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把整個葉氏給我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把整個葉氏給我

    ( )宋辭條件反射地順從:“行。”

    怎么可能不行?宋辭什么時候拒絕過她的任何要求。他握著她的手,便覆在了腰腹上,她微涼的手,他滾燙的皮膚。

    宋辭轉開頭,紅色暈開了他整張臉,連眼眸都紅了幾分,阮江西卻還不安分,小手放在宋辭腹上四處游離。

    終于……宋辭忍無可忍了,捉住阮江西的手,然后按在懷里,狠狠地親,許久之后,放開她去了浴室。

    很快便傳來水聲,還有阮江西的笑聲,她又將扔在沙發上的平板抱進懷里,發了一條微博,內容如下:

    阮江西v:“六塊,不大,剛剛好兔吉北北:宋哥哥有幾塊腹肌,腹肌大不大,大不大……阮江西v”

    不到十秒鐘,唐易了阮江西,唐易v:“阮江西,你這么玩宋辭知道嗎?阮江西v”

    兔吉北北:回復:“為了宋哥哥的腹肌,倫家決定再也不黑你了阮江西v”

    如此福利,深夜未眠的妹子都躁動了。

    楊桃小丸子:“腹肌,腹肌!吼吼吼!讓福利再來得猛烈些吧!往下摸,往下!你不摸放我來!阮江西v”

    欠哥是人間大炮:“阮江西v親閨女啊,私信我私信我,跪求宋哥哥果照。”

    似乎,宋辭的六塊腹肌讓這些姑娘們,對阮江西的態度親切了不少,她有些哭笑不得。

    第二日,錫南國際高管例會,宋老板照例玩了九十分鐘的手機,秦江都數不清宋老板把老板娘以前的那些廣告電視看了多少遍了,也搞不清宋老板手機里的內存還夠不夠放老板娘的照片,秦江打心眼里是不想宋老板玩手機的,他絕對不是無理取鬧,是宋老板真的太沉迷了,宋老板為此不務正業的例子的比比皆是,他就舉兩個。

    上次,和天河酒店談合作案,宋老板全程玩手機。突然發現了一個新功能:錄音。然后……宋老板就翹班去了天宇娛樂,非要阮江西給他錄,毫無疑問,秦江為了那個合作案,應酬到了三更半夜,回家就跪了鍵盤。至于宋老板讓阮江西錄了什么,秦江沒膽子窺聽,不過,宋老板沒事就愛聽聽,聽完就會龍心大悅。

    還有上上次,秦江陪同宋老板去一個慈善會,慈善會嘛,女人多,長舌的女人更多,幾個女人湊一堆就聊起了劇,聊著聊著就罵起了劇里的一個不討好的女配,趕巧了,那部劇中不討好的女配正好是阮江西演的,趕巧了,宋老板在手機上看了好幾遍了,又趕巧了,幾個女人說的話正好讓路過的宋老板聽見了,然后……宋老板直接讓人把那幾個女人扔出去,別懷疑,真的是扔。

    秦江后來想,宋老板要是不用手機,世界會和平很多。

    “這是什么?”

    宋老板又發現什么新功能了,秦江揮退了與會的高管們,趕緊上前去做技術指導,一看宋老板的手機,秦江解惑:“微博。”又補充,“一種交流工具。”

    “交流?”宋辭的理解很獨到,“一群不知可謂的家伙,居然和我的女人交流。”

    “……”這話,秦江真沒法接。

    宋辭直截了當:“刪了。”

    “這條微博是阮小姐發的,阮小姐是在和粉絲互動呢,宋少你看下面,阮小姐還回復了粉絲呢,你看你看——”

    這一看,秦江就傻了,老板娘,你在微博上討論宋老板的腹肌真的合適嗎?

    當然,宋老板說了算,他說:“怎么回復?”

    秦江立刻便給宋老板也開了個微博號,還非常貼心地教宋老板各種相關操作,宋老板沒什么興趣,只是頂著個實名認證的頭銜去給阮江西的微博留言了。

    宋辭v:“不是六塊,江西,你沒有認真摸。”留言后面,還附了一張阮江西的家居照,穿著白襯衫,正坐在餐桌上吃意大利面。

    這張照片是宋辭抓拍的,在那么多阮江西的照片了,宋辭最偏愛這張,秦江猜測,可能是因為這張照片里阮江西穿得那件襯衫是宋辭的。

    秦江在一邊看著,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宋少,你可能不知道,你發的內容,別人都看得到。”這也太露骨了。

    “江西看得到嗎?”

