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一章

章節目錄 第三十一章

    ( )阮江西想了想,點頭。

    林燦不怒,反笑得更歡暢了:“你的話還真有點傷自尊,不過,還好我不自作多情,我看中的是你的演技,你不知道嗎?最近影視圈都很有默契地把你當作了票房保證,我只不過是捷足先登。”林燦想,即便沒有柳是插足,阮江西也會是她的不二之選。她抬眸,審視著對方,“我看過定北侯的demo,說實話,你的演技在演藝圈已經找不出來第二個,我有預感,由你出演,桔梗這個劇本會讓我第四次登上國際電影節的領獎臺。”

    阮江西淡淡回視,眼潭似深冬的湖面,平靜而沉:“那些只是傳聞,不過我不會砸了你的招牌。”

    自信,卻并非狂妄,阮江西啊,真是個叫人討厭不起來的人兒。

    林燦從包里取出事先擬好的合同,遞到阮江西面前:“我的招牌交給你我很放心,這是合同,除了片酬,其他條件你可以隨便開。”

    阮江西淺笑,只是隨意翻了幾頁,便將合同放置在一邊,安安靜靜地喝著檸檬水,檸檬水大概有些酸,她皺了皺眉,嘴角微微輕抿。

    林燦細細看著阮江西:“不仔細看看嗎?這么相信我?”

    阮江西頷首:“嗯。”

    林燦輕笑出聲:“那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放下咖啡杯,林燦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能打個電話嗎?”

    阮江西頷首。

    林燦拿出手機,并沒有要回避的意思,快速按了一串數字:“柳教授,你要不要來接我?”

    阮江西置身事外,安安靜靜地低頭,將眼眸斂下。

    片刻,林燦對著電話又道了一句:“江西也在。”掛了電話,問阮江西,“介意一起嗎?我順路,可以送你。”

    阮江西神色清雅:“不用了,謝謝。”

    似乎,她在刻意疏遠。

    林燦不知道柳是是什么時候到的,她與阮江西走出咖啡廳的時候,他已經等在門外了,快要下雪的天氣,風很大,他穿得很單薄,靠著車門,安靜地看著地面。

    “柳教授,速度很快嘛。”林燦看了一下時間,從她掛電話到現在不過十分鐘,料想,柳是這一路,大概行色匆匆,來得很急。

    柳是視線錯開林燦,看向阮江西:“我送你。”

    阮江西禮貌地回絕:“不用,謝謝。”她指了指馬路對面,“我的經紀人已經在等我了。”

    林燦擺擺手:“那,回見。”

    “再見。”

    阮江西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漸行漸遠。

    許久,林燦站到柳是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夠了就走吧,這天好像要下雪了。”

    柳是將視線收回,所有柔和的光影瞬間消失殆盡:“以后不要拿她當幌子。”

    林燦聳聳肩,表情有些無賴:“有本事你忽略這個幌子啊。”

    柳是啞然。

    怎么可能忽略,那是江西,他惦念了十五年的人。

    林燦抱著手,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做不到吧?怪你咯。”她哼了一聲,轉身鉆進了車的副駕駛,“這么好用的幌子,我不用是傻,這不,你都來接我了。”她笑著感嘆,“真是百年難遇啊。”

    柳是一句話都不回,系上安全帶,沉默著開車。

    林燦歪著腦袋看向車窗外,已經看不見馬路對面遠去的人影:“柳是,你真覺得她是江西嗎?”

    他沉默著,映在車窗上的側臉輪廓稍稍有些松動。

    林燦悵然輕嘆了一聲,似自言自語,輕輕呢喃:“我現在也覺得了,她也喜歡不加糖的冰檸檬水,連怕酸的表情都一模一樣。”

    柳是還是沉默著,握著方向盤的手指,微微有些發白。

    “只是,如果她是葉江西的話,那些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查不到,現在的表象太風平浪靜了。”片刻停頓,嗓音越發艱澀,林燦側頭,看著柳是背著逆光的側臉,“如果她是葉江西的話,為什么她用那么陌生的眼神看我?”

