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

    ( )“柳教授,我提醒你一句,你上午還是兩節課,現在快到上課的點了。”

    柳是并無反應,揚起的下巴拉出精致的輪廓,看著顯示屏上阮江西的照片,映在他眼里,有了幾分顏色。

    林燦搖搖頭,轉身。

    “林燦。”

    他喊住她。

    林燦抱著手,回頭,笑:“難得啊,柳教授還記得學生的大名,我受寵若驚啊。”

    又是許久的沉默。

    “怎么了?”林燦終是走回去,她猜想,柳是要說的話,必定和這正在顯示屏上霸屏的阮江西有關。

    “你幫幫她。”

    林燦收起嘴角的笑,挑起眉尾:“你在求我?”

    柳是沒有絲毫遲疑:“是。”

    平日里連一句話一個表情都懶得施舍的人,卻回答得這么干脆,這么毅然決然。

    林燦笑出了聲,玩笑似的口吻:“你是太高估了我?還是太低估了宋辭?”林燦攤攤手,“她哪里需要我幫她,我又能幫她什么?還有,我為什么要幫她?”

    他字字沉緩,不由分說地倔強:“林燦,她是江西,我和你都不能視而不見。”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柳是這樣固執己見,這樣根深蒂固地做了阮江西的忠臣。

    林燦終于忍無可忍了,大吼:“她不是葉江西!”

    “她是。”

    平鋪直敘的語氣,一點也不激烈,似乎只是在陳述,在表態。

    林燦嚎他:“你有什么證據證明她是?”

    “她是。”

    他還是這兩個字,連語氣與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這么固執己見,不可救藥。

    林燦喊累了,只是冷冷失笑:“你走火入魔了。”轉身,不想再理柳是這個死板得不知變通的家伙,打小起,只要他認定了的,那就是一輩子。

    這樣一股腦地固執己見,是多么恐怖的習性,便注定要綁架他所有青蔥年少的歲月,以及漫長的以后。

    電子顯示屏上,一遍一遍重播著。

    周邊的小賣部,人來人往,老板娘笑得合不攏嘴,推銷著今日的暢銷雜志:“姑娘,要不要來一本?今天的雜志賣得特別好。”

    對方是個十七八歲的姑娘,正盯著柜臺上那一堆雜志,雜志的封面大篇幅刊登了女人的照片。

    老板娘見小姑娘有興趣,便指著雜志封面刊登的照片,話起了八卦:“阮江西知道不?那個演《定北侯》的,沒看過不要緊,錫南國際總知道吧,她就是錫南國際少東家的女人,她啊,”女人掩著嘴,小聲地說,“她傷人了,用煙灰缸砸的,聽說被她傷的那個人都快要死了,那可是犯罪,要坐牢的——”

    女人的話還沒說完,對方小姑娘突然抬起頭來:“你看見她傷人了嗎?”

    語氣,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這姑娘激動什么?老板娘被她瞪得一愣:“那、那倒沒有,可記者都這么寫,那就錯不了。”

    女孩扯扯嘴角:“扯蛋!”

    老板娘不滿了:“不買就不買咯,小小年紀,怎么這么粗魯。”

    還有更粗魯的!

    女孩一把抱起柜臺上那一堆雜志,轉身就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了,瞪圓了眼惡狠狠地說:“詆毀我女神,罪不可赦!”眼一橫,踢了一腳小賣部的門,然后拔腿就跑了。

    老板娘傻眼了好一會兒才追出去:“你這小姑娘,不準跑,你賠我雜志!”

    小姑娘跑得很麻利,幾個眨眼的功夫就看不見人影了。

    “以后別讓我再看見你!”

