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二章:苦肉計

章節目錄 第四十二章:苦肉計

    ( )“宋辭。”她抓住他的手,將他往外扯,“你別去!”

    回頭,怒目冰涼,宋辭吼:“你放開!”狠狠推開拉著他的唐婉,轉身便往火葬場最中央的火光里跑。

    “宋辭!”

    “快拉住他!”

    宋辭瘋了似的踢打,精致的小臉,早已猙獰,沒有了年幼的稚嫩:“滾,都給我滾開!”

    推開拉扯著的男人,小小的身影便跑進了火里。

    “宋辭!”唐婉尖叫著,然后大笑出聲,“你父親為了阮家的女人而死,你也要重蹈覆轍嗎?”

    “你的命是我給的,是我的!”

    “快,滅火!滅火!”

    “不準讓他死。”

    混亂嘈雜里,風吹火聲,夾雜著少年嘶啞的聲音:“江西,不要怕,我在這里,我在這里。”

    火光大作,天,開始陰陰沉沉。

    “宋辭!”

    白色病床上的女孩突然睜開眼睛:“宋辭!”入目的白色天花板,映進女孩空洞的眼底。

    她猛地坐起來,仍舊只是喊著一個名字:“宋辭!”

    “你終于醒了。”

    葉宗芝倒了一杯水,走到病床前,遞給她:“你昏迷了整整一天。”

    江西好像聽不到她的話,怔怔呢喃:“宋辭,宋辭……”

    失魂落魄,江西的眼里,分明沒有一點倒映,像被抽空了靈魂的人偶,木訥又機械得喊著同一個名字。

    林燦伸出手,在江西眼前晃了晃,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回頭問葉宗芝:“這到底醒了沒醒?”

    “小燦,你去叫醫生來。”

    林燦立馬跑出了病房,葉宗芝坐在床邊,看著眼前已經瘦得不成樣子的女孩,她還在怔怔自語。

    “江西,是誰把你劫走的?”

    江西嘴巴張張合合,自言自語著。

    葉宗芝提高了聲音:“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們對你做了什么?”逼近過去,“送你來醫院的是什么人?”

    江西自言自語著,一丁點反應都沒有。完全封閉了對外界的感知,不管葉宗芝問什么,都沒有任何觸動。

    葉宗芝細細聽她呢喃,然后問:“宋辭?”

    江西猛地抬頭,空洞的眼,有了一絲灼熱的溫度:“宋辭呢?”她一把抓住葉宗芝的手,很用力,“姑姑,宋辭呢?”

    葉宗芝不明所以:“什么宋辭?你在說什么?”手,被江西抓得很疼,“發生什么事了?”

    “宋辭呢?宋辭在哪里?”

    江西大喊大叫,指甲都快陷進葉宗芝的手腕里。

    到底發生了什么,讓她這樣癡癡傻傻得地念著一個人。葉宗芝試探:“宋家那小子?”

    江西直直盯著葉宗芝,渙散的眼,一點一點聚焦。

    宋辭……

    想必是宋家搞的鬼。

    葉宗芝隨口應了一句:“說是遇了火,傷了肺。”

    江西怔忡了一下,然后拔了手上的針頭,連鞋都沒有穿,赤著腳踩著冰冷的地板上,失了神,訥訥地轉身跑出去。

    葉宗芝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去哪?”

    慘白的臉怔怔無神,江西喃喃自語:“我要去找他。”

    “宋家人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葉宗芝哼笑,“你去送死嗎?”

    “我要去找他。”

    還是這一句,像被操縱了的木偶,機械地重復。

    葉宗芝松手,神色淡淡,看著女孩失神踉蹌的背影,不疾不徐地開口:“還有閑情惦記外人,西郊墓地,你母親今天下葬。”

    僵直的背突然頓住,江西回過頭,藏在病號服里的瘦小身體似乎要不堪負重,搖搖欲墜。

    “我這個做姑姑的再給句忠告,你那個父親,我那個哥哥,手段絕著呢,應該要不了多久阮家小繼承人不治身亡的消息就會滿城皆知。”葉宗芝抱著手,面目表情,好似無關緊要。

    她冷眼旁觀,是坐觀虎斗?或者漁翁之利?