    柳是轉頭,眸光黑沉,終究亂了所有平靜:“因為有人不想她是葉江西。”嗓音,緊繃得好似要斷裂,“包括她自己。”

    林燦突然發笑:“也是,如果是我,也巴不得忘得一干二凈。”

    馬路對面,陸千羊把探出車窗外的腦袋收回來。

    “林燦和她的柳教授?”

    這兩位,雖就幾面之緣,陸千羊印象很深,繼妹繼兄,愛而不得,可以上道德倫理版塊。

    阮江西低頭系安全帶:“嗯。”

    “你們怎么碰上了?”陸隊長不放過任何一個八卦各種貓膩的機會,總覺得這對繼兄繼妹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燦就是葉子。”阮江西云清風淡,眉眼不染波瀾。

    陸隊長眼珠一瞪:“那騙了我一籮筐眼淚的悲情編劇女王就是她?!”

    自從葉子編劇和她家藝人要強強聯手之后,陸千羊就去惡補了一下葉子編劇的所有作品,不多,貴在精,基本部部都是電影節上榮登榜單的作品,從她看電影期間消耗的衛生紙數量可以總結出一點:編劇大人用多樣的風格,多方面多維度多手法地——賺眼淚!

    陸千羊還是不敢相信,再次確認:“她真的是葉子?”

    “嗯。”

    陸千羊在此之前一直深深地堅信,葉子編劇一定是個年過半百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熟女,畢竟沒有閱歷很難寫出那樣扣動人心的作品,現在她改變想法了:“一定是柳教授讓她受了愛情的傷,所以才能寫出那么揪酸人的劇本。”

    阮江西表情淡淡,看著車窗外:“可能吧。”

    陸千羊思維突然跳躍了:“下次,我要去抱大腿!”

    阮江西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明天我去y市,你不用來送我。”

    “不行!”陸千羊嚴詞拒絕,有理有據,“我怕你家宋大人亂來,我得一路給你保駕護航。”她不在,宋辭大人一定分分鐘把恩愛秀上頭條好嗎?

    阮江西略為思索:“今晚定北侯首播,明天你應該會很忙。”

    她差點忘了,定北侯要首播了!陸千羊突然深省了:“你們是不是故意挑明天,好甩掉我。”

    “我回去問問宋辭。”

    真的,阮江西沒有在開玩笑,可是,陸千羊覺得好冷。

    次日,天昏沉沉的,下了幾陣冰雹雨,天氣十分的冷。宋辭給阮江西戴好圍巾和帽子,又整了整她的大衣,才牽著她的手下了車。

    阮江西回頭看了一眼:“秦特助不和我們一起去嗎?”

    宋辭生怕冷著阮江西,牽著阮江西的手放進自己的口袋:“她老婆預產期到了。”

    秦特助沒有尾隨,阮江西十分不習慣,更加擔心:“那你不要離我太遠,在y市我不知道可以信任誰。”

    宋辭嘴角微微上拉:“誰都不可以信任,你要寸步不離地守著我。”

    宋辭一番囑咐。如何有種借題發揮伺機邀寵的意味?

    阮江西笑著點頭:“嗯。”從宋辭懷里探出腦袋,阮江西小聲地說,“好像有記者。”

    宋辭不管,直接將阮江西整個身子抱進懷里:“不用管,我不點頭他們不敢刊登。”

    她家宋辭,真任性。阮江西笑得梨渦深深,將圍巾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張白凈的小臉,既然要上鏡,還是露臉的好。

    在候機的時候,陸千羊的電話打過來。

    “在哪?”

    “機場。”阮江西看了看時間,“馬上要登機了。”

    陸千羊隔空控訴,怨氣很大:“你怎么可以為了和宋少過二人世界就扔下我?”宋辭大人嚴令過了:不準尾隨!

