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二十章:宋塘主見家長

章節目錄 第二十章:宋塘主見家長

    ( )紀衍對阮江西說不上熟絡,君子之交而已,第一次對手戲之后,紀衍說了一句:“你的演技出乎了我的意料。”

    可能在此之前,紀衍對阮江西這個話題女王,多多少少是有些質疑與輕視的。

    這場戲,是紀衍的殺青戲。

    “action!”

    阮江西抬眸,幾乎沒有轉換,立刻入戲,只用了一個眼神,冷凝了周圍所有氣息,紀衍幾乎是本能地跟著她的眼神走。

    北魏五十萬大軍兵臨城池,大燕國破,金鑾殿上,燕皇一身戎裝,這是常青第一次看見燕驚鴻脫下龍袍。

    他問她:“常青,你為什么留下?”

    常青抬頭,眸光清亮而黑沉:“因為我是大燕的將軍,我是你的臣。”

    她從當日的北魏俘虜一步一步榮升成他的臣子,成為大燕的常青將軍,為他征戰十年,他都快忘了,忘了她蟄伏多年,忘了她曾是北魏的臣子,是定北候池修遠的最出色的臣子。

    燕驚鴻背過身,不看她染血的面容:“你走吧,你的君主已經庇護不了你。”停頓了很久,他說,“回到你的國家去吧。”聲音,微微黯然,有些顫意。

    常青猛然抬眸:“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十年蟄伏,步步為謀,她從未露出過一次破綻。

    他走下高臺,一步一步朝她走近:“當年大燕遣送去北魏當質子的不是太子,是朕。”

    常青驚愕,世人皆知當年大燕戰敗,燕帝遣送太子去北魏為質,竟不想……好一招貍貓換太子。

    他笑,笑意冷然,“父皇為了保全他的太子而舍棄了朕,只可惜,他的太子在這把龍座上只坐了十一天。”

    十五歲弒父弒兄,燕驚鴻只用了三年時間,將大燕改朝換代,他有多狠,常青如何能不知曉。

    近了,他站在常青眼前,森冷的眸忽而溫沉:“我去北魏那年,你才七歲,總是跟在池修遠身后,背著一把比你身量還高的劍。”

    常青猛地抬眼。

    燕驚鴻笑了:“你這雙眼太冷漠,和當年一模一樣,那年朝夕節,在定北候府的常青樹下,你就是這般看著朕,將池修遠緊緊護在身后。”

    那年朝夕節,大燕質子與定北侯世子博劍比武,世子因身體抱恙,由常青代為比試。

    記憶已經模糊了,常青不記得當年那個弱冠的質子,只記得她勝了他,讓他在北魏朝臣前失了顏面。

    “那時候,你才長到朕的肩膀,耍起劍來,卻比久經沙場的將軍還狠。”他緩緩斂去嘴角的笑,望進她眼眸深處,“從你第一次出現在大燕,出現在朕前面,朕便知道,是你來了,池修遠第二次將你推到了朕面前。”

    握著劍的手微微一顫,沒有后退,常青迎上這位帝君的眸光:“既然你知道是我,知道我既為細作,那你為什么不殺了我?”

    “不知道為什么。”他笑著看她,“看著你這雙眼,朕總下不去手,即便你一次次將朕置于風口浪尖,朕還是下不去手。”

    “你恨我嗎?”

    北柵一戰,若不是她泄密了大燕的排兵布陣,北魏的大軍也定不會這么快兵臨燕京。

    燕驚鴻卻搖頭,看她的眸光是從未有過的溫柔:“不恨,至少你來大燕了,來到朕觸手可及的地方了。”他伸出手,指尖緩緩落在她臉上,帶了輕顫,“至少在朕的臣民都背棄大燕背棄朕的時候,你還站在朕觸手可及的地方,至少,在最后,你放棄的是池修遠,不是朕。”

    常青猛然后退,沉寂的眸,終于亂了。

    燕驚鴻的手,懸在半空,許久,垂下:“常青,答應朕一件事吧。”