    江西太小,還揣度不透人心,不懂大人的爾虞我詐,并不知曉這場權利**的爭奪,誰敵誰友。

    弱小的身體,一人為營,將葉宗芝的話拋在耳后,她走出了病房,門口,柳是一直等在那里,緊張地看著她,并沒有說話,側身站到江西身邊,然后隔著半米的距離,小心翼翼地跟隨。

    江西回頭,漆黑的瞳,冰涼冰涼的:“不要跟著我。”

    “江西。”柳是怔怔地看她,移不開眼,也移不開步子。

    “柳柳,連我的親生父親也能背棄我,不要我,而我所有的至親都坐視不理。”那雙昔日清婉的眼眸,沐了寒光,暗了所有顏色,她說,“柳柳,我再也不敢相信別人了。”

    還未長大的孩子,說她再也不相信了。

    江西的世界大概只有一個人不是別人,只是宋辭,她找不到了。

    “江西,”柳是站在她旁邊,離著觸手可及的距離,稚嫩的聲音那么堅定,他告訴小小的女孩,“就算所有人都不要你,我也不會。”

    那年她才六歲,她對他說:“你叫柳是嗎?柳如是的那個柳是嗎?”

    “我叫你柳柳好嗎?”

    “柳柳,他們都不喜歡你,我也會和你玩的。”

    “柳柳,這是我送給你的帽子,我選了最好看的粉色,你一定要每年冬天都戴著。”

    “柳柳,你看,常春藤比你都高了。”

    “柳柳,生日快樂。”

    “柳柳,我等你。”

    “柳柳……”

    那時候,他還不懂至死不渝是什么,只是覺得,他要守著這個女孩一輩子,一輩子有多長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要寸步不離地一直跟著她。

    “江西,不要趕我走。”

    五月的天,雨下得淅淅瀝瀝,大片大片的烏云籠著西郊墓地上方的天。

    墓地外,環著入口,站著兩排黑色著裝的男人,面無表情,嚴陣以待。

    五月十號,阮清下葬,前來送葬的人,排到了一里之外,唯獨,少了阮氏的小千金。

    “葉總,節哀。”

    “節哀。”

    “……”

    悼念的人,一個接一個,葉宗信顫抖著雙手捧著靈位,悲痛欲絕:“清兒,我會好好照顧江西,你安心去吧。”

    “哧!”女孩兒輕笑了醫生,脆生生的嗓音,“假仁假義,人面獸心。”

    頓時,所有唁客看向女孩。

    葉宗芝怒斥:“小燦,說什么呢?”

    林燦聳聳肩:“誰是就說誰咯。”她眸子轉著,繼續大吐四字成語,“衣冠禽獸,斯文敗類,人模狗樣——”

    “林燦!”

    “哼!”林燦一把扯掉葉宗芝的傘,直接甩頭往山下走。

    “媽媽!”

    林燦頓時一愣,拔腿就往墓地的入口跑,然后,雨傘掉地,她傻在當場。

    滿身雨水的女孩,跪在泥土里,裙擺染了一身臟污。

    “我求求你們,讓我進去。”

    “我媽媽在等我!”

    “讓我去見見她。”

    阮家江西,這個y市最尊貴的女孩,卻跪在一地泥濘里,這樣卑微地央求。

    “江西,你別求他!”

    林燦提起裙擺,一腳就踢開那個攔著江西的保鏢:“滾開!都滾開!”大罵,“走狗!葉宗信的走狗!”

    男人面無表情地理了理衣領:“抓住她。”

    一句話落,十幾個高大的男人圍住了跪坐在泥土里的女孩,將她桎梏在地上,泥水混著雨水,打在她的臉上,她大喊:“讓我進去,那是我媽媽,你們讓開,都讓開。”

    然后,男孩紅著眼,用瘦小的背擋住她,死死抱住地上的江西:“不許碰她,松手,不許碰她。”

    他張嘴,狠狠咬住男人的手,男人驚呼了醫生,重重一腳踢在柳是的背上。

    “不許碰她,不許……”

    那么小的孩子,抱著她的女孩,自始至終都沒有松手。

    柳是啊……

    這個傻子,怎么每次都這么傻呢。

    林燦擦了一把眼睛里的水,失口罵了一句‘傻子’,然后跑過去,撿起地上的磚頭就砸向男人:“都滾開!滾開!”

