地一轉,底氣很足,說:“我好不容易出來一次,我還沒有摸到江西的臉。”

    秦大寶跟話:“摸臉,摸臉。”

    “路路,你讓我去摸一下江西的臉好不好?”

    “好不好,好不好?”

    一大一小兩只活寶成功把認錯這個話題轉成了摸臉話題,可勁撒嬌賣萌。

    秦一路嘴角一抽,向阮江西道歉:“抱歉,我家這兩只有點脫線,給你添麻煩了。”

    阮江西不禁笑了:“沒有,她們很可愛。”

    “哇,女神夸我可愛!”

    “哇哇哇!”

    秦影帝家那兩只又啟動了自嗨模式,對著阮江西花癡,根本停不下來。

    秦一路一個頭兩個大:“那我先帶她們走。”

    阮江西頷首。

    白清淺和秦大寶顯然不愿意錯過與偶像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哼哼唧唧磨磨蹭蹭,拖了一段路,秦一路回頭:“請你幫忙保密。”

    秦一路出道十五年,從來沒有緋聞,原來,是早有歸屬,外界媒體花盡了心思也沒挖出一星半點,想來,秦一路金屋藏嬌,是愛極了白清淺。

    阮江西點頭:“好。”

    “多謝。”道了謝,秦一路將一大一小攬在懷里,“我現在就送你們回家,今晚,關禁閉!”

    遠去好幾米,還聽得見白清淺反抗,拍著自己的肚子:“不要關禁閉,小寶說腿酸!說心累!”又回頭吆喝,“江西,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秦一路哄:“寶寶不準嚎。”

    “嗷嗚!”

    哀嚎聲,許久才停,陸千羊收回眼珠子:“以我三年的狗仔專業素養,這絕對是個霸屏的獨家大頭條。”

    阮江西笑笑:“很可愛的一家。”

    陸千羊不否認,雖然那一大一小著實讓人頭疼,不過,顯然秦影帝樂在其中,正沉思,她家藝人突然來一句:“我也想生兩個寶寶。”

    “咳咳咳……”

    陸千羊被冷風嗆到了。

    “江西啊,你別嚇我,這造人大業,我覺得吧,還是要從長計議,得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最好選個道吉日好好算一算,你和宋辭大人雖然年輕,可是這第一胎可馬虎不得,怎么也得……”

    身為經紀人,陸千羊徹徹底底給阮江西科普了一下造人觀,然后一路絮絮叨叨,走出了片場。

    因為桔梗拍攝,景區對外封鎖,阮江西提前退場,路上,并無行人。

    “千羊。”

    “嗯?”

    語氣這么嚴肅,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肯定又要曠工了。

    阮江西說:“明天開始我休年假。”

    果然,不僅是曠工,還是長期曠工。阮江西簡直被宋辭圈占了!不過陸經紀人一向都是很深明大義的:“放心,小的可不敢跟宋少搶人,早就幫你推了所有通告。”走到路口,見魏大青一個人杵在車前等著,問,“張曉呢?”

    自從從y市回來,宋辭便將張曉放在了阮江西身邊貼身保護,大概是防著宋家和葉家。

    “剛才來了個醉漢,蹲在保姆車前,說不見著常青就不挪地,張姐去收拾了。”

    陸千羊驚呆了:“這是個腦殘粉猖狂的世道。”又支使魏大青,“小青,讓張曉速戰速決,正宮娘娘在此,保駕護航是關鍵。”

    魏大青不情不愿地去尋張曉。

    停車的地方距景區出口有十多米的距離,半人高的灌木橫生,冬天的白天很短,這個時間點,已經開始轉陰了。

    “今年腦殘粉特多,今天趕著巧就蹦出了三兒,一個比一個腦抽。”陸千羊倒退著走在前面,跟阮江西聊著,“以后不能讓你單獨活動,萬一碰著個腦子有問題四肢又發達的可就麻煩了,你要有個差池,你家宋大少第一個拿刀砍我,非得——”

    話未完,阮江西突然驚呼一聲:“千羊!”

    “嗯?”

    她下意識轉頭,重重一棍就落在了頭上,身體搖搖晃晃了幾下,緩緩倒下,大片大片的血色很快漫過她半邊臉頰……

    “千羊!”

    阮江西幾乎跌跌撞撞,癱坐到地上,顫著手去捂住陸千羊的頭,大喊:“快來人,來人啊!”