    “要阮小姐。”

    “怎么弄?”

    秦江有種自掘墳墓的感覺,其實他的初衷是想讓宋辭懸崖勒馬的。

    最后,宋辭了阮江西。不用想,微博上必然有的鬧了。

    唐易v:“這種事,請和弟妹關起房門解決!宋辭v”

    唐天王這分明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麥兜響當當:“微博是不是被黑了,這不是實名認證吧?不是吧不是吧?”

    捉住那只kk叉燒包:“louisvuitton!”

    這位網民火眼晶晶啊,一眼就瞧出來了阮江西身上的襯衫是男士奢侈品牌。

    姑娘來一發嘛:“經鑒定,此乃宋哥哥同款。”

    這個江湖到底誰做主啊:“經鑒定,此乃宋哥哥藏嬌金屋。”

    假裝是攻:“經鑒定,脫了西裝摸腹肌,此乃奸情四射。”

    腳趾頭露出來了:“經鑒定,樓上,你真相了。”

    宋哥哥的小公舉:“我腦子里黃色的泡泡自此奔騰不息。”

    腹肌撕裂者:“阮江西,不是六塊,求正解阮江西v”

    兔吉北北:“摸,繼續摸!往下摸!阮江西v”

    陸千羊進來的時候,阮江西正抱著手機在刷微博,嘴角彎彎,笑意淺淺。

    這神色,簡直虐狗。

    陸千羊故意逗弄:“宋辭的腹肌摸起來手感怎么樣?”

    阮江西回:“很好。”

    有時候,阮江西的誠實。還真讓人難以適從。

    陸千羊雙手合十,笑瞇瞇的:“恭喜恭喜,托了宋大少腹肌的福,你的微博關注破了百萬。”

    阮江西淺笑:“謝謝。”

    “……”

    她家藝人的貴族禮貌,好得有點傷感情了,陸千羊八卦:“你摸了宋少的腹肌之后也會對他說謝謝嗎?”

    “不會。”阮江西解釋,“宋辭不一樣。”

    陸千羊覺得自己有點自討沒趣了,居然有點泛酸。罷了罷了,在阮江西的排位里,誰都別想跟宋辭一較高下。

    “再告訴你個好消息,你的廣告才剛首映不到一周,就有網友大贊你的演技,關注度榮登各大時尚周刊的榜首,產品上市不到兩天就被搶購一空,效果出奇得好。”

    陸千羊越說越振奮,阮江西卻表情淡淡。得,她家藝人無欲無求慣了,除了宋辭,對什么都沒熱度。不過陸千羊還是難掩興奮:“因為產品銷售很可觀,而且你話題度熱度又很高,oushernar那邊表示希望能與你長期合作,連續約合同都送過來了,我看了一下,oushernar很有誠意,條件開得很誘人,我有預感,繼廣告之后,應該會有很多劇組和廣告找上門來,你有什么想法?”

    阮江西未經深思:“我沒有檔期。”

    阮江西近來除了《定北侯》的戲份,唯一的工作就是錫南國際的新晉代言人,至于其他邀約,幾番比較的話……自然與錫南國際沒法比。

    “也是,錫南國際的御用代言人,哪是誰都能瞻仰的。”陸千羊很得意,難以壓抑那種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快感,她抱住阮江西的手,“江西,我好崇拜你啊,等你大火那天,我一定要拿鼻孔對著唐天王。”

    這兩人,真是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孽緣。

    oushernar上市不到一周,專柜所有產品,被搶購一空,用戶反饋也十分好,oushernar的護膚系列名聲大噪,廣告方有意趁熱打鐵推出冬季主打彩妝新品,由于阮江西拒絕了廣告邀約,oushernar二季廣告女主暫定,一時間,許多女藝人都有意向合作,其中便包括葉以萱。

    只是結果,似乎不盡人意。

    “咣!”

    一聲巨響,梳妝臺上大半東西都被掀翻在地,葉以萱眸中火光翻騰:“你算什么東西!阮江西,你算什么東西!”她大喊大叫,“啊——”

    一聲尖叫過后,葉以萱拿起化妝盒便砸了出去,只聞砰的一聲,鏡子四分五裂。

    一聲調笑懶懶傳來:“喲,這是生什么氣呢。”

    林燦依著門口,抱著手,一副瞧好戲的姿態。

    葉以萱咆哮:“滾!”