    男人摸了一把頭上的血,抬手就往林燦臉上打。

    “住手!”

    葉宗芝一把撲過去,將林燦抱起來:“葉宗信,管管你的狗!”

    “先生。”

    男人退到葉宗信身邊,并沒有制止任何的動作,男孩抱著女孩被按在地上,泥水幾乎漫過了兩個小小的身影。

    “讓我進去。”江西撐著身子,滿臉臟污,唯獨一雙漆黑的眼,直直看著葉宗信,“讓我進去。”

    葉宗信撐著傘,側身俯睨著地上的女孩,黑色的大傘擋住了半邊臉,唇角扯動,他說:“今天夫人大葬,別讓任何閑雜人等進去。”

    閑雜人等……

    地上的女孩低低地笑出了聲。

    “是。”

    葉宗信身側的男人揮揮手,示意保鏢動手,趴在江西背上的柳是卻突然站起來,一把抱住葉宗信的手,一口狠狠咬下去。

    葉宗信痛呼了一聲,將柳是推倒在地,正欲抬腳,柳紹華走過來:“柳是年紀還小,是我沒管教好。”

    葉宗信只好作罷。

    “爸爸。”

    一只沾了滿是泥垢的手抓住了葉宗信的衣袖。

    葉宗信俯視趴在地上的女孩,她抬著頭,一雙很大的眼,冰涼冰涼:“這是最后一次我這么叫你,爸爸,讓我進去,我看看媽媽就走,我會走的,我不要財產,不要繼承權,你讓我見媽媽一次,就一次。”

    葉宗信靜靜睨視,大雨瓢潑,風聲呼嘯了許久。他抬手,推開江西的手,冷漠地轉過身去:“把人扔出墓地。”

    “呵呵。”她嗤嗤地笑出了聲,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站起來。

    男人上前去拉她。

    “不要碰我!”她抬起下巴,冰冷的黑瞳,“你們還不配。”

    江西冷笑,轉身走進雨里,一身臟污的裙子,背脊挺得筆直筆直,阮家的女孩,終歸有她不能折損的驕傲。

    “江西,江西。”

    柳是冒著雨就去追,卻被柳紹華一把拉住:“跟我回去。”

    小小的年紀,卻力氣很大,發了狠地掙扎:“我不走,不走!”他看著遠去的女孩,沒有哭喊,小聲地問,“江西,江西,我和你一起走好不好?”

    她回頭,搖搖頭:“柳是,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再被小燦欺負了。”

    林燦哇的一聲哭了,從來不哭的女孩,坐在地上就嚎啕大哭:“你敢走我就天天欺負他!”

    江西笑了,微微轉身,眼沐寒霜:“葉宗信,我會強大,我會堅不可摧,我要讓你悔不當初。”

    清凌凌的聲音,很稚嫩,那樣信誓旦旦,回蕩在雨里,許久不散。轉身,她走出了墓地,沒有再回頭。

    “江西!”

    “江西,等我!”

    “不要走,等我。”

    柳是發了瘋般去追,卻在路口被柳紹華拽住,他小小的拳頭打在柳紹華身上,哭著喊著:“都怪你,都怪你,是你害了她,是你!”

    柳紹華整個人僵住。

    “是你們,你們會有報應的。”

    “江西,江西……”

    “是我不好,是我守不住你。”

    小小的男孩,癱坐在了地上,哭出聲。

    “葉總,怎么了?”

    送葬的客人陸續走來,好奇地審視。

    葉宗信不露痕跡地擦掉了衣角上的泥土:“沒什么,不相干的人來鬧事。”

    大雨聲聲,有女孩傻傻地問:“媽,為什么打雷沒有劈死他?”