    “別喊。”男人嗓音壓得很低,“聽話,不要喊了。”

    聲音有些陰柔,像撕裂一般沙啞,男人扔了手上的鐵棍,躬著身子走近,他帶著黑色的棒球帽,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看不清模樣,只是黑框的鏡片下,生了一雙金魚眼,盯著阮江西,眼珠有些往外凸。

    這個男人,是沖著阮江西來的。

    “快……”陸千羊艱難地從嘴里吐出兩個字,沾了一手的血,用力推開阮江西,“快、跑!”

    阮江西卻一步也沒有退,只是動作慌亂地用兩只手去按住陸千羊不停流血的頭,顫著聲音喊:“有人嗎?”

    這個傻瓜,剛才不跑,現在跑不掉了。陸千羊掙扎著起來,擋在了阮江西前面。

    “別喊。”男人一步一步靠近,聲音像煙熏后的嘶啞,眼底爬滿了紅色的血絲,“常青別怕,我不會傷害你,我那么喜歡你,世界上誰也比不上,只有我是真的愛你,池修遠他是個混蛋,他怎么能傷害你。只有我,只有我能保護你,不怕,常青,我現在就帶你離開。”

    這個男人精神有問題!

    陸千羊幾乎本能地后退:“她不是常青。”

    這句話似乎刺激到了男人,他抬腳重重踢向陸千羊:“誰也不能阻止我帶常青回大燕,誰也不能!”抬起手,長長的針頭露出來,他蹲下,滿眼瘋狂的陰鷙,“常青,不怕,我來帶你走。”

    “救——”

    聲音戛然而止,針頭扎在了阮江西背后,男人抓著她的肩,將透明的液體緩緩推入,嘴里呢喃著,“常青,很快就不會痛苦了。”

    “江、西。”

    陸千羊滿手的血,扒著地面,一步一步挪動,拖了一地紅色的血跡,滿臉溫熱的液體流進了眼睛里,她視線開始模糊,只能看見男人晃動的身影,將阮江西拖上了一輛貨黑色轎車的后備箱里,然后,越開越遠……

    她掙扎了幾次,又跌回地上,渾身都在哆嗦,手機反復摔落了幾次才按到數字,屏幕上都是血。

    “你個白眼狼,終于舍得聯系我了。”

    一字一頓,她幾乎用了所有力氣:“唐、易。”

    唐易立刻便察覺到了異常:“你聲音怎么了?”

    “救……救……”聲息漸弱,她說,“快救、救江西。”

    眼睛緩緩合上,她倒在了路上,滿臉的血,淌了一地。落在地上的手機還亮著光,有男人發瘋般的嘶喊。

    “你怎么了?”

    “千羊,千羊!”

    “你說話,你怎么了?”

    “陸千羊,你不要嚇我,你說話啊!”

    “……”

    不到片刻,天便完全黑下來了,一輛車開得很快,停在了巷子外,車上的人幾乎跑著穿過巷子,腳步匆忙,慌慌張張地敲門。

    男人打開門,似乎沒有看見自己等的人,臉上的表情十分冷漠。

    “宋少。”

    神色局促,秦江極少這樣大失方寸。

    “什么事?”

    秦江沉聲:“出,出事了。”眼神慌促凌亂。

    宋辭猛地抬眸,所有理智一瞬全部消失殆盡,聲音幾乎都在顫抖:“她怎么了?”

    秦江滿頭的汗,幾乎不敢看宋辭的眼睛:“阮小姐被人劫持了。”

    宋辭身體重重后跌,撞在了門上,扶著墻,身子顫栗得厲害,重重喘息,他捂著衣領,大口呼吸,許久,艱難地吐出兩個字:“監、監控。”

    理智不受控制,甚至是他的身體,似乎也在被摧毀,言語,動作,甚至是呼吸,全部都在抽離,他快要丟盔棄甲。

    一個阮江西,真的能要了宋辭的命。

    “我馬上去調出所有路口的監控。”秦江頓了一下,“宋少,你要鎮定,阮小姐在等你。”

    鎮定?如何鎮定,阮江西三個字,從來便只能讓宋辭方寸大亂。

    他捂著頭,眉頭深鎖,額上滲出一層密密麻麻的汗,幾乎快要站不穩身體,手撐著墻壁,修長白皙的手指有隱隱青色的脈絡:“快、快讓楚立人過來。”

    字字驚顫,宋辭潰不成軍,抱著頭,身體搖搖欲墜。

    秦江大驚:“宋少,你——”

    “快!”宋辭揪扯著領口,呼吸急促,頭上大顆大顆的冷汗順著輪廓滴下,嗓音撕裂,“快去!”