    她沉默,許久許久,才看他:“好。”

    “讓我死在你的劍下,帶著我的尸體出去,池修遠就在殿外,他一定能保下你的性命。”他說我,而非朕。

    只要有了大燕皇帝的尸體,是叛辰還是功臣,北魏大軍便無能分說,全由池修遠定奪。

    燕驚鴻是常青唯一的保命符。

    沒有一絲遲疑,常青搖頭:“不。”一個字,堅定至極。

    燕驚鴻仿若未聞:“常青,我死后,把我葬在大燕的城門下。”走近,一步一步走近她,“我對不起大燕,注定要一輩子受盡大燕子民踐踏。”他喚她,“常青。”

    話落,他抱緊她,握著她的手,劍如胸口。

    瞳孔驟然放大,她喊:“燕驚鴻!”聲音破碎得只剩顫抖!

    鏡頭停格,片場許久死寂之后,導演才喊:“ok!”

    阮江西對著紀衍微微點頭。

    入戲快,出戲更快。

    紀衍笑了笑:“我從來沒見過入戲出戲這么快的演員。”更沒見過這樣輕而易舉便能將人帶入角色的演員,剛才那場戲,外人可能看不出來,紀衍卻清楚,從第一個鏡頭開始,便是阮江西掌控了所有走勢,他幾乎本能地被帶入。

    “謝謝。”阮江西只回了兩個字,便走出了鏡頭。她一貫如此,與人七分禮貌,三分疏遠。

    “紀哥,紀哥。”

    紀衍的經紀人在一旁喊了幾句,紀衍都沒有半點反應。走過去,拍拍紀衍的肩膀:“怎么了?紀哥,你臉色不對。”

    紀衍神色恍惚:“阮江西把我帶進了戲里,我一時出不來。”臉上,還帶著燕驚鴻的情緒。

    經紀人不可思議:“不是吧?!”紀哥可是老戲骨啊!紀哥可是柏林影帝啊!紀哥可是演技派的標桿啊,居然……被阮江西一個新人拿住了場子!

    “不要小瞧了阮江西的演技,當今演藝圈恐怕也沒幾個能跟她比了。”

    經紀人傻愣了,紀哥已經被阮江西的演技折服了,這評價,高處了新天地。到底是誰說宋少的女人是花瓶,瞎了嗎?!

    那邊,顧白給阮江西遞了一件大衣,“結束了嗎?”

    她裹在身上,這才暖和一點:“嗯。”

    顧白又給她倒了杯熱水:“我不是第一次看你演戲,不過你每次給我帶來的震驚都不比第一次少,難怪當初老頭不反對你當演員,不過我還是不贊同你混演藝圈。”

    阮江西捂著杯子,淡淡嗓音被風吹散:“你當初說過,你說我不適合演藝圈的浮華,也不善于在這樣一攤污泥里周旋,這個圈子不是只有鎂光燈,還有我最不想應付的虛假。”

    還有一點,宋辭那么不愿意他萬般珍惜的人被放在鎂光燈下,受千萬人喜歡,這是男人的獨占作祟。

    不排除,顧白也有宋辭同樣的心態,他笑,狀似無奈:“你雖然把我的話記得一字不差,可還不是一頭扎進去了。”他當然知道,阮江西進演藝圈的初衷,也不說破,揉揉他的發,起身,“走吧,我們一起回去。”

    阮江西頓住了,放下杯子:“我要給宋辭打個電話。”

    連回一趟顧家都要報備,顧白說不出的心塞,一轉頭,更心塞了:“不用了。”他沒好氣地說,“這男人,來得真快。”

    陸千羊跑過來傳報:“江西,你家宋大人來了。”又對著顧白送去幾個小眼神,十分諂媚又興奮,“顧大律師,你頂住,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這廝,分明在等看好戲!

    唐易直接走過去,把陸千羊拖走,她直嚷嚷:“誒,你拽我干嗎?”