    西郊墓地外,是寬敞的國道,一輛銀灰的法拉利飛馳行駛,正道中間,突然躥出一個人影。

    “呲——”

    車子猛地剎住車,滑行了好幾米才驟停,惹來車里的少年怒罵:“你丫的,怎么開車的!”

    這少年,姓顧,取名顧白。

    主駕駛上的男人戰戰兢兢:“少爺,好像是個人。”

    “不然是鬼嗎?”

    顧白哼了一聲,然后推開車門下去,前排的男人立馬上前去撐傘。

    離車不到一米的距離處,躺著一個……

    顧白細細看了一番,渾身臟污,身上全是泥土,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頭發貼在臉上,看不清模樣。

    “少爺,是個小姑娘。”

    “要你說!”顧白沒好氣地橫了一眼,蹲下,用手指戳了戳地上那一團,“喂!”

    地上的女孩完全沒反應。

    不是死了吧?

    “喂!”他伸出腳,特意很輕地踢了一腳,“誒,你死沒死?沒死就吭聲。”

    地上的人兒還是沒反應,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顧白有點慌了,伸出一根蔥白的手指,撥開女孩臉上臟污的頭發,雨水沖去她臉上的泥土。

    竟是個漂亮的女孩兒,只是,蒼白的臉,毫無生氣……

    正打量著,女孩突然睜開了眼,顧白驚得往后一退,手腕卻被一只手抓住,冰涼冰涼的。

    她說:“救我。”

    蒼涼的嗓音,絕望而孤寂,一雙眼眸,那樣黑凝,纏繞著深不見底的冰寒。

    顧白心坎,突然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救我……”

    女孩兒輕喃著,手松開,緩緩閉上眼,倒在了雨水漫過的馬路上。

    顧白幾乎條件反射,將女孩抱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心慌得厲害,對著身邊的男人大喊大叫:“快,去醫院。”

    男人顯然愣住了。

    顧白一腳踹過去:“還不快滾去開車!她出事了,我就弄死你!”

    男人刻不容緩,不敢再耽擱,他有預感,這個女孩,將是他家顧小爺的劫數……

    近日來,連日陰雨,y市混亂不堪,是非,一件接著一件。

    先是有報道曝出,西郊墓地外的河里發現一具九歲女童的尸體,據法醫報告顯示,已排除他殺的可能。

    隔了不到一天,財經新聞報道,錫南國際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赴美治傷,集團事務暫由唐氏宋夫人執掌。

    相繼之后,阮氏電子的代理執行董事長葉宗信發布聲明,其女不治身亡。

    “后來呢?”

    陸千羊問得小心翼翼,不曾想過,那些被阮江西深藏的過去,這樣驚心動魄。

    阮江西似是一聲輕嘆,笑得荒誕:“沒有后來了。”眸子,有些空洞,“一等,十五年,好像一輩子那么長,本來以為都忘了的事情,忘了的人,現在想起來……”

    她笑了笑,眼底一片涼意,沒有再繼續言語。

    “江西,”陸千羊抬眸,遲疑了一下,“你想過報仇嗎?”

    “不想。”她語氣淡淡,好似輕描淡寫,“早晚要去做的事,為什么要想,我不喜歡空想。”

    陸千羊啞口無言,呆滯了許久才回神。

    阮江西啊,太不動聲色了。

    陸千羊覺得她的道德觀與世界觀,今天全部被顛覆了,傻了許久才找切到重點:“宋少他是不是知道了?他的父親,”

    阮江西沉默著。

    沉寂的空氣,都是冷的,荒荒涼涼的,久久,她輕喃著:“他是替我死的。”

    陸千羊連呼吸都輕了,不敢說話,耳邊阮江西的聲音空靈而沉緩。

    “車禍的時候,他就坐在我身邊,死死地抱著我。”

    陸千羊看著她的眼睛:“那不是你的錯。”

    阮江西重重搖頭:“本該死的是我,是他把存活的機會給了我。”

    “江西,”

    她打斷她:“千羊,我怕。”

    陸千羊心驚:“怕什么?”