    秦江只是遲疑了一下,轉身出了屋子。宋辭病了,那種叫做阮江西的病癥,除了她,別無他法。

    “江西,江西。”

    宋辭整個人,緩緩往后倒,蒼白了容顏,失魂落魄。

    情深為疾,石藥無醫,阮江西啊,是宋辭的病。

    冬夜漫漫,冷風刮著窗,呼呼作響,昏暗的病房,處處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

    唐易半蹲在病床邊,抬手,蹂了揉女人緊皺的眉,他輕嘆了一聲:“就沒有一刻讓我安生。”

    床上的人兒,大概是驚嚇到了,不停地喃著:“江西,江西……”

    “千羊,乖,不想了。”唐易拂了拂她的臉,心疼得不得了,低頭親了親她額頭染血的繃帶。

    她一把抓住唐易的手,沒有睜開眼,嘴里大喊著:“江西!”

    “千羊,醒醒,千羊。”

    “江西!”

    她掙扎哆嗦得厲害,手背的針頭被扯得滲出了血,唐易抱住她的肩,一遍一遍安撫:“千羊,沒事了。”

    “乖,不怕。”

    她猛地睜開眼,坐起身來:“江西,快跑!”綁帶上的血又滲出來,她目光呆滯,怔怔地盯著唐易。

    唐易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清醒了嗎?頭還疼不疼?”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有些發燒,他將枕頭墊在她后背,“你嚇死我了。”他沒告訴她,接到電話的那一刻,他簡直想殺人。

    陸千羊掙扎著要起身。

    “你別亂動,我去叫醫生。”

    他起身,手卻被陸千羊緊緊拽住,她仰著頭,滿頭細密的汗,臉上毫無血色:“江西呢?”

    “你先別管。”唐易扶著她的肩,將她扎針的那只手握在手里:“你有輕微的腦震蕩,腦袋縫了五針,傷口剛止住血,不要亂動,也不要瞎想。”

    她木訥地一動不動,聲音有些干啞:“我問你江西呢?”

    “會找到的,有宋辭在,不會有事,在h市不會有哪個人會愚蠢到去動宋辭的女人。”唐易拍她的肩,輕吼,“乖,不要想江西的事,先養好傷。”

    她搖頭:“你不懂,正常人會忌憚宋辭,但一個神智有問題的人什么都敢做。”陸千羊抬頭,看著他,“唐易,那個男人,他是個瘋子,他什么都敢做的。”

    “不準胡思亂想,只要人還在宋辭的地盤上,就不會——”

    陸千羊突然一把推開了唐易的手,嗓音無力,她卻擲地有聲,只道了兩個字:“狗屁。”然后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拔了針頭。

    “你做什么!”

    本能動作一般,唐易拽住她就往懷里拖,他絕對不準她不拿自己的傷當回事,方才的擔驚受怕一次就夠了,再來一次能要了他的命。

    陸千羊回頭,狠狠瞪他:“松手!”

    松手?到時磕著碰著傷著了,心疼的還是他自己。唐易抱得更用力了。

    陸千羊二話不說,對著唐易的手,一口咬下去。

    唐易悶哼了一聲:“陸千羊,你還真不心疼我。”居然這么發了狠地咬!他沒有放開她,手背被她咬出了一排血印也不松開,卻是看見她掙扎得厲害,扯到了腦袋上的傷口,白色的繃帶上立馬暈染開一大片的紅色。

    唐易立馬撒手了:“你別亂動了。”吼她,“你腦袋的血好不容易止住,不要命了嗎?”

    “不要了。”她說完甩頭就走,赤著腳踩在地板上。

    唐易追上去,拉住她:“你——”

    陸千羊回頭惡狠狠地瞪著:“別拉我,今天你要不讓我出這個門,以后別出現在我面前,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一輩子和你勢不兩立,我絕對不食言。”

    陸千羊這樣的人,這樣沒心沒肺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居然把她的一輩子都搬出來了,分明平日里說話九分假一分真,這一次,居然三言兩語讓唐易心慌了。

    “怕了你了。”唐易拉過她的手,擦掉她手背被針頭扎到的傷口,蹲在她雙膝前,將她的鞋給她穿上,“我不是要攔著你,外面冷,穿好鞋子和衣服,讓醫生先給你把頭上的繃帶纏緊一點。”唐易脫下外套,裹住她,“我陪你一起去。”

    夜深,風靜,人影匆匆,屋里,燈光昏昏。

    房門推開,秦江立刻上前:“holland博士,宋少的情況現在怎么樣?”

    holland取下口罩:“很不穩定,精神信息全部紊亂,生命特征和身體意識都不受控,最大量的鎮定劑已經不起作用了,我現在要給他做深度催眠。”

    這一番專業的醫學用語,holland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講出來,秦江只聽懂了七七八八,卻足夠讓他心驚肉跳,他知道宋辭病了,卻不曾料想,一個阮江西,讓宋辭這樣深入骨髓,若不是他折返回來,后果必將不堪設想。

    “那他什么時候能清醒?”