    林燦非但不滾,還踩著歡愉的小碎步跳進葉以萱的房間,走近了,靠著梳妝臺,對著碎裂的鏡子整理額前的劉海。也不看葉以萱:“砸碎鏡子前,你應該好好照照自己的樣子。”從鏡子里瞟了一眼葉以萱,說,“真丑。”

    葉以萱瞳孔放大:“你再說一遍!”

    表情暴怒而猙獰,哪有半點平日里的矯揉造作嬌柔嫵媚,確實沒有什么美感。林燦很誠實:“我說你的樣子很丑,像……”端著下巴,思前想后一番,才說,“像一只炸了毛的落敗狗。”

    一句話,徹底點爆了葉以萱滿腔怒火,隨手拿起桌上的瓷瓶,朝著林燦的臉就砸過去。

    這是要她命的節奏啊!果然最毒婦人心!

    林燦一個后跳,接住了撲面而來的化妝水瓷瓶,然后嘆氣,一臉無奈憂傷地吐了一句最近很火的八字箴言:“誒!我本清心,何苦為難。”

    葉以萱瞳孔瞪得凸出來,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林燦視而不見,把玩著葉以萱砸過去的瓷瓶,正是outhernar的護膚系列,她笑了:“阮江西代言的產品還真是無處不在啊。”她漫不經心地,好似說著無關緊要的話題,“聽說,oushernar的二季代言人把你刷下卡了,也是,你這張臉的‘傷’法院可還沒驗完,誰敢用,萬一驗出個什么一二三出來,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阮江西這一巴掌,引發的這一系列蝴蝶效應,真是件件都像戳在葉以萱心口的刀子。

    眼里火星子噴涌而出,葉以萱嘶喊:“林燦,你夠了!”字字咬重了音調,她警告,“不要再惹我,不然我也不知道會做什么。”

    林燦不以為意地聳聳肩膀:“從小到大,除了撒潑撒嬌撒野你還會做什么,一點都不新鮮。”林燦說完,眉眼一挑,又笑著補充,“哦,你還會裝純裝柔裝蓮花。”

    林燦向來嘴利,葉以萱哪里是對手,臉氣得漲紅,死死瞪著林燦:“你為什么從小到大總和我過不去,到底我哪里得罪你了?”

    “得罪?哈哈!”林燦笑,笑得大聲,笑得諷刺,眼眸忽凜,“你這個房間原本是江西的。”

    葉以萱臉色大變,猛然后退,撞在了梳妝臺上。林燦卻步步緊逼,眸光相視,咄咄逼人:“我當然和你過不去,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你以為鳩占了鵲巢就能飛上高枝嗎?”冷哼一聲,“我林燦的妹妹,哪里是你這個小三生的小狐貍精能比的,只要我在這個家一天,你就別想過一天好日子!”

    林燦的話,徹底點燃了葉以萱積攢了十五年的滿腹怨憤,她猛地推開林燦:“葉江西,葉江西,她到底算個什么東西,她就是個死人!十五年前就死透了的人!這個房間,這個家,甚至葉氏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都是我葉以萱的!”

    這個貪得無厭的瘋女人!林燦張嘴,正要罵人——

    “你再說她一句不好的話,”

    門口,柳是靜靜立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平時嚴肅刻板的臉沉得厲害,他說:“再說一句,我會動手。”

    葉以萱怔愣了一下。

    柳教授訓人的時候,可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動怒的時候。

    林燦煽風點火沾沾自喜:“別不信,他可是練了四年跆拳道的。”

    葉以萱瞳孔緊縮,抓在梳妝臺上的手,指甲都扣進掌心里,殷紅了一片,她卻緊緊咬著唇,沒有再大放闕詞。

    當年,葉江西出事后,柳是回葉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把水果刀,走到蘇鳳于母子三人跟前,二話不說,抬手就砍,當時,他不過才十歲,砍起人來跟不要命似的,可惜被柳紹華給截住,只有葉以萱受了點皮肉傷,可能就是那次讓葉以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對柳是一直都避如蛇蝎。

    “江西沒死,以后別讓我聽到你罵她。”

    只留下一句森冷的話,柳是轉身。

    “以后學乖點。”林燦仰著下巴,冷睨。

    葉以萱怒目橫視:“你——”

    林燦自顧嗤笑一聲:“你腳下踩的這塊地是我家江西的。”她抱著手,走到葉以萱跟前,“你最好給我夾著尾巴做人。”話完,狠狠一撞。

    葉以萱猝不及防跌倒外地,伴隨一聲驚呼之后的是暴怒嘶吼:“林燦!”