    嗓音微涼,竟有些凄婉,阮江西看著陸千羊,眼底,是不安的慌亂,她說:“我怕宋辭不要我了。”

    陸千羊可勁兒地搖頭:“怎么會?”她信誓旦旦地保證,“相信我,宋辭對你,忠心耿耿,絕對不可能叛變。”這個比喻不太確切,她又換了一種說法,“不要懷疑,親情那種東西,在你家宋辭那里,頂多只有三天重量。”

    阮江西沉了沉眼。

    陸千羊覺得,她又打錯比方了,直截了當地說:“我敢保證,宋辭愛你如命。”

    阮江西眼底驟然浮出點點明媚的光亮。

    她怕什么呢?宋辭那一腔近乎魔怔的情深,早就由不得他自己了。關心則亂,是阮江西自亂陣腳了。

    “那你對宋少是,”陸千羊欲言又止了一下,不太確定地問,“是報恩嗎?”她想了想,“或者說,你的初衷是出于報恩嗎?”

    “不。”她說,“我愛他,從九歲那年開始。”

    九歲……

    陸千羊好震驚,她家藝人真的是在摧殘祖國的花骨子啊,感嘆:向來情深,奈何太早,不懂情深,以至緣淺。

    窗外,變天了,起了風,剛下過雪的天,飄了起小雨。

    葉家,夜燈通明,東風戚戚的夜,注定有人難眠于枕側。

    “她沒有死,她居然沒有死!”靜夜里,女人嗓音尖細,慌張驚恐:“她來找我們報仇了,她是來替阮清報仇的!”

    葉宗信大喝:“你住嘴!”

    “她是來報仇的,是來報仇的……”蘇鳳于跌坐在沙發上,怔怔自語。

    葉宗信一把抓住蘇鳳于的手,沉聲怒斥:“什么報仇,當年那場車禍是意外。”他一字一字刻意咬得很重,“你時刻記住,當年只不過是一場意外。”一雙鷹眸,陰鷙,難掩滿眼的兇光,“**,只要找不到痕跡,那就是天災。”

    蘇鳳于仍舊不安,近乎逼視,眼里瞳孔在放大:“就算是意外,她也不會善罷甘休,你難道忘了,當年你是怎么把她趕出墓地的。”她方寸大亂,驚懼地顫著身體,“這個阮家,還有葉氏,都是從她手里搶來的,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葉江西的,她都會搶回去的。”

    “休想!”眼底淬了火光,一片陰狠之色,葉宗信暴怒地大喊,“就算她是葉江西又怎么樣?葉氏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是我十五年打拼來的血汗。”

    “可是你別忘了,”蘇鳳于幽幽開口,“葉江西她才是葉氏的繼承法人。”

    時至今日,十五年之久,即便當年的阮氏不再,葉家仍舊匍匐其下。

    他怎么甘心,怎么甘心!葉宗信咆哮出聲:“葉江西死了,十五年前就死了!她想拿回去,絕不可能!”

    葉宗信摔門而去,大概是坐立不安了,總要做些什么。

    “媽。”

    葉以宣急促地跑進來,身后是葉競軒。

    “你剛才和爸說的都是真的?”葉以萱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葉江西她真的沒有死?”

    蘇鳳于輕嗤,神色陰沉:“不僅沒有死,還變成了另一個人。”

    “誰?”

    “阮江西。”

    葉以萱眸子猝然一冷:“怎么又是她!”她恨恨咬牙,眼底陰測與蘇鳳于如出一轍。

    “難怪她那樣對付我,”葉競軒恍然,目露兇狠,“原來她是有備而來,想報復我。”

    若是有備而來,十五年未雨綢繆,勢必來勢洶洶,更何況,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宋辭……

    蘇鳳于神色大變。

    “那怎么辦?她會不會來搶爸爸的公司?”

    搶?葉宗信又豈是會坐視不理,狗急了還會咬人,何況是一頭野心勃勃的狼。

    蘇鳳于輕哼了一聲:“哼,你爸爸辛辛苦苦經營了十五年的心血,怎么可能會白白便宜了阮家的人。”她冷笑,“更何況還有一個對阮江西虎視眈眈的宋家,唐婉這個女人,可是比誰都狠。”

    葉以萱驚呼了一聲:“宋辭哥哥他也知道了?”