    “最快也要24小時。”

    秦江幾乎立刻否決:“絕對不行。”神色凝重,秦江強調,“宋少等不了那么久。”

    holland博士撐了撐鼻梁上的眼鏡:“不要質疑我的專業。”

    “不要質疑我接下來的話。”秦江語氣不容置疑,他命令,“請立刻恢復宋少的精神意識,不管你用什么辦法,讓他最快時間清醒過來。”

    holland搖頭:“我不建議你這樣做。”

    秦江言簡意賅:“不需要建議,照做就是。”

    “你瘋了!”于景致還穿著醫生袍,大概因為來得匆忙,頭發有些凌亂:“深度昏迷,精神解離,還有行為意識在弱化,阮江西已經誘發了宋辭所有的病癥,不能再耽擱了,不然,我們誰都保證不了會發生什么。”于景致眸光沉淀了一層漆黑的光影,“老師,我配合你,現在立馬開始催眠治療。”

    “我再說一遍,”秦江冷了眼,“立刻讓宋少醒過來。”

    于景致喊道:“不可以!”

    秦江面不改色,陰著一張臉:“如果你們不做,那我們只好另請高明。”

    于景致冷冷相視:“秦江,我才是宋辭的主治醫生。”

    主治醫生?比起阮江西,什么都滾邊兒站!

    秦江懶得廢話,直接對門口的楚立人示意:“楚隊長,把這位于醫生先請出去。”刻意強調了一下‘請’。

    楚立人完全面無表情,上前‘請人’。

    于景致怒目:“你敢碰我試試!”

    碰?楚隊長可從來不會用那么溫柔的手法,直接抬手,對著于景致那白皙纖細的脖子,一掌劈下去。

    “你——”

    于景致身子一軟,楚立人一手撈住,就往外面拖了。

    如此動粗,holland完全目瞪口呆,他是西方人,見慣了紳士,哪里見過這樣的粗漢,不可思議地傻眼,用別扭的中文說:“你們/你們粗,粗——”

    也不知道是holland中文不好,還是被嚇到了,一句話拉拉扯扯都說不完整。秦江沒有耐心,直接打斷:“博士,請你明白,什么該管,什么不該管,我們宋少要的不僅僅是醫生的專業,還有絕對的服從。”現在,我說最后一遍,“不計后果,讓宋少立刻醒過來。”

    holland博士吐了一句英文,大致意思是‘我的天啊’,然后進了房間。

    秦江等在門口,眉頭死擰著。這次的事,鬧大了。

    張曉從外面進來,腳步匆忙。

    秦江連忙問她:“開口了嗎?”

    “那個男人收了五千塊錢,對方只讓他引開我,是普通的流動現金,查不出資金來源,而且對方戴了口罩和眼鏡,只能描述那人的基本信息。”張曉事無巨細,“三十歲左右,頭發很短,微卷,皮膚偏黑,聲音尖細,還有,他的眼睛是金魚眼。”頓了頓,“那個男人瘋狂迷戀阮小姐,跟陸經紀人確認過了,男人對阮小姐的言辭幾近病態,我懷疑那個人有嚴重的精神病史,甚至,很有可能有狂躁癥。”

    精神病史加上狂躁癥,此番,必定是兇多吉少。

    秦江沉吟了許久,看向張曉:“不管阮小姐這次會不會有差池,你都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

    最壞……

    若是阮江西有絲毫損傷,張曉只怕是在劫難逃。

    她低頭,一聲不吭。

    “楚隊長,把這個城市翻了,最短要多久?”秦江問。

    楚立人想了想:“三天。”三天已經是極限了。

    “宋少等不了那么久。”秦江下的是死命令,不由分說,“最多一天,找不到人,我們都完了。”

    楚立人簡直想罵人。宋辭這個暴君,談個戀愛,簡直搞得勞民傷財,整個特種大隊都沒安生過一天。

    當天晚上,h市所有出入口通道全部被查封,無論是誰一律禁止出行,大街小巷,警車肆行,街燈亮了整整一晚,統一穿著制服的警察滿大街搜索,一直到天翻肚白都沒有消停。

    公園里,有晨練的母子,盯著警車。

    小孩子就好奇了,還有點怕怕的:“媽媽,那個叔叔,他有槍。”

    “那是特種兵叔叔,是警察。”

    “電視里抓最大最大壞人的那個特種兵叔叔嗎?”