    “sorry。”林燦聳聳肩,“我以為好狗只會叫喚,不會擋道的。”

    說完,林燦大大方方哼著小曲兒,出了葉以萱的房門,只聽見身后撕心裂肺似的尖叫:“啊——啊——”

    葉宅三樓只住著葉宗芝夫婦,書房在最向外的東面,初冬的上午,暖陽從窗臺照進走廊,門被推開,一縷光線漏進,書房里的人抬頭,見門口人影迎著光。

    柳紹華顯然吃了一驚,愣了一下才開口:“你好多年沒進過這個家門了。”

    多少年?久得已經模糊了記憶,只記得那時候柳是還年少。

    他不說話,并沒有走進書房,門開了半邊,他就立在那里,背著光。

    柳紹華往硯臺里添了一點水,緩緩研磨:“我很詫異,你還愿意回來。”動作頓住,他抬起眼,“今天你為什么而來?為誰而來?”

    終歸是父子,柳紹華哪能不了解他,從柳是年少離家,將近十年沒有踏進這個家一步,能讓他回來的原因只有一個,葉江西……

    柳是只問了一句:“告訴我,她是不是她?”

    果然,他這個兒子,對當年的事、當年的人,從來不曾放下,柳是他為了葉江西而來。

    柳紹華不答反問:“你怎么這么篤定我會調查她?”將毛筆放下,取下眼鏡,略微有些皺紋的眼角似笑非笑,“不過是個同名的人,卻讓這么多人都草木皆兵,葉家,宋家,”他笑,“還有唐家。”

    宋辭身邊獨留的女人,似乎有備而來,以及種種來勢洶洶的攻勢,都在預示著這一個女人有多不簡單,她如此堂而皇之地站在宋辭身側,倘若不是過分無謂,便是真的無懼。

    更何況,她姓阮,名江西,這樣巧合得讓所有人都警覺。宋家、唐家、葉家多少人對這個姓氏及這個名字虎視眈眈,草木皆兵確實不為過。

    “因為你心虛,”柳是眼沐霜寒,“你們都心虛。”

    葉江西之于他們,是心中的鬼,是陰魂不散的過去。柳紹華微微瞇了眼,眼鏡鏡片折射出隱隱綠光:“不知道葉宗信見了她會不會心虛?”

    柳是并無耐心,灼灼語音再一次問:“她到底是不是她?”

    無框的眼鏡襯得柳紹華溫文爾雅,然,言語如此陰冷:“不管是不是,葉家、唐家,還有宋家,都容不下第二個葉江西。”

    柳是咬字著重:“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她?”

    柳紹華毫不遲疑:“不是。”他字字錚錚,眼窩微陷,竟有幾分難掩的猙獰,“葉江西死了,十五年前就死了。”至于阮江西,根本無跡可尋,一個顧家,誰敢去招惹。宋辭的女人,一切都成迷。

    柳是驟然紅了眼:“她沒有死。”

    “尸體在十五年前就找到了,她死了。”柳紹華哼笑一聲,“如果沒死,葉宗信怎么可能安枕十五年。”

    冷眼相視,柳是對著他的父親,眼里沒有絲毫溫度,針鋒相對,柳是同樣冷笑:“如果她死了,你們這些安枕了十五年的人怎么會沒有報應?”

    柳紹華微怔,然后大笑出聲:“報應?哈哈哈。”

    報應,大概是這個世上最無用的咒年。

    下午《定北侯》去唐古舊城取景,因為檔期問題,幾場池修遠和常青室內的戲都排在了今天。

    本排到了十點的戲,八點就結束了拍攝,當然,毫無疑問這完全都歸功于她家藝人精湛演技,以及歸心似箭,差不多一個鏡頭,阮江西就能將對手帶進戲里,基本都是一條過,看張導那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就知道省了多少膠卷錢。

    陸千羊看看時間,還沒到八點呢,她家藝人卻有些急,拆著頭飾的動作很慌促,幾次扯到了頭發,陸千羊過去幫忙:“你這么趕做什么?宋少今天難得沒有來監工,劇組專門挑了今天聚餐,你這么早就撤不太好吧?宋少又不是小孩子,晚點回去也沒關系。”