    真的是去y市拍廣告的?真的是去y市婆媳大戰的?陸千羊覺得,宋辭大人搞得好像度蜜月。

    阮江西是這么解釋的:“你可以多休息幾天,等廣告開拍再過來。”

    “休息?”陸千羊呵呵干笑,很無奈,很頭疼,“看來你沒有關注今天的頭條,昨晚《定北侯》首播,才第一集就破了21。8%的收視記錄,從昨晚開始,我的電話就被打爆了,光是幫你推掉從四面八方來的廣告劇本就夠我受的,媒體就更不用說了,我就下樓去買個早餐都被圍堵了,還休息?你倒好,跟著宋少瀟瀟灑灑去了,勞資應付那一幫銅臭商人和一群無孔不入的狗仔,嘴皮子都說破了,從昨晚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

    被陸千羊這么一抱怨,善良的阮江西有點于心不忍好,想了許久,想到了一個辦法:“我會給你發獎金。”

    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這是和宋辭大人學的,宋辭大人平時把秦特助往死里使喚之后,就會砸錢慰問,現在陸千羊體會到秦特助為毛能頂住宋辭大人的暴政了,因為被錢砸的感覺,真特么爽歪歪。

    陸千羊心兒飄飄:“好說好說,你放心地去耍吧,小滴一定堅守陣地,死而后已!”

    不要覺得她沒骨氣,小老百姓混口飯不容易吶。

    “各位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飛往y市的jk3691次航班現在開始登機,請您……”

    “我怎么聽到了機場的廣播聲?”陸千羊飄飄然的心,有點下掉的趨勢。

    “這里是機場。”

    電話里的聲音,拔高了八度不止:“你們坐的不是私人飛機?!”宋辭大人那金貴的身體,那牛逼的家底,按理說不是出門就專機嗎?電視里都是這么演的啊?

    阮江西將電話放遠耳邊:“我在廣昌機場。”

    這兩人,居然不按電影里的劇情走!

    “什么?!你說廣昌機場!”陸千羊炸毛了,“阮江西,你知不知道廣昌機場的人流量有多大,你知不知道定北侯現在有多火,你還有沒有一點身為藝人的自覺!你以為廣大人民群眾會和媒體一樣那么慫嗎?你也太低估了你們家宋辭大人的美人陷阱。”一通轟炸之后,陸千羊很嚴肅地咆哮,“現在,立刻,馬上給我——”

    “嘟嘟嘟……”

    宋辭掐斷電話,將手機關機,然后放進阮江西外衣的口袋里,整了整她的衣服,拉著她坐下,解釋了一句:“她太吵了。”

    阮江西笑笑,問他:“宋辭,你有私人飛機嗎?”

    “不知道。”宋辭對私人飛機的興趣不大,“我不記得,這些小事秦江沒告訴我。”

    小事?大概只有升級到阮江西這個層面的事,才叫大事。

    宋辭怕阮江西冷,就解開風衣的扣子將她整個人裹進懷里,即便這樣,還是引起了騷動。

    “江西?”

    “阮江西,真的是你!”

    兩個女孩,紅著臉,膽怯地走到阮江西跟前,難掩激動。

    “阮江西,可以給我簽個名嗎?我很喜歡你演的常青。”

    “還有我,我也是常青粉,我可以跟你合影嗎?”

    宋辭將阮江西往懷里藏了藏,表情冷漠又不耐:“不可以。”

    常青姑娘家的男人好不通情達理,好不善解人意!兩顆雀躍的粉絲心頓時拔涼拔涼,苦著臉,不敢造次,又舍不得離開。

    阮江西脾氣軟,扯了扯宋辭的袖子,然后十分友好又禮貌地開口:“可以合影,但請不要上傳可以嗎?”

    嗷嗚!女神好有教養,好暖心!

    兩只粉絲心都被暖化了:“我不上傳!”

    “我私藏!”