    “還有心思想著你的宋辭哥哥。”蘇鳳于怒眼瞪過去,“宋辭想也別想了,那個男人你要不起。”

    葉以萱臉色一陣白一陣紫的,不甘心地扭過頭去,嗔怒:“我不是怕宋辭哥哥會幫著葉江西對付我們嘛。”她不甘心,憤憤地咬牙,“再說了,我哪里比不上阮江西那個賤人了。”

    蘇鳳于懶得諷她,她這個女兒還是太不知天高地厚。

    “幫她?那也要看宋家答不答應。”嘴角勾起一抹冷嘲,蘇鳳于嗤笑,“是我把唐婉推下水的,她卻三緘其口,從頭到尾沒有為阮江西辯解一句,她才是最恨阮江西的人,恐怕巴不得她死個干凈。”

    葉以萱聽聞,嘴角一揚,眼底乍起一簇亮光:“我怎么忘了,是葉江西害死了宋錫南,宋辭哥哥一定不會再要她了。”轉念又一想,還是有所顧忌,“萬一宋辭哥哥還念著舊情怎么辦?”

    蘇鳳于冷冷一笑:“那就看她還有沒有命活到那個時候。”

    葉以萱驚愕:“媽媽,你的意思是,”眼底掩不住躍躍欲試的雀躍,“會、會殺了她嗎?”

    “葉氏那是你父親的命,誰來搶他的命,她一定會跟人拼命的。”蘇鳳于朝著窗下望去,深冷的眼潭有幽幽光影。

    自古,狼子野心,擋著弒。葉宗信啊,可沒有什么虎毒不食子的惻隱之心。

    于家壽宴不歡而散之后,宋家便向阮江西提出了訴訟,以涉嫌蓄意謀殺為由,當事人阮江西及所在的娛樂公司不曾發表任何聲明,由代理律師事務所全權處理,次日,顧白律師便以誹謗罪向唐婉及蘇鳳于提起訴訟。

    y市風云已過三日,滿城風雨絲毫沒有消退的跡象,然而錫南國際卻毫無所動,沉默得不禁讓人產生揣度,是否是宋少大人識得最毒美人心,從此妾心不改,君心轉移。

    對此,錫南國際上下,三緘其口,連日來,阮江西三個字都無人敢提一嘴,生怕傳到了太子爺的耳朵里,那被解雇還算輕的。

    連著三日,宋應容親臨錫南國際,想來是y市市風好,這領袖大人閑情逸致好悠閑,翹著個二郎腿,坐在錫南會所的手工定制老板椅子上:“恒心不錯,每天準時報道。”

    顧白懶得與她胡侃,開門見山:“讓宋辭出來見我。”

    連著三日,顧白將h市都翻了個底朝天,

    宋應容一臉老生常談的樣子:“顧律師,還是那句話。宋辭不在公司。”

    顧白聞言,二話不說,直接起身就走,宋應容喊住他:“顧律師今天不打持久戰?”

    前兩日,顧白可是守了幾個小時再走,當然,宋應容同志也十分堅定地鎮守在崗位上。

    秦江總覺得,宋市長若不是閑得蛋疼,就是故意在守株待兔。

    顧白回頭:“我不喜歡曲線救國。”看向低頭不吭聲的秦特助,“轉告你老板,老子不稀罕和他玩三顧茅廬。”轉身,不想多言。

    曲線救國?三顧茅廬?

    秦江正要好好細究一下,卻是宋應容沒沉住氣,從老板椅上起來:“顧律師,我們有話好好說。”

    秦江越來越覺得,宋市長醉翁之意不在酒。

    顧白頓住,望著休息室緊閉的門,語調刻意提高,帶著幾分挑釁:“江西在醫院,你不去照料,也自然會有人去鞍前馬后。”

    顧白話落便轉身走人,只是才走了一步,休息室的門便應聲而開了。

    “她怎么了?”