    唐易懶得解釋,把人夾在咯吱窩里,直接拖走。

    陸千羊一路嚎叫:“干什么呢?別動手動腳的,男女授受不親!”

    還男女授受不親?假正經!唐易沒耐心跟她扯犢子:“閉嘴!”

    陸千羊扭過頭來,非常之桀驁不馴地眼一橫:“我就不!就不!”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說的就是她!不畏強權敢于與惡勢力反抗,說得也是她!

    唐易陰森森地,就說了一句好話:“再不閉嘴我就吻你。”

    “……”陸千羊眨巴眼,頓時,偃旗息鼓,咬唇磨牙垂頭喪氣,被拖走了,幾度回頭,看后面好戲。

    打從宋辭走進片場,溫度就持續下降。恐怕也只有阮江西很歡喜,笑得開心:“你來了。”

    宋辭十分自然地走過去,摟住阮江西的腰,看顧白:“你來做什么?”

    宋辭,無時無刻不在宣布主權,幼稚!

    顧白不急不躁:“我來接她回顧家。”轉眸看阮江西,隨意的親昵,“壽禮我買了,你就不用準備了,和往年一樣,算我們兩的。”

    這措辭很精辟啊!

    顧白啊,同樣幼稚,可怎么辦呢,顧家養了十幾年的人,說什么也舍不得她輕易冠了宋辭的姓。

    這樣熟稔的話,宋辭自然不悅,瞧都不瞧顧白,對阮江西說:“我會讓人送一份禮過去,你今晚陪我。”

    宋辭這是擺明了不放人,搞獨裁!若是別人,哪里敢忤逆,當然,阮江西是例外:“宋辭,這不禮貌,我很久沒去看過顧伯伯,今天擺了壽宴我不能缺席,不過我會盡量早點回去。”

    不是商量的口吻,是陳述。

    她忤逆他,為了顧家!為了顧家一窩流氓!

    宋辭惱了,轉過身,不想看阮江西,盡管知道顧家于她,是家人,還是忍不住計較。

    “宋辭。”

    阮江西扯了一下宋辭的衣服,然后……

    就三秒,宋辭的僵持就維持了三秒,然后就妥協了:“那我和你一起去。”

    總之,和阮江西對峙,宋辭完全沒有抵抗值,用秦江特助的話說:碰上老板娘,宋老板的武力值,弱爆了!

    顧白不得不提醒一句:“宋少,我好像并沒有邀請你。”

    宋辭睨了一眼,冷沉的側臉一抬:“不需要。”

    真是個狂妄又任性的家伙!

    顧白壓下心頭的火氣,目光相接,幾分挑釁:幾分玩味:“這是顧家的家宴,你這個外人恐怕不合適吧。”

    外人二字,咬得尤其用力。

    宋辭不惱不怒,看阮江西:“江西,他說我是外人。”

    略微冷冽的嗓音,顯而易見的危險,宋辭此番,頗有幾分要阮江西正名的意味。

    阮江西嘛,一向慣著他。端著一臉正經與嚴肅,對顧白說:“顧白,宋辭不是外人,是我男朋友。”

    宋辭眉毛揚了揚,挑釁地看顧白。

    好好的家宴壽宴,硬生生被宋老板扭曲成了見家長。

    不遠處的秦江有點不忍直視,他跟了宋老板七年,還沒見過這么幼稚又別扭的宋老板,還有顧律師,瞧瞧,瞧瞧他那說的什么渾話:“我家江西還這么單純,不知道現在的世道女人換男朋友比換襪子還勤嗎?”

    混賬!膽敢對宋老板大不敬!

    宋辭眼瞼微微半斂,這是動怒的征兆,偏偏,還有些不知死活的,添油加醋:“江西,你要不要先把戲服換下?”陸千羊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躥到阮江西跟前,嘿嘿一笑,“江西,要不要順便換個襪子?”