    簽了名,阮江西又將女粉絲的手機遞給宋辭:“宋辭,幫我們拍。”

    宋辭的臉,跟外面飄著的冰雹一個溫度,分明十分不滿,卻還是乖乖聽從。

    兩位粉絲妹子心里了然了:女神家宋大人,懼內啊。

    阮江西剛和粉絲合影完,宋辭摟著她就要走人,只是還不等宋辭把他家江西藏起來,就又被人看了去。

    “阮江西在那。”

    “是阮江西和宋辭!”

    “真的是阮江西!”

    “啊,女神!”

    瞬間,涌動的人群從四面八方圍過來,將阮江西和宋辭圍堵住了,男男女女,一個一個盯著阮江西,滿臉激動!

    膽大包天的家伙,居然敢窺視他宋辭的女人!

    宋大人惱火了:“讓開。”

    讓開?怎么可能,難得有機會能和女神近距離接觸,粉絲狂熱的心,怎么可能屈服于宋辭大人的淫威!

    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站出來:“江西,可以在我手上給我簽個名嗎?”

    宋辭的臉,黑了:“讓開!”耐心所剩無幾,眼眸能冰凍三尺不止。

    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滿臉通紅,好激動的樣子:“阮江西,我好喜歡你,我能握握你的手嗎?”

    居然有刁民覬覦他女人的手!

    宋辭的臉,哪止黑,簡直綠了,幾乎咆哮出聲:“讓開!”

    一個十三四歲的小男孩年紀小,膽子大,天不怕來地不怕,一把上前抓住阮江西的手:“阮江西,我是你的粉絲,我可以擁抱你一下嗎?”

    居然還想抱他的女人!宋辭徹底暴怒了:“滾開!”

    然而,這是第一次,宋辭大人的威懾力在阮江西狂熱的親媽粉面前,徹徹底底地失效了。

    “江西。”

    “江西,阮江西!”

    “女神!”

    “女神我愛你!”

    “……”

    接下來,四面八方的粉絲持續不斷地涌進,尖叫聲此起彼伏,緊接著,是一場長達二十分鐘的暴亂。

    直到,出動了機場各個入口的保安,以及保安的電擊棍,這才終止了這次動蕩,彼時,宋辭大人已經瀕臨震怒。

    機場客服部總經理打從宋少大人走進這貴賓候機室,頭上的汗就沒停過:“宋少,非常抱歉給你帶來了不便,是我們的失責,我代表客服部鄭重向你道歉。”抬頭,只見宋少大人正摟著自己的女人,給她整理頭發,一張美得不像話的臉,沉得厲害,客服經理繼續補救,“宋少,因為這次的失誤給您和阮小姐帶來的任何損失,我們航天公司一定全權負責。”

    他來的時候,總部那邊就囑咐過了,千萬千萬伺候好了,千萬千萬別得罪了這位祖宗,千萬千萬得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然,錫南國際這位發起狠來,航天公司都得關門大吉。

    太子爺不出聲,客服經理越發心驚肉跳了:“宋少——”

    宋辭接過話,面無表情:“我要拆了你們機場。”

    拆了機場?!航天公司可是國家單位啊,太子爺是不是太枉顧法紀了?

    可是,上頭千叮嚀萬囑咐過了,說宋少大人權勢滔天,說宋大人說一,h市就沒人敢說二。

    完了,完了!

    客服經理聲都顫了,哆哆嗦嗦結結巴巴:“宋、宋、宋少……您,您別啊。”

    瞧把人嚇的,舌頭都捋不順,話都不會說了,外頭冰天雪地的,客服經理滿頭大汗的。

    阮江西心好,不忍讓人為難,十分歉意地報以一笑:“他開玩笑的。”

    瞧瞧,還是錫南國際的老板娘人美心善,多善解人意的性子。客服經理感激涕零,對著阮江西連連示好:“謝謝阮——”

    宋辭把阮江西捉進懷里,很強硬:“我不開玩笑。”

    阮江西無奈:“宋辭。”