    急促,慌張,是宋辭的聲音。

    果然,阮江西還是宋辭的死穴。

    顧白回頭,瞟了宋辭一眼,十分傲嬌地哼了一聲:“老子不想告訴你。”說完一扭頭,直接甩宋辭一個后背,看都不看他一眼,姿態大爺得很。

    宋辭幾乎一秒都沒有遲疑,抬腳就往外走。

    毋庸置疑,宋辭是要去醫院鞍前馬后吧,雖然秦江不知道宋老板和老板娘鬧了什么大矛盾,居然讓宋老板耍了足足三天的性子!不過可以肯定,老板娘耍耍苦肉計,宋老板應該會乖乖就范。

    不會真是苦肉計吧?!

    秦江不好揣測,趕緊上前,提點一句:“宋少,您多少換身行頭再去啊。”

    想他宋辭,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一張臉,三天沒出辦公室,如今這般樣子……秦江偷偷瞟過去,皺巴巴的襯衫,亂糟糟的頭發,影沉沉的黑眼圈,以及下巴冒出的胡須……

    分明這么一副頹廢到不修邊幅的形象,秦江就算站在男人的視角,也不得不承認,宋老板還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帥。

    宋辭直接無視了秦江,腳步急促就走了。

    好吧,宋老板不用換行頭也能美得顛倒眾生。秦江趕緊跟上去。

    宋應容笑了笑:“顧律師好本事啊,宋辭可是在里面待了三天都沒走出來一步。”

    顧白不說話,很不想承認不是他好本事,而是宋辭在阮江西前沒能耐。

    宋應容靠著沙發,交疊著兩條修長的腿,略帶好奇地看顧白:“你怎么篤定宋辭在這?”

    若非篤定宋辭在,顧白絕不會日日登門,他可不是會做無用功之人。

    顧白指著落地窗外:“那里的宣傳海報三天前換成了江西,而錫南國際會所的這間休息室正好對著那張海報。”

    他的視線,忽然便柔軟了。

    宋應容尋著看過去,窗外正對著的,是錫南國際頂樓的巨幅廣告海報,上面掛著的人,正是阮江西。

    律師就是律師,觀察之細微,推測之精準,異于常人啊。

    宋應容似笑非笑,彎彎的眸子瞇了瞇:“恐怕是宋辭剛把自己關進去那會兒就讓人掛了江西的海報。”她似真似假地嗔怒了一句,“我家小辭居然還玩睹物思人這么俗套的梗,真幼稚。”看向顧白,宋應容眼帶笑意,“還有,江西也是,苦肉計神馬的,老掉牙了。”

    顧白挑眉:“何以見得是苦肉計?”

    “很明顯啊,江西要真病了,你怎么可能有那閑心天天來著報道?肯定給江西做牛做馬鞍前馬后去了。”

    顧白不置可否。

    宋應容嗤笑:“宋辭關心則亂,根本不過腦子,聽見阮江西三個字就昏了頭,所以連拙劣的謊話都信了。”

    宋市長,果然真知灼見。

    顧白夸獎:“你比宋辭有腦子。”

    宋應容不以為意:“宋辭是色令智昏,我旁觀者清。”頓了一下,宋應容看向顧白,帶了幾分探究的審視,玩笑的口吻,“不過你也不比宋辭有腦子嘛,這么好的機會,你為什么不趁虛而入?”

    顧白笑而不語。

    宋應容抱著手,揶揄道:“我可不認為你是個光明磊落的人。”顧白此人,素來能玩,而且專玩陰的,就拿上次她被舉報的案子來說,顧白直接送個女人到韓習床上,照片一拍,對方就乖乖改口供了,這手腕,哪里有半分身為律師的正氣凜然。

    確實,他非正人君子。

    顧白只道:“我對江西一向光明磊落地趁虛而入。”

    如此奸詐邪肆的顧律師,對阮江西卻坦然得不留余地。

    宋應容斂了嘴角笑意,目光凝神,直視顧白的眼:“是舍不得吧,舍不得江西一點點委曲求全。”所以,戰戰兢兢,毫無保留。

    顧白眼一沉:“自作聰明。”

    宋應容不怒反笑:“自欺欺人。”

    他不曾否認,斂著眸,沉默了許久,靠著門,語調慵懶:“要不要去喝一杯?”