    阮江西可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是個誠實的淑女:“嗯,要。”轉頭,看宋辭,“我先去換衣服,你等我。”

    然后,就去更衣室換衣服,順便換襪子了。

    宋辭一張俊臉,表情破天荒精彩了:“把所有襪子都處理掉。”只說了這一句,宋辭跟著進了更衣室。

    秦江為難了,有點不好意思,還是去找了服裝組的小劉。屁大點的事,宋少也太當真了,難不成阮江西還真能把宋少當襪子換了?斤斤計較的男人呀!

    顧白心情頗好,倒了杯咖啡,在外面等阮江西。

    陸千羊立刻湊過去:“顧大律師。”瞧瞧,她一臉急色,分明是去邀功,

    顧律師心情好,很大方:“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陸千羊一聽,大喊:“律師大人,小的有冤情。”

    顧白放下杯子,拿出了平日里對當事人的架勢:“說說看。”

    “我要告一個人。”她痛心疾首,一副深仇大恨之相。

    這家伙,每個表情都是戲,唱的是竇娥冤。

    律師大人就又問了:“告他什么?”

    陸千羊咬牙切齒,義憤填膺:“他威脅我,還對我用暴力。”對著那邊被導演纏上的唐天王,惡狠狠地說,“還有人身攻擊!”絞盡腦汁,控訴,“他還敗壞我純潔的名聲!”

    唐易剛好回過頭來,陸千羊立馬往顧白后面躲,顧白一眼便知,很走心地問:“你想他判幾年?十年夠不夠?”

    “十年?”

    要是唐天王坐十年牢的話,他的粉絲肯定會叛變的,以后就算是出來,也不會有導演找他拍電影拍廣告了,說不定牢里還有人打他,打殘了怎么辦?毀容了怎么辦?

    仔細一想,其實,唐天王也沒有那么罪大惡極了,也就剛才在沒人的地方,咬了她嘴巴幾口,坐十年牢的話……陸千羊覺得自己是個善良的人,不能做趕盡殺絕之事,她很大度的:“十年這、這倒不用,就讓他蹲幾天號子,讓法官大人訓訓他,讓他以后見到我屁滾尿流就好了,這文明的世道興小懲大誡嘛。”

    “你確定?”顧白思忖,“如果上法庭的話,法官大人萬一一個不知輕重——”

    陸千羊立刻順著桿子爬:“我不就是說說嘛,顧律師你日理萬機,我哪能這么興師動眾地麻煩你。”繼續大侃胡侃,“再說了,經過與顧律師這么一番深度訪談,我立刻茅塞頓開豁然開朗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善哉善哉。”

    說話不打草稿,見風使舵,那都是陸千羊主修的本事。

    “不告了?”

    誰叫她是十佳好人呢,太善良沒辦法,陸千羊擺手:“好說好說。”

    話才剛說完,衣領一緊,脖子就被提溜住了,陸千羊扭頭一看,嘿,又是這冤家。

    “你干什么呢?別老動手動腳,沒看見我和顧律師正在商討大事嗎?”陸大爺語氣別提多橫了,底氣很足啊,“再惹我,要你好看!”

    唐易懶得聽她插科打諢,直接執子之手將子拖走。

    “唐易,你丫的有本事動嘴別動手啊!再對勞資不敬,我告你故意傷人罪!”

    “動嘴?”唐易突然松手,盯著她。

    “……”陸千羊眼皮一抖,有種不好的預感,正要拔腿撤離,一只大手勒住了她脖子,一拉一扯,她剛抬頭,唐易的臉就撞過來,隨即嘴上一痛。

    她被唐易咬了!被咬了!咬了!

    “流氓!”她一把推開唐易,一巴掌揮在他臉上,“啪!”

    好響亮的一記耳光!現場的人都驚呆了,然后,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喊叫:“顧律師,我收回剛才的話,我要告這個流氓性騷擾!”

    唐易二話不說,把人抗走。

    “流氓,放我下來!”