    宋辭不吭聲了,低著頭,手指纏著阮江西的頭發,一副不滿意又不發作的樣子。

    喲,瞧宋少被治的,服服帖帖的。客服經理這下是看出來了,在宋少家里,當家做主拿主意的還是宋老板娘,任憑他宋少再怎么暴政,這獎懲大權還是在阮江西手里。

    原來,阮江西才是垂簾聽政的掌權人。

    客服經理立馬聰明地把阮江西當做救星:“阮小姐,對于這次失誤,我再次向您道歉,您的任何損失我們一律承擔。”宋少家的這位一看就是個心軟心善的,客服經理走懷柔政策,“阮小姐,真的十分抱歉,都是我個人的疏忽,我一定會向公司請罪,給阮小姐你一個合理的交代。”

    表情,好像很可憐。阮江西連忙搖頭:“你嚴重了,我沒事。”

    “江西,她們誤了我們的航班。”宋辭一眼冰冷,“怎么能叫沒事。”

    一句話,渾然天成的暴君之勢。

    宋大人,您確定不是阮小姐的粉絲誤了您的航班?客服經理不敢吭聲,得罪不起這位祖宗。

    “宋辭。”

    阮江西就不輕不重地喊了一句,宋辭完全沒了脾氣:“你處置就是了。”

    語氣,雖是不滿,卻帶著討好。

    客服經理再一次被震驚到了,宋少大人這懼內的傳聞果然不是空穴來風,他敢篤定了,宋少大人在家里的地位,絕對處于弱勢。

    錫南國際的老板娘,馭夫有道啊。感嘆完,客服經理立馬找準風向:“阮小姐有任何要求,請盡管提出來。”

    “我們錯過了航班,能不能幫我們安排最快的班次?”

    客服經理一聽,如臨大赦:“我立刻給你們安排貴賓航班,最多十五分鐘就可以登機。”

    阮江西頷首:“謝謝。”

    這氣度涵養,真是個好人啊!

    客服經理連連擺手:“不用不用。”隨即立馬吩咐秘書去準備航班,轉頭,欲言又止,“那機場還,還拆不拆?”

    阮江西搖頭,歉意地笑了笑,扯了扯宋辭的袖子:“別氣了。”

    宋辭還是有點惱,扶著阮江西的肩,嚴詞要求:“你以后絕對不可以和亂七八糟的人合影,握手,還有擁抱。”

    哦,原來宋少惱羞成怒不是因為誤了航班,主要還是阮江西和粉絲合影、握手、擁抱了。

    阮江西有些哭笑不得:“他們都是我的粉絲,沒有惡意。”

    宋辭完全蠻不講理:“不準就是不準。”眸光一凜,“你還在這里干什么?”

    客服經理背脊一涼:“我現在就去看看航班安排好了沒。”說完,趕緊撤了,這位太子爺,太喜怒無常了,偏偏對阮江西又……客服經理忍不住放慢了腳步,豎起了耳朵。

    宋辭問阮江西:“冷不冷?”

    “不冷。”

    “我冷。”隔了不到三秒,宋辭又說,“你抱我。”

    “還要等十五分鐘。”

    阮江西大概只是隨口說了一句,聽不出任何抱怨與負面情緒。

    宋辭卻是這樣理解的:“無聊的話,你可以親我。”

    阮江西很正經的語氣:“我不無聊。”

    “我無聊。”

    “……”

    然后對話就停止了,客服經理回頭瞄了一眼,果然看見宋少抱著阮江西在玩親親。

    誒,今天才見識到了,什么叫一物降一物。

    早上九點四十,廣昌機場一架小型飛機起飛,飛往y市,據機場的空姐說,九點四十的航班機票根本就沒有預售,整架飛機上,就兩位貴賓,那兩位貴賓嘛……總公司說了,不準聲張!

    再說忙得暈頭轉向的陸千羊,從早上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剛應付完一堆廣告商和投資方,就趕去了葉子工作室的記者招待會。

    葉子最新力作《桔梗》簽約現場,光是影帝影后級別的人物就到場了三個,男主秦一路,女二方菲,特約出演林蕭,各個都是影視圈的貴胄,陣容之強大,聲勢之浩蕩。

    然而,整場招待會下來,連阮江西的影子都沒看見,不帶這么耍大牌的。

    記者逮到阮江西的經紀人就不放了:“阮江西為什么沒有出席?”