    舉杯消愁……

    顧律師啊,竟如此失意得有些落魄。

    宋應容笑道:“我從來不陪單身男人買醉。”她轉身,取了外套,“不過,你例外,上次的官司贏得很漂亮,作為受益人,我請你。”

    顧白道:“那不醉不歸。”

    宋應容挑眉,半是玩笑地認真道:“你酒品怎么樣?我多少是一市之長,跟個醉鬼一起耍酒瘋形象不好。”

    顧白回答十分坦蕩:“宋市長大可放心,我酒品比人品好。”

    宋應容輕笑出聲,聳聳肩:“哦,我酒品還不如人品呢。”

    這是近三個月里,阮江西第三次進醫院,身為經紀人,陸千羊好心累:“消息我壓下來了,但是媒體無孔不入,我擔心他們追來醫院。”

    “如果媒體來的話,”阮江西側躺在病床上,低著頭安靜地思忖著。

    “你會——”很麻煩!

    阮江西眉頭松了幾分:“宋辭應該也會聽到消息。”

    “……”

    陸經紀人已經無語了好嗎?除了翻白眼還能怎樣?吐槽宋大人她怕阮江西跟她拼命。

    “我們似乎總在醫院見面。”

    于景致從病房外走進來,白衣大褂,帶著聽診器,手上捧著一疊病例。

    真是冤家路窄,于氏醫院這么大,怎么來一次撞見一次。

    陸千羊隨口扯犢子:“于小姐家產遍布三省,福澤天下嘛。”

    于景致不予置詞,翻閱著手里的單子,公事公辦的口吻:“檢查結果顯示,你并無任何異常。”

    這么說來,她家藝人是詐病?

    陸千羊立刻會意了,代表發言:“沒病住住院,促進一下消費嘛。”

    陸千羊嘴里,還真吐不出來著調的話。

    于景致抬眼:“苦肉計?”

    “是。”

    阮江西如此坦言。

    真是有恃無恐呢。于景致眸子冷了冷,將手里的化驗單扔進了垃圾桶,語氣微諷:“真幼稚。”

    喲,這于醫生是來拆臺的呀,陸千羊這就看不下去了,剛要回嘴,聽見阮江西清冷淡漠的聲音:“你的想法我并不考慮。”

    “你就是這么對宋辭玩心計的?”于景致的口吻,越發咄咄逼人。

    也是,在于家壽宴上,她輸得太慘烈了,情敵相見,哪有不眼紅的道理。

    阮江西只道:“我和宋辭之間,與你并無半點干系。”分明是冷冷清清的語氣,沒有丁點起伏,氣勢卻不輸一分。

    她啊,只要遇上宋辭的事,向來披荊斬棘,遇佛殺佛。

    陸千羊抱著手,看好戲咯。

    “我給他電話了。”于景致緩緩抬眸,眼底微微有些光影灼灼,“你猜,他還會不會來?”

    阮江西毫不遲疑:“會。”

    “哦?”于景致冷笑著,“他問了你的情況,我如實回答了。”

    阮江西依舊云淡風輕般不驚不怒:“你的話,我家宋辭從來不會信一分。”

    我家宋辭……

    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的措辭,著實精妙得很,精妙得很吶。抬頭瞧著那位自找苦吃的于大醫生,果然臉色難看得很,壓抑著怒氣:“你真自信。”

    阮江西淡淡回:“我對宋辭,從來都勢在必得。”

    ------題外話------

    禮物感謝榜

    第1名:素素素菜,355

    2:丫頭,260

    3:門前大橋下走過一群鴨,208

    4:和太陽肩并肩,122

    5:豬豬欣104

    6:hai流年,94

    7:唐家易少94

    8:tfikg,87

    9:依然愛著你83

    10:清風明月憶相逢,52

    11:唐傾林50

    12:做個安靜的女漢子40

    13:小淘20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