    老板娘罵咧咧了好一番才回小賣部,片刻之后,女孩才從兩棟建筑中間的縫隙里探出腦袋,然后蹲在馬路邊上,掏出手機刷微博。

    這姑娘,正是阮江西全國粉絲后援會的會長林晚,就剛才扔雜志的那一小會兒功夫,微博上就新炸開了一鍋。

    “常青姑娘要不要這么彪悍?血濺我一身。”

    “宋哥哥,快來把這暴戾的姑娘領回家,按在床上狠狠滴懲罰。”

    “看不出來呀?居然是個暴戾狂。”

    “我現在懷疑宋哥哥是個抖m。”

    “果然,這個時代綠茶妹心機婊泛濫,浪費我的感情。”

    “仗著宋哥哥的寵愛興風作浪唄。”

    “粉轉路。”

    “路轉黑。”

    “……”

    粉絲后援會里,有人走,有人留,留下的人,有忠實力挺的,有冷嘲熱諷的,自然,也不乏惡言辱罵的。

    “這群混賬!”林晚越往下刷越氣,飛快地動著手指,編輯完,點擊了發送。

    林晚v:愛阮江西不解釋如果曾為了她一個鏡頭而震撼不已,如果喜歡她在鎂光燈下毫不做作地坦誠,如果她只是阮江西,如果沒有宋大少,因為這四個如果依然喜歡她的,請留下來,堅持并守護她,其他人,請麻利地滾出去!

    發完微博,刷了幾頁,瞧了一眼下掉的粉絲數量,林晚收起手機,找了個陰涼的地方,拿出背包里的電腦,手指飛速地動著,直到屏幕上出現一行代碼,才勾著唇角合上了電腦。

    誹謗她的女神,罪不可赦,黑他樓還算輕的。林晚收起電腦,起身舒展舒展筋骨,上了公交車,粉絲后援會那邊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因為傷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阮江西便干脆推了所有通告,在家陪宋辭。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還挺樂見其成的,電話打了第五次才打通。

    哼,肯定是宋辭不讓接!

    陸千羊吐槽了好一番宋辭大人的暴政才說正事:“公司已經壓下了一部分照片,不過還是見血了,媒體都炒瘋了,不過,錫南國際一直沒有動作,記者也不敢寫得太過分,正華電影公司這時候曝出溫林制片的新電影,這分明是沖著你來的,含沙射影地表明你是因為電影角色才痛下殺手的。”她喘了一口氣,“不過我倒好奇,你到底是因為什么這么不計后果地打人。”

    阮江西只是嗯了一聲,好像在忙著給宋胖倒牛奶。

    陸千羊氣結:“你認真點好嗎?”

    阮江西說了句‘宋辭別鬧’,然后走到一邊,認真地跟陸千羊講電話:“劇組怎么說?”

    轉移話題!

    陸千羊哼哼:“你不說我也知道,這事肯定和你家宋大少有關。”不給阮江西坦白從寬的機會,說,“劇組那邊你放心,不會影響《定北侯》的播出,正好合了張導的意,首播前又火了一把,會趁著熱度把官方宣傳片提前播出來,不過網上算是鬧瘋了,粉絲后援會里不少人粉轉黑,矛頭直指向你,當然,還是有一些真愛粉在力挺你,尤其是那個叫林晚的,她很維護你。”陸千羊好生佩服,“那姑娘還是個電腦高手,黑網站跟灌水似的。”

    “嗯。”才應了一個字,阮江西喊了一聲‘宋辭’。

    電話那邊,阮江西的注意力又被宋辭拉走了,也不知道是哪一只宋辭。陸千羊懶得鄙視了,叮囑她:“江西,你家宋少那邊有什么打算,你得提前跟我通個氣呀,別到時候又殺我個措手不及,你是不知道,連著幾個月天宇的危機公關為了你,那是焦頭爛額,當然還有我,操碎了我不太堅強的小心肝,為了我們的安危著想,你和宋大少可別亂來。”

    阮江西說好,又補充:“宋辭說他會處理。”

    “我當然知道,但是怎么處理?用錢收買?”她又想了想,“恐嚇?”

    “殺人滅口。”

    是宋辭的聲音,四個字,萬里冰封。

    咚的一聲,陸千羊的手機砸在地上,再撿起來,電話那邊只剩掛斷的嘟嘟聲。

    陸千羊搖搖頭,感慨,她還是太單純,她還是太年輕,她還是太陽光向上積極正能量,她還是太低估了宋大少的變態程度。殺人滅口四個字,怎么能說得這么理所當然呢?