    “錫南國際第四季度的廣告開拍,江西赴y市取景。”。

    陸經紀人回答好官方啊,一點爆點都沒有。

    記者不拋棄,不放棄:“是和宋少一起去的嗎?”

    陸經紀人睜著眼,反問:“是嗎?”

    睜眼說瞎話?

    “據說有人拍到了宋少和江西在機場。”

    陸千羊給了個微妙的眼神:“呵呵。”

    “宋少是專門陪同江西去y市取景嗎?”

    “呵呵。”

    “……”

    這采訪,沒辦法繼續下去了,揣著明白裝傻,果然是狗仔隊出身,夠無恥!

    上午,葉子工作室的新作剛簽約完,下午,影后蘇鳳于就緊隨其后地接受了專訪,訪談內容大致如下:

    蘇鳳于蘇影后闊別熒幕兩年后復出,與其女葉以萱首度合作親情大戲《點燈》,敬請期待。

    這阮江西剛接拍了《桔梗》,葉家母女就要拍《點燈》,同為催淚大戲,一同開拍,怎么著都有股挑釁的味道。

    就有媒體問起阮江西的經紀人對這事是怎么看的?

    陸經紀人呵呵一笑:“我為蘇影后點燈一盞,為你祈福。”

    這話,是幾個意思?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阮江西就這么被宋少拐去了y市,更慘絕人寰的是,定北侯第一集阮江西飆戲兩大天王只是個煙霧彈,因為這集之后,阮江西再出場,在二十集之后,這讓廣大阮粉怎么活。

    不出鏡也就算了,連個動態都不發,全部是經紀公司官方微博上非常官方的聲明。

    大明湖畔的周嬤嬤:“官方說接下來有十天在《定北侯》里見不到常青姑娘曼妙的身姿。”

    福爾摩斯劉二狗:“官方說還要等一個月才能在《桔梗》里看見江西曼妙的身姿。”

    公子王孫:“官方說阮美人被某少拐去了y市。”

    人間正道是火車:“官方是誰,誰都別攔我,我要把他千刀萬剮,先奸后殺!”

    阮粉卿卿:“江西,別聽官方的,趕緊粗來,霸屏才是王道!”

    更有網友貼出了阮江西與宋辭一同出現在機場的高清恩愛照。

    如果你主動我們不僅有關系還有孩子:“嗷嗚,又被恩愛秀了一臉。”

    三圣母的哥哥:“女神好美,不敢看,眼睛會懷孕。”

    蜜蜜不是糖:“瞧宋少大人那一臉‘不準看我女人’的表情!”

    我只是寂寞了:“求女神同款老公一打!”

    “……”

    阮江西的粉絲后援會轉發了這一系列的高清恩愛照,并了《桔梗》劇組,阮粉強大的點擊量與轉發量,瞬間把《桔梗》劇組炒熱了。

    阮粉這么一鬧,這么一炒,這么一霸屏,今日前五天熱搜,阮江西一人占三條。

    阮江西首度合作葉子,攜手演繹年度催淚大戲。

    阮江西赴y市取景,機場花式秀恩愛。

    定北侯開播大熱,收視再創新紀錄。

    相比較阮江西的熱度,剛曝出要回歸熒屏的蘇影后,卻無人問津了,新戲《點燈》別說頭條,前三條沒擠進,不過倒是火了一篇叫點燈的帖子。

    “《定北侯》第三集沒有看到江西,點燈【蠟燭】。”

    “宋哥哥和阮姑娘去浪卻不帶我,點燈【蠟燭】。”

    “《點燈》叫板《桔梗》,蘇氏母女節哀,點燈【蠟燭】。”

    “方菲妹紙居然被常青姑娘炮灰了,點燈【蠟燭】。”