    “你有本事別咬我,和我大戰幾百回合!”

    “麻蛋!你的手放哪呢?”

    “我要告你性騷擾我!”

    “來人啊,有人對我施暴!救命!”

    施暴?貌似勒住唐天王拳打腳踢的某人更像施暴吧,眾人看看戲就行,不參與這種家庭糾紛,就靜靜地看著陸千羊被唐天王扛進了休息室。

    誒,好一出大白于天下的奸情吶。

    當然,此事還沒完,倒不是陸千羊真去告唐易性騷擾,而是剛才那一巴掌,五個手指印足足在唐易臉上出現了五天。就有記者嗅到味兒,問:“唐天王,你的臉怎么回事?”

    唐天王回答地很淡定:“家庭暴力。”

    這信息量,好大!媒體們都瘋了,然,唐天王卻閉口不提半點詳情,任憑記者怎么問,也沒挖出那位對唐天王做出家庭暴力此等喪盡天良之事的罪魁禍首。

    一時間唐天王疑似有家室的緋聞,榮登了當日頭條,多名與之有合作的女演員都被扒了出來,逐一分析,究竟誰是唐天王金屋藏嬌的那位野蠻女友,成了當下最熱門的討論話題。

    陸千羊看到新聞后,撕了報紙,罵了一聲粗:“野蠻你妹!”

    扯遠了,這都是后話,且說去顧家的路上,宋辭大概是心情不爽,破天荒地沒有尋著阮江西親昵,沉著張俊臉,搞得氣氛好僵,秦江開車都分外小心了。

    “宋辭。”

    “嗯。”

    阮江西似乎在找話題,想了想:“顧白說葉以萱的病例是假的。”

    宋辭漫不經心地:“嗯,是我偽造的。”

    秦江握著方向盤的手差點沒打滑,實在想不明白,宋老板分明喪盡天良怎么還能這么堂而皇之地理所當然。

    阮江西笑:“她沒整容啊。”

    “不重要。”宋辭轉過頭,還是忍不住把阮江西抱進懷里,有些泄憤似的重重親她,說,“她敢惹你,自然要讓她嘗點苦頭。”

    三言兩語,輕而易舉就讓宋辭消了怒氣,阮江西其實什么都沒做,是宋辭把持不住。

    然后,就一如平時,宋辭追著阮江西玩親親,秦江不聽不看,見怪不怪,

    許久過后,阮江西才接著剛才的話題:“給葉以萱做檢查的醫生是葉家的家庭醫生,應該很難搞定。”

    宋辭親她左臉,親完又親右邊,回答有些心不在焉:“不難。”

    “你給了錢嗎?”

    阮江西側頭看宋辭,他的唇落在她唇邊。有些癢,她笑著躲開,宋辭卻托著她的下巴,不讓她躲,親了親她唇角,這才心滿意足,回答:“為什么要給錢?”語氣沒有絲毫忸怩,解釋,“我的錢都是你的,怎么能隨便給不相干的人。”

    秦江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再一次打滑了,還好這時段,路上沒什么車,不過還是惹了宋辭發怒:“不會開就早點滾!”

    秦江咬咬牙,不做聲,白眼一陣一陣地翻,宋辭真是……太特么暴君了。

    “你開了別的條件嗎?”阮江西很好奇,收買人心,無非金錢,無非權勢,世人能抵抗住誘惑的,并不多,她問宋辭,“你給了那個醫生什么?”