    阮江西眉頭深鎖,若有所思,完全沒有察覺到她把牛奶都倒在了宋胖的爪子上。

    “汪汪汪。”宋胖用爪子去蹭桌子,它好嫌棄,它好愛干凈的。

    手里的牛奶盒突然落空,阮江西轉眸,看向宋辭。

    “不用皺眉頭,都沒事了。”抽了一張衛生紙,宋辭低頭,專注地擦著阮江西手指上沾的牛奶。

    阮江西乖乖把另一只手也遞過去,看著宋辭手上的動作:“真的殺人滅口嗎?”指腹相觸,有微涼的溫度。

    宋辭的手,是阮江西見過最好看,生殺予奪,沾了血,她會舍不得。

    宋辭拉著她的手,放在唇邊咬了一口:“傻瓜。”捏了捏她白皙的臉,宋辭似笑,清淺,“對付那種人,不需要我大動干戈,用錢就夠了。”

    “如果用錢不行呢?”

    阮江西看著宋辭的眼,他深深凝眸,黑如曜石:“殺人滅口有很多種辦法,借刀殺人才是上乘。”

    她的宋辭,想必很精通此道。喜歡直截了當,卻也精于謀略。這般宋辭,便注定要站到世人仰首的高度,居高人上。

    她伸手,勾著宋辭的脖子,將他拉進:“宋辭。”

    “嗯?”宋辭由著她的力道,湊近阮江西,近在咫尺,將她所有神色都映進眼底,“要親我嗎?”

    阮江西突然笑出了聲:“不是。”

    宋辭不滿意阮江西的回答,對著阮江西的臉重重親了一口,刻意鬧出很大的聲音。

    阮江西的耳垂立馬暈開一抹淺淺的緋色,宋辭這才滿意了。

    她窩在宋辭的懷里:“下午沒有通告,我陪你好不好?”

    “好。”

    關于此次傷人事件,阮江西及所在娛樂公司都不曾做出任何聲明,媒體無孔而入,便日日蹲點醫院,直到事件發生后的第七天,這起事件的當事人兼受害人術后蘇醒,不到三個小時,四面八方的媒體聞風而動。

    “溫制片,請問你重傷的真相是什么?”

    “是阮江西行兇嗎?”

    “請問你們在發布會上起了什么紛爭?”

    “你們有什么恩怨?與正華電影公司的新作有關嗎?”

    “關于這次的故意傷人事件,你會向阮江西提出訴訟嗎?”

    “溫制片,只對這件事,你的態度是什么?”

    額頭纏著厚厚的繃帶,顴骨高聳,臉色發紫,唇泛慘色,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這位意氣風發的制片人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骨瘦如柴去了半條命。

    溫林摘下氧氣罩,所有媒體將鏡頭切過去,就等著這位受害人死里逃生后的控訴。

    氣若游絲,溫林嘴巴一張一合,吐字艱難:“蒙各位記者朋友關心,我和阮江西之間——”

    話音頓住,氣氛緊凝,鏡頭拉近下,溫林那張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臉抽搐著,猙獰著。

    記者體貼地給了個臺階:“溫制片,你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嗎?”

    難言之隱?哼,宋辭只會殺人滅口!

    就在一個小時之前,宋辭來過醫院了,說得第一句話便是:“如果你聰明的話,應該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

    當時他拼著僅剩的一口氣怒斥:“別妄想,我絕對不會包庇她,我一定會告她,讓她永無翻身之地!”

    宋辭面無表情:“你可以試試。”

    “你威脅我?”受了這樣的罪,命都去了半條,溫林哪里肯輕易妥協,“哼,大不了魚死網破!”