    “秦影帝撩宋哥哥的妹,影帝節哀,點燈【蠟燭】。”

    “蘇影后潛了兩年才露面,結果……被潛水了,點燈【蠟燭】。”

    “拿什么拯救你,葉蓮花!點燈【蠟燭】。”

    “今天沒吃飽,點燈【蠟燭】。”

    “今天上課點名了,點燈【蠟燭】。”

    “麻麻給的零花錢花光了,點燈【蠟燭】。”

    “……”

    這時候,陸千羊也跟著湊熱鬧,發了一條評論。

    陸千羊v:“我家藝人的狗因為失寵絕食了,點燈【蠟燭】。”

    蘇影后母女首度合體打造的新作《點燈》,就這么被萬千網友給玩壞了,不知道《點燈》劇組的編劇有沒有因為取了這么個電影名而悔青了腸子。

    不過,蘇影后恐怕要為此氣青了臉。

    “咣當!”

    平板電腦被砸了個四分五裂。

    蘇鳳于還不解氣,甩手便掀翻了辦公桌上的文件:“立刻給我刪了網上的帖子。”

    瞧見蘇鳳于那青得不像話的臉,經紀人就心慌:“蘇姐,公關部剛剛打來電話,星皇的公司官方出現了故障,暫時用不了。”最近,星皇的網頁經常被黑,簡直趨近于癱瘓,“可能是錫南國際,或者是阮江西的后援會做了手腳,目前還查不出來原因。”

    “一群沒用的東西,我養他們有什么用。”蘇鳳于面紅耳赤,尖聲怒斥,“明天之前這些惡貼還沒有消失的話,讓他們立馬給我滾。”

    經紀人連忙退出辦公室,一刻都不敢耽擱,立刻去處理了。

    葉以萱坐不住了:“媽,現在怎么辦?又讓阮江西那個賤人占了先機。”

    “急什么,還早著呢。”蘇鳳于撥了了內線電話,“華明,給我聯系星創的林記。”

    業內人眾所周知,星創的林記。在炒作上,可是一把好手。

    h市正風云變化,雪飄千里,y市卻同樣冰天雪地,正是寒冬。

    飛機抵達y市時,剛過兩點,正是犯困的時間點,阮江西迷迷糊糊的,睡得淺。

    “宋少,飛機已經——”

    空姐的話還沒說完,宋辭抬眸扔了一個寒烈的眼神過去,空姐立刻識趣地閉嘴,退到一邊侯著,忍不住好奇,用余光偷瞄。

    宋辭給阮江西又蓋了一條毛毯,動作很輕,生怕吵醒了她,她翻了個身,在宋辭懷里蹭了蹭,沒有睜開眼,睡意朦朧地問:“到了嗎?”

    宋辭親了親她的額頭:“沒有,你再睡會兒。”

    她半瞇著眼:“到了叫我。”

    “嗯。”

    阮江西抱著宋辭的胳膊,尋了個舒服的姿勢便又睡著了,呼吸很輕,阮江西向來淺眠,宋辭保持一個姿勢一動不動。

    侯在一旁的兩個空姐面面相覷,不禁連呼吸都放輕了,實在沒有膽子吵了宋少家的寶貝睡覺。

    大概阮江西對y市之行,有些憂慮,昨夜她失眠到了深夜,這一睡,便是四個多小時,期間,宋辭連姿勢都沒有換過一個,眼神更沒有轉一下,就那么專注地看著懷里的人,她皺眉,他便跟著皺眉,一顰一笑,全由阮江西牽動。

    掀掀睫毛,阮江西緩緩睜開眼。

    “醒了?”宋辭俯身去親她的臉,才發覺半邊身子已經麻了,他眉頭都不皺一下,只是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阮江西身上。

    她在宋辭懷里蹭了蹭,揉揉眼睛:“什么時候了?”