    “什么都沒有。”

    阮江西不解。

    宋辭將她抱進懷里,抓著她的手指放在臉上蹭:“有更省事的辦法。”

    若非錢權,阮江西并不知道還有什么能收買人心。

    說到此處,秦江是實在忍不住了,脫口而出就替宋辭答了:“宋少說,不聽話,就弄死他。”說起葉家那個家庭醫生,也算是個忠心的,一頓好打也不聽話,最后還是宋老板出面了,簡簡單單干脆利落,直接掏槍,指著那位醫生的腦門,宋老板就說,不聽話,我現在就弄死你。那位醫生當場就嚇尿了,別說是葉以萱的整容病例,就算他老婆的銀行卡密碼也不敢藏著掖著。

    誒,宋老板也真是粗暴!秦江不禁又多嘴了一句:“宋少才不喜歡玩彎彎繞繞的利誘,直接來威逼!”暴君暴政,就是如此,一言不合,就掏槍,秦江可不敢告訴老板娘,宋老板沒事就愛玩玩極具殺傷力的玩意兒。

    盡管,秦江已經話留三分,還是惹得宋暴君龍心大怒:“再多嘴就滾下去。”

    秦江立刻閉嘴!他怕宋老板像對待那位醫生一樣對他,一言不合就要弄死。

    阮江西沉吟不語,竟不知曉錢權之上的,居然是暴力。

    宋辭見她不說話,有點慌了,哪里見剛才的暴怒,有點小心翼翼:“你會不會不喜歡?”

    無所不能無法無天的宋暴君,懼內得無可救藥。連秦江這個骨灰級妻管嚴都要甘拜下風。宋老板啊,一面對阮江西,就節節敗退。

    “不喜歡什么?”她明知故問,有意逗弄。

    宋辭低著頭,垂著眼:“我這么,”頓了一下,深思過后,仔細用詞,宋辭說,“這么粗暴。”

    “噗嗤。”秦江實在沒忍住,還是笑噴了!宋老板終于意識到他很粗暴這個鐵打的事實了。

    “咣!”

    還剩半瓶礦泉水的瓶子砸中了秦江的后腦勺,秦江磨牙:“抱歉,是我失禮了。”內心有個聲音,抑制不住地吶喊:特么的的宋暴君,你不粗暴勞資是孫子!

    宋辭扔完水瓶子,轉頭看阮江西:“你怎么不回答?”

    宋辭應該是怕阮江西嫌棄他粗暴,嫌棄也是應該的,阮江西可是淑女,可是貴族,才不喜歡暴力。

    然,阮江西搖頭:“沒有,剛剛好,我很喜歡。”

    好吧,愛屋及烏,連養狗都要取名宋辭的老板娘,怎么可能嫌棄宋老板。宋辭雖狠,雖暴戾無情,終歸還是阮江西的宋辭。

    她的答案,讓宋辭滿心歡喜,把臉湊過去,要阮江西親吻,親完了就用臉蹭阮江西的心口。

    宋辭這番舉動,與阮江西那只貴賓胖狗,簡直一模一樣!

    因著顧家住得遠,七點多才到顧家,秦江沒有跟著進去,也十分不想進去,怎么說,顧家依山而建,主宅在最中央的位置,只有一條搭在水里的小橋通往,這乍一看,丫的,真特么像土匪窩,更夸張的是,橋兩頭,全是保鏢,一個一個帶著墨鏡。人高馬大的,一看就是混黑的,他很懷疑,顧家真的洗白了嗎?為毛土匪味兒還是這么濃烈這么地道。

    難怪宋老板剛才讓他連線去了特警大隊,這架勢,像火拼。

    一路,那些面無表情的保鏢,對阮江西卻十分恭敬,走了十多分鐘,才到主屋,剛進門,一個相貌粗獷身形高大的男人就迎過來,嗓門很大:“江西小姐可算來了,老大經常念著你,再不來,兄弟們可就要去綁人了。”

    顧白走在阮江西后面,虛晃一腳踢過去:“去去去,都漂白了還一副流氓相。”

    男人似乎是穿不慣身上的西裝,扯了扯領子:“老大說了,狗改不了吃屎。”

    這位狗改不了吃屎的,四十出頭,正是顧輝宏的左膀右臂,人稱六爺,在當年顧輝宏還沒有洗白時,六爺也是道上說得上名號的狠角色。時至今日,褪去一身戾氣,成日里養養狗,逗逗鳥,種種花,看上去倒溫良憨厚了許多。