    “不,是以卵擊石。”

    溫林猛然一顫。

    宋辭走近,一身逼人的寒烈,似乎斂著,卻懾人:“記住一點,阮江西是我宋辭的女人。”

    溫林下意識地瑟縮。他居然忘了,宋辭此人,有多心狠手辣。

    “如果你聰明的話,我會讓你活著走出這個病房。”

    一句話,盡是威脅,這樣明目張膽的殺氣。

    宋辭前腳離開后不到一分鐘,溫林便收到了一則消息,只有一句話,錫南國際控股正華電影。

    哦,還有一張收據,匯款方是正華電影,收款方是h市政廳某位高官的賬戶。

    溫林一拳狠狠砸在病床上,牽扯到了輸液管,咣的一聲,藥瓶摔得粉碎。

    “宋!辭!”一字一頓,咬牙切齒,溫林氣急攻心,一口血腥便梗上了喉頭。

    狠,真狠啊,斷了他的財路,還不留活路。

    宋辭一人,能只手遮天,能殺生予奪。這口氣,他咽不下,也得咽。

    只是不待溫林將這口惡氣咽下肚子里,又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是一個玩法律的土匪。

    想必,也是為了阮江西來打家劫舍的。

    溫林渾身都在抖,不知是氣的,還是懼的:“你又來做什么?”

    “又?”顧白擺了一臉的不滿,“看來那家伙來過了,這默契,還真是讓人不爽得很。”一腳踢開地上的玻璃碎片,他慢條斯理地往病床上甩了一沓照片,“來給你送點東西,這些東西讓你坐個三五十年牢你覺得夠不夠?”

    不待溫林反駁,他語調慵懶:“天河路533號,那個地方倒是個藏尸的好地方。”

    照片里的女人,正是前段時間突然暴斃的新人。因為那個女人不從,他便一時失了手了,本以為天衣無縫,無人不知……

    果然,有備而來,一出手,就是絕殺。

    雙拳緊握,溫林問:“你想怎樣?”

    “以后見到我家江西,記得夾著尾巴做人。”

    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只因為他惹了最不能惹的人,便只能打斷了牙齒混著血吞下去。

    溫林垂著眼,將眼底所有不甘與忿恨的火焰斂起來,對著滿屋子的鏡頭與媒體,一句一頓:“我和阮江西之間并無任何恩怨,正華電影選角一事也純屬造謠,至于我的傷,”頓了許久,聲音越壓越緊繃,“和阮江西沒有絲毫關系,是我自己摔倒的,她只是路過,還給我叫了救護車,我很感謝她。”

    此話一出,現場所有記者,都呆滯了。三百六十度劇情大翻轉,莫過于此。

    溫林的采訪報導播出時,陸千羊正在喝咖啡,然后喉嚨一梗:“噗——”

    咖啡飛濺三尺,全部噴在了電腦顯示屏上,然后仰天大笑三聲:“哈哈哈!”一不小心笑岔氣了,打了個嗝,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擦完嘴巴就擦電腦,肉疼電腦的同時不禁感嘆,“有錢果然能使磨推鬼。”

    呵呵,叫救護車?那可不是她家藝人叫的,是錫南國際的人,別誤會了,可不是什么良心發現,原本溫林那腦袋縫幾針可能就沒什么大礙了,可錫南國際的人跟著上了救護車,溫林這不足足在重癥室里躺尸了七天嘛。

    “誒!”陸千羊搖頭,作惆悵狀,“暴君稱道,世風日下啊!”

    “是我自己摔倒的,她只是路過,還給我叫了救護車,我很感謝她。”

    此報導一出,溫林真情流露,對著鏡頭感恩戴德,蓄意傷人搖身一變,成了救人于水火,頓時,驚瞎了萬千網民的眼,看官們各抒己見,眾說紛紜。

    “好大一盆狗血!”

    “我要告訴麻麻,躺著中槍不是個傳奇。”

    “誹謗常青姑娘者,殺無赦!”

    “我怎么聞到了一股子陰謀的腥味。”

    “有貓膩!”

    “……”

    貓膩?誰說不是呢?不然是溫制片蠢嗎?嗯,也許是被煙灰缸砸傻了。

    “摔的?”前臺長相端正的小姑娘,嘴都驚歪了,“這溫林的腦袋被煙灰缸砸傻了吧?”