    “到吃飯時間了。”拂了拂她的臉,宋辭輕聲哄她,“乖,吃了飯再睡。”

    天都黑了,天空繁星遍布,阮江西下飛機之后才知道,宋辭說的不是午飯,而是晚飯,她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六點了,她有些懊惱:“怎么不叫醒我?”

    “不舍得吵你。”走出機場,風迎面吹來,宋辭將阮江西抱得緊了緊,“冷不冷?”

    她搖頭:“不冷。”

    y市比h市更靠北方,氣候卻偏濕冷,阮江西平日里怕冷,宋辭還是怕冷著她,脫下自己的風衣將阮江西裹住。

    “我不冷。”她其實很冷,只不過舍不得凍著她家宋辭。

    宋辭命令:“不準脫下。”他親了親阮江西被凍紅的小臉,“怕我凍著就抱緊我。”

    阮江西笑著說好,將圍巾取下,系在宋辭脖子上,纏了幾圈,然后用力地抱著他:“我餓了,我們走快點。”

    “帶你去吃火鍋。”

    大概是天太冷,不然平日里,宋辭才不讓她沾火鍋這種被宋辭貼上了不健康標志的食物。

    “吃火鍋啊。”

    突然插來一句調侃,懶洋洋的。

    阮江西抬眸望去,只見機場門口,宋應容正靠著門,抱著手。阮江西點頭,問候:“你好,宋小姐。”

    宋應容掩嘴一笑:“叫宋小姐多見外,你跟著宋辭叫姑姑就好。”

    宋辭冷冷瞥了她一眼,根本不想理她。

    宋應容完全不介意宋辭的冷漠:“你們要去吃火鍋呀,人多熱鬧。”笑得非常之熱情,“侄媳婦,不介意多雙筷子吧?”

    阮江西好說話,乖巧又懂禮貌:“不介意。”

    這侄媳婦,真是貼心的小棉襖。

    “你怎么在這?”

    瞧瞧,這親生的侄子,說的什么話,冷冰冰的,完全一副‘老子不想理你’的表情。

    “老爺子讓我來恭候大駕,”說起來宋應容就冒火,“不過,我真想拆了這機場,居然晚點了四個小時,讓我在這吃了一肚子冷風。”宋市長覺得,得找交通局的局長好好聊聊人生和夢想了。

    阮江西有些赧意:“抱歉,是我睡過了。”

    啥!居然不是飛機晚點!睡過了?信息量好大!

    宋應容一聽,表情就嚴肅了,立刻擺出長輩的姿態,耳提面命:“你們太胡鬧了,飛機上怎么能這么激烈,生命攸關啊。”

    阮江西低頭,紅了臉,不知道怎么解釋,扯了扯宋辭的衣服,宋辭言簡意賅:“滾!”

    宋辭是真不想他家江西跟宋三有任何接觸,他擔心他女人會被教壞。

    宋應容哪里是識趣的:“我要就這么滾了,老頭子今晚會關我禁閉的。”她貼心地提醒,“老頭和你母親的意思是你回宋家,哦,是你一個人回去。”

    “不去。”

    一張俊臉,冷得堪比外面的天。

    想必,宋辭是不可能扔下他女人的。宋應容退而求其次,打著商量:“要不帶上侄媳婦?”

    宋辭已經不耐煩了:“你回去,叫他們不要來找麻煩。”

    喲,防賊呢!要不要把女人護得這么嚴實?宋應容一點都不意外:“我就料到是這樣,我回去可以。”她搓搓凍紅了的手,“但多少讓我吃了火鍋再回去呀,我可是餓著肚子等了四個小時啊。”

    ------題外話------

    昨天清盜版,因為比較混亂,出現了誤踢,南子很抱歉,來群里,我請罪,發紅包!今天會把上次未刪減版福利發到群里,加群吧,當然,盜版勿擾

    感謝昨天今天禮物票票的頭條:做個安靜的女漢子1鉆1月票1評價票,一只張大大9花,油頭少女10花,視而不見3月票1評價票

    感謝每一位送禮送票的妹子!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