    老六打量宋辭:“這位是?”眼神太冷,長相太俊,氣場太強,一看就不是個尋常角色。

    “宋辭。”兩個字,宋辭視線都不曾動一下,落在了阮江西身上。

    喲,真夠目中無人的。

    老六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是江西小姐的緋聞男友啊。”緋聞男友,這個詞,還是最近從潮人老三那里學來的。

    一直連眼神都不給的宋辭終于抬眸,黑瞳微凜。

    老六心下一驚,好強勢的男人!即便是見慣了血雨腥風的老六,也不禁下意識后退。這便是宋辭,h市的霸主,

    “六哥,這是我男朋友。”阮江西介紹完,特意補充,“不是緋聞。”

    老六平時跟老三與顧白走得近,學了一嘴的流氓:“江西小姐,這你就不知道了,現在的女人換男朋友可比換襪子還勤嘞,前兩天老八的女朋友就甩了他跟老三好上了。”

    老八表示很想一腳踹過去,還沒走上前,就聽見抱著江西小姐的男人扔了一句:“一窩流氓。”

    語氣,眼神,**裸地輕蔑!

    迄今為止,敢這么明目張膽地罵顧家人的,多半都去見了閻王,敢在顧家的地盤上這么堂而皇之目中無人的,宋辭是第一個。頓時,屋子里一窩流氓都血液沸騰了。

    “咳。”

    屋里顧老大一吱聲,老三老六老八老十都不吭聲了,只聽見顧老大中氣十足的聲音從客廳傳來:“是哪個不長眼的流氓隨便放人進來。”

    流氓老六立刻表無辜:“老大,不關我的事,看樣子是不請自來。”顧白少爺去請的人,怎么可能會請錫南國際的這位大爺,八成是賴著江西小姐來的。把壽宴搞成了見家長,哼,心機!

    顧輝宏顧老大走過來,雙手背在身后,穿了一身深紅的中山裝,看上去十分英朗,先是冷瞧了顧白一眼,張嘴就罵:“沒出息的東西!”轉而看向宋辭,本以為自家沒出息的兒子就已經長相極品了,不想宋辭更是生得禍國殃民,男人長成這樣就造孽了,何況宋辭這一身氣度,顧輝宏審視完,“看來宋大少是瞧不上我這流氓窩了,那顧某也就不自討沒趣了,不送。”

    一開口,直接逐客,顧輝宏擺明了不待見宋辭。也是,覬覦顧老大養了十五年的閨女,要擱前幾年,顧老大那暴脾氣直接就掏槍了,這還算是客氣的。

    宋辭卻是個狂傲的,滿眼寒光:“因為江西,我給了你面子,不要得寸進尺。”

    四目相對,宋辭眸光灼灼如炬,美極,冷極。

    老三老六老八老十都驚呆了!宋辭是唯一一個氣勢不輸顧老大的,要知道顧老大可是混了三十年黑的呀,手底下經手的人命那是數不清的呀。

    難怪傳聞宋辭心狠手辣殺人如麻,這一看也不是吃素的。

    顧輝宏哼了哼:“口氣倒真不小。”

    宋辭不置一詞,眼底是一汪一塵不染的墨黑。

    “老大。”老五從外面跑進來,“外面不知道哪里來的特警啊,我瞧著有上百人,咋回事?”

    顧輝宏立刻脧向宋辭。他倒眼神都不給一個,只看著阮江西。

    毫無疑問,人是宋辭帶來的,是示威還是干仗,就不得而知了。

    阮江西擰眉:“宋辭。”

    宋辭解釋:“你是公眾人物,我讓他們來保護你的。”

    特警大隊出動一百多號人來保護一個藝人?他們吃飽了撐的嗎?這解釋,鬼都不會信!