    “是啊。”

    “特種兵叔叔現在在抓壞人嗎?”小男孩好奇得不得了。

    大人解釋:“嗯,有很壞很壞的人,做了傷天害理的事,特種兵叔叔要把他們都抓到牢里去。”

    特種兵叔叔表示,他只是來給某位太子爺找女人的。

    隔著幾條街,拐進巷子口,繞過一片老居民區,最里面的是幾棟筒子樓,建筑墻上寫著大大的‘拆’字。男人裹著一件很厚重的大衣,低著頭,頭上的帽子拉得很低,擋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了下巴,皮膚有些黝黑。

    男人走得急,撞上了迎面過來的情侶。他一直手提著一個不透明的黑色袋子,另一只手抱著的一堆雜志與報刊,撞到后,雜志報刊掉了一地,對方連連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蹲下去撿地上的東西,低著頭,帽子壓得低低的:“沒事。”

    地上還未來得及收起的報刊雜志,封面上,全部都是阮江西,男人慌亂收拾的動作,好似十分在意。

    “你是阮江西的粉絲吧,我也是呢。”

    男人抬頭。

    撞見一雙有點凸出來的金魚眼,女人嚇了一跳,躲進了男朋友懷里。

    男人立刻壓下帽子,低著頭,抱著一堆東西轉身拐進筒子樓的樓梯。

    “我只要看見他,就毛骨悚然的。”女人見人走遠了,對身邊的男朋友道。

    “以后離他遠點就是了。”

    女人不滿地嘟嘴,小聲地抱怨“他真是個怪人,成天戴著個帽子,大早上的出門還帶著口罩,住那么高,樓梯間的燈壞了也不修,關門閉戶的,連窗戶都不開,昨晚我經過他家門口,里面還發出奇怪的聲音,像女人的聲音,怪嚇人的。”女人挽著男朋友的手臂,“越看越覺得他想有病。”

    “說不定是個神經病呢。”

    “你別嚇我。”

    “我就嚇你呢。”

    年輕情侶嘻嘻笑笑走遠了,筒子樓里的住戶不多,大早上的,基本沒有來往的行人,最靠里的舊樓,墻壁有些發霉,被前面的樓層擋住了光線,照不進一點陽光,昏昏暗暗的。

    男人打開門,里面很黑,打開燈,整個屋子里只有一張床,一個柜子,隔出一片地方被簾子遮擋起來,滿地的狼藉,外賣的盒子、空酒瓶子、食物的包裝袋隨處可見,幾乎找不到一處干凈的地方,整個房間里,只有一扇窗,不透光的簾子嚴嚴實實地擋住了所有光線。

    她聞到了,發霉發腐的味道,

    “咔噠!”

    男人放下東西,走到床邊,開了柜子上的一盞小臺燈。

    阮江西眼睛上的布突然被摘下來,她下意識要抬手擋住光線,卻發現,她動彈不了,手和腳全部被捆住,她想要張口說話,卻扯動嘴上貼著的膠帶。睜開眼,然后瞳孔放大。

    這間屋子的墻壁上,貼滿了她的照片,有報紙上剪下來的,有雜志封面的,貼得密密麻麻,甚至頂部,粘了一張她的巨幅海報,那是常青的劇照。

    ------題外話------

    鉆石活動還有五天結束,前十名有實體禮物,10名之后的排名見置頂評論的回復,一到十名暫時排名如下:

    素素素菜,465

    丫頭,285

    門前大橋下走過一群鴨,261

    豬豬欣,194

    撐撐寶,132

    和太陽肩并肩,122

    tfikg,116

    唐家易少,94

    hai流年,94

    依然愛著你,83

    推薦友文:重生之侯門邪妃

    歐陽慧是被愛情這玩意兒坑死的,可惜死是沒死透,還借尸還魂了。

    一局棋,一杯茶,秦綰折扇輕搖,笑意盈盈。

    昔日我能捧你上太子之位,今日也能再把你從上面踹下來。

    誰不服?干掉!·

    男主:別踹了,腳疼,叫侍衛去。

    女主:那我要你干嘛?

    男主:叫太子跪下喊你叔奶奶?

    女主:鬼才要他當孫子!·

    皇帝:小皇叔,朕不想叫這個瘋女小皇嬸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