    另一姑娘深思了,看了看身后錫南國際幾個鑲金的大字,又看了看拐角的專屬電梯,發出了思考:“我覺得是咱boss搞得鬼,這才符合boss大人的格調。”

    至于boss大人的格調,錫南國際上下都心知肚明,總結來說就六個字:順者昌逆者亡

    端正的前臺姑娘點頭,非常有共鳴:“為什么我也這樣覺得?”她很肯定,“boss大人肯定玩陰的了。”

    錫南國際的員工,這覺悟性,很高啊。

    不禁感慨:“果然紅顏禍水啊。”

    “你小聲點,沒看見剛才boss摟著老板娘進了專屬電梯嗎?還沒走遠呢,被聽到了boss大人肯定把你——”小姑娘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眼睛瞪得圓溜溜的,心驚肉跳呀。

    “那今天的cft會議又要取消了。”

    嗯,又真相了!

    秦江再一次看手表:“宋少,會議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

    宋辭正在給阮江西泡茶,神情專注,漫不經心地給了回應:“取消。”

    宋辭這尊貴的祖宗,哪里會泡茶,動作笨拙灑了一桌子茶水,不過是剛才阮江西隨口說了一句‘茶泡太久了’,然后宋辭就把泡茶的那個秘書罵出去了,便將西裝外套脫了放一邊,親自給阮江西泡,

    宋老板到底是哪里來的自信,覺得自己泡得比總裁辦專業泡茶事業三年的秘書強?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每周一次的cft會議,這個月已經取消了兩次。”

    宋辭濾掉第一遍的水,沒抬頭:“你有意見?”

    意見?哪敢啊,秦江:“我這就去通知總裁辦。”

    宋老板繼續伺候老板娘茶水。

    “宋辭,水倒多了。”

    “這樣的姿勢不對。”

    “要這樣。”

    然后,心靈手巧的阮姑娘就手把手教宋辭泡茶了。秦江覺得,這才是宋老板的目的吧。

    宋辭給阮江西倒了一杯茶水,等不燙了,端到阮江西嘴邊:“試試看。”

    阮江西品了一口。

    “怎么樣?”

    “嗯,很好。”她的宋辭學什么都很快,當然,除了做飯。阮江西笑著將杯子推給宋辭,“你試試。”

    宋辭湊近她唇角,舔了一下:“很棒。”蹭了蹭她軟軟的唇,“下次我再給你泡。”宋辭很滿意,又把杯子湊到阮江西嘴邊,一口一口地喂她,一下一下地吻她。

    電話響了,阮江西推開宋辭,他卻不理,追著阮江西親熱,許久鈴聲才停歇,阮江西紅著臉問宋辭:“你的員工會不會說我是紅顏禍水?”

    宋辭沒有給出正面回答:“那我讓他們走人。”不是哄她,也不是玩笑,他自然容不下別人說他的江西一句。

    紅顏禍水,大概,她坐實了這一說法,阮江西思量,然后從宋辭懷里退出來,很乖巧地不纏宋辭:“你去工作,我盡量不影響你。”

    宋辭直接把她拉回懷里:“你在這,我哪里還有心思工作。”親了親阮江西的額頭,宋辭懶懶地蹭阮江西的肩窩,“放心,我心里都有數,不會把你的聘禮虧掉。”

    聘禮啊……阮江西很認真地想了想,她想,她要的是宋辭,聘禮也不需要太多,便點頭:“那就不工作好了,你陪我。”往宋辭懷里拱了拱,嗓音低低軟軟的,“今天是第三天,我怕你會忘了我。”

    “不會。”他捧著她的臉,用手指輕輕拂著,“我舍不得。”她在怕什么呢,他這么這么愛她,早就成了一種本能,和記憶無關。

    “你知道的,和你有關,我就沒辦法理智,我總怕你會不記得我,所以想讓你第一個看到我。”

    宋辭沉默著,只是用力親吻她。

    她伸手,指尖落在宋辭的眉間:“是不是每次都會很疼?”