    顧輝宏倒有些意外,宋辭遠不止是一個商人,他這么明目張膽肆意妄為,自然有的是以暴制暴的手腕,他家江西閨女,還真是找了個高危品。

    “這里是顧家,我不需要保護,外面可能會下雨,讓他們回去吧。”阮江西就事論事。

    宋辭言簡意賅:“沒事,他們閑。”

    屋外,楚立人抹了一把砸在臉上的雨滴,實在忍不住:“老子又不是閑得蛋疼,丫的,就你女人金貴。”

    小劉副隊瞧瞧天色:“隊長,都快下雨了,我們還要守著?”

    “不怕死的可以撤。”

    算了,守著吧,宋少要鎮場子,誰敢晃三晃,兄弟們可不敢,誰讓特種部隊的首長還要看宋辭幾分顏色。

    屋外,陰風陣陣,屋里,同樣寒氣凜人。

    顧輝宏目光如炬,微露厲色:“居然出動了特警部隊,你倒是比你們宋家那個老頭還多幾分能耐。”

    老八腹誹:哪止幾分能耐,外面那一百多號人,可各個都是特種部隊里殺出來的,還都帶了家伙,一言不合端了顧家都是有可能的。老八五味雜陳吶,這江西小姐的緋聞男朋友,太能耐了,太危險了。

    宋辭不冷不熱:“過獎。”

    宋辭此人,太過居高臨下,如此目中無人。顧輝宏唇角拉下,已染薄怒。

    然,宋辭自始至終沒有拿正眼看顧輝宏。

    氣氛很冷,很僵。

    “顧伯伯,”阮江西站到兩人中間,“他沒有惡意。”

    言辭之間,有顯而易見的偏袒,就不由得引人猜測了,要是宋辭真和顧輝宏干起仗來,阮江西這胳膊肘會不會往外拐?

    顧輝宏脾氣來了,板著一張臉訓話:“還沒嫁過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白讓你在流氓窩里養了十幾年了。”

    阮江西只是笑笑,十分乖巧,倒是顧白見不得顧輝宏對阮江西撒火:“你說她做什么?難不成你想把江西養成你這樣的?”又看了一眼老三老六老八老十,“還是和這群流氓一樣?”

    這話,把屋子里一干流氓都得罪遍了:流氓怎么了?流氓招你惹你了!

    顧白對流氓等人視而不見:“江西,別理他,餓了嗎?你先吃點甜點,買了你最喜歡的蛋糕。”又吆喝著一臉蒙圈的老六,“老六,還不快去把蛋糕切了。”

    老六有點躊躇:“那不是給老大祝壽的蛋糕嗎?”不應該讓壽星來切嗎?怎么就成了江西小姐的甜點了?

    顧白不以為意:“老頭都過了那么多50大壽,還能少了一個蛋糕?”

    壽星大人,以及宋辭大人,臉色一般黑。

    這真不是一頓和諧的壽宴,吃個蛋糕都搞得火星四濺,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飯桌上。隱而不發,表面還是風平浪靜。

    顧輝宏給阮江西夾了一筷子魚:“江西,你拍的那個電視劇什么時候能看?”

    “下個月就會首播。”阮江西乖乖吃魚。

    顧輝宏還是很欣慰的,他養的閨女,還是很聽話的。

    顧白也給阮江西夾了一塊魚:“老頭,你是不是太無聊,沒人和你搶地盤嗎?我怎么不知道你居然還會追劇。”

    這不孝子!顧輝宏摔筷子:“你個臭小子插什么話!我是給老三老八他們問的。”

    老三老八表示很無辜,他們才沒有像老大一樣看了好幾遍江西小姐演的劇,還是花絮。

    “拍戲順不順利?有沒有人欺負你?”顧輝宏臉上,又添了幾分慈愛,不像對顧白,對阮江西他向來嬌養。

    “很順利,我一切都好。”

    乖巧懂事,善良溫柔,顧輝宏只覺得心都軟了,又給阮江西夾了塊她愛吃的魚,囑咐她:“要是有人給你不好受回來跟我說,我廢了他。”

    ------題外話------

    如果有月票,請投一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