    宋辭抓過她的手,放在臉上摩挲,緩緩平調:“習慣了。”

    阮江西眸底暗了一層灰。

    阮江西在心疼他。

    而宋辭,心疼她的心疼。

    他輕輕咬了咬她的手指:“不準擔心,我不會有事,holland博士已經聯系上了,很快就會安排他入境國內。”

    她說:“好,不擔心。”

    不過是騙騙宋辭,怎么可能不擔心呢,宋辭啊,是她阮江西的命。

    辦公室很安靜,多半時候是阮江西在看書,宋辭在看她,茶涼了許久,時間纏綿了許久。

    “扣扣扣。”

    不識趣的人!打擾到宋辭看他家江西了,語氣自然不悅:“進。”

    來的是企劃部的總監,十分年輕的男人,在公司里頗受小姑娘追捧。

    宋辭更不悅了,將阮江西往懷里藏了藏:“什么事?”

    宋少這是哪來的脾氣啊?

    江潮把企劃案放在桌上,看著天花板目不斜視,一眼都不亂瞄:“宋少,這是錫南國際第四季度的品牌代言方案,秦特助讓我送過來給阮小姐看看,看還有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不抬頭,繼續看天花板,“阮小姐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改。”

    江潮總監始終記著秦特助的兩點忠告:

    一,不要忤逆老板娘。

    二,不要看老板娘,一眼都不要。

    阮江西并沒有過目,把企劃書推給了宋辭:“我不懂這些,你做主就好。”

    這老板娘的性格,確實乖巧聽話,與宋少的暴戾狠辣相比簡直天壤之別,只是,兩人相偎相視間,般配得不像話。聽秦特助平時吐槽說,宋少對老板娘的獨占欲與犬性都登峰造極到了變態程度,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第四季度的主題是什么?”宋辭翻了幾頁,瀏覽的速度很慢。

    企劃書的前五頁,基本都是代言藝人的各人資料,以照片為主,這閱覽速度,宋少的關注點顯然被阮江西的照片絆住了。

    江潮介紹:“魅惑。”詳細介紹,“基本常規的主題之前唐天王都已經拍過了,而且這次廣告的選址在y市的戶外度假中心,以夜景為主,非常適合這個主題。”

    一番詳細解說,宋辭聽完后,視線還停留在前五頁的藝人各人資料上,回應得很言簡意賅:“重做。”

    這也太果斷了,分明連后面的詳細方案都沒有看,江潮掙扎:“宋少,這——”

    宋辭沒耐心:“出去。”

    “是。”江潮很挫敗,第一次覺得宋少的決策與商業眼光有點失誤,也不敢忤逆宋老板,“我這就去重做。”

    “等等。”

    江潮喜出望外,心想是不是宋少大人及時醒悟了。

    宋辭指著企劃書第五頁上的照片:“把這張照片私發到我的郵箱。”還不忘囑咐,“要高清的。”

    “……”

    江潮總監的世界觀都碎了。

    “沒聽明白?”

    宋辭的語調里,已隱隱含怒。

    江潮本能地站直:“聽明白了!”此時不溜更待何時,江潮立刻卷企劃案走人,“我這就去發。”

    江總監麻溜地出了總裁辦公室,麻溜地關上了門,然后看著門深思了很久,還是不能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勁兒來。秦特助說得太對了,宋少對老板娘太奴性了!不僅要霸占人,連照片都不放過!

    江潮出辦公室好一會兒,宋辭還是有些惱,莫名其妙地惱。

    “怎么了?你好像生氣了,企劃案不滿意嗎?”

    “嗯,不滿意。”宋辭冷著臉,一副很不滿的樣子,“那個主題的廣告要在床上拍。”

    主題為魅惑,難怪宋辭會惱火。

    阮江西有些好奇:“尺度很大嗎?”

    “不是。”

    老板娘親自代言,哪敢有任何大尺度,企劃部怎么可能連這點眼力見都沒有。

    沒有任何大尺度的元素,又契合魅惑主題的企劃案,想必企劃部是花了許多心思的。阮江西不是太理解:“那為什么不拍?”

    宋辭很強制地表示他的喜好,直接獨斷:“我不想讓別人看到。”

    ------題外話------

    今天寫那天車里的未刪減版,預計周一發到正版群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