    陸千羊總覺得宋辭太黏太依賴阮江西了,同樣,阮江西對宋辭太慣太縱容。

    阮江西搖頭:“今天我一定要早點回去。”

    她很少說話這么不留緩和的余地,看來,阮江西滿心念著家里的宋辭,這才八點,夜生活剛剛開始,這小兩口就算再蜜里調油也不要這么刻不容緩吧。陸千羊將阮江西黑長的直發放下來,很委婉地表達一下:“江西,縱欲不好,偶爾也要清心寡欲修身養性啊。”

    唐易雙手插著口袋走進化妝間:“宋辭這會兒怕是腦子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記得,他要還能記得和你溫存縱欲,我倒也佩服他。”

    哦,八點清空記憶呀,陸千羊想起了上次見過宋少大人剛沒記憶那會兒黏阮江西到不要不要的的樣子,難怪阮江西急著回去,再不回去估計宋辭得找來。

    “我怎么覺得宋少會記得溫存縱欲?”說到這類帶顏色的話題,陸千羊興致勃勃,“只要主角是江西,宋少肯定連個中細節都記的。”

    對此話題,阮江西無可奉告,拿了衣服去更衣室。

    某無賴軟磨硬泡:“江西,你跟我說說你們溫存的細節唄。”陸無賴正要追上去探聽一番宋大人的風姿韻事,后頸被人揪住,她回過頭去,拿眼瞪唐易,“你松手,勞資不是貓貓狗狗,提溜著太傷自尊。”

    唐易非但不松手,仗著身高力大,將陸千羊提溜到跟前,將帥臉湊過去:“少管人家兩口子的事,管好你自己。”

    唐易這訓人的口吻惹得陸千羊很不服氣,繼續瞪著大眼睛:“我怎么了?”她理直氣壯,“窺探他人**是狗仔隊的天職,我這是順應天意!”

    滿嘴歪理,死性不改,這只頑皮的刁羊!

    唐易抱手瞥著陸千羊這個女痞子,眉頭輕挑:“看來你對別人的**很感興趣?”

    陸千羊完全一副光明正大正氣凜然的表情:“以前做狗仔遺留下來的職業病,木辦法。”

    這廝,還流氓得頭頭是道了。

    “剛才更衣室外面動靜不小。”唐易似笑非笑地斜了斜嘴角,眼里不懷好意得很。

    陸千羊眉頭跳了一下,隨即面不改色:“哦,原來外面后勤組的小姑娘說得都是真的呀。”她佯裝大吃一驚,然后嘿嘿一笑,露出幾顆潔白的牙齒,“嘿,我也聽說了,說是有只發了春的野貓聞著腥味了,竟賊膽包天偷看我們唐天王換衣服。”哼,不就是演嗎?她跟了阮江西三年,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

    唐易好整以暇地看著某只笑得諂媚的刁羊,接了后半句:“我還聽說,那只不知死活的野貓正好被你撞見了。”

    你才不知死活,你全家方圓九百里都不知死活!陸千羊腹語完,繼續裝:“嘿,真巧真巧,不過可惜了,讓那小畜生給跑了。”

    想讓她承認偷看唐天王換衣服,除非打死她,不,打死她也不承認,她才不是偷看,她是光明正大地看!

    反正某羊下定決心,死都不承認!

    “這荒郊野嶺哪里來的野貓?”

    唐易故意拖長了語調,有種逗貓的感覺,陸千羊怎么覺得唐易是在耍著她玩?

    她統一口徑,堅決不改,繼續胡編亂造侃大山:“天知道啊,八成是唐天王您魅力不可阻擋,什么貓啊狗啊的,都聞腥而至。”

    還耍無賴!裝無辜!這只羊,總有本事惹惱他,唐易幾乎用吼的:“要是里面是別的男演員呢?”

    陸千羊沒經過大腦:“我只看腹肌和人魚線,不看臉!”說完,她捂住嘴,完了,她條件反射暴露出本性了,這下罪行暴露了,此時此刻,陸千羊只蹦出一個念頭:跑路,趕緊跑路!

    唐易暴跳如雷:“陸千羊!”

    這只羊實在沒有一點身為女人的自覺,看他也就算了,居然還想看別人!

    不知羞恥!水性楊花!唐易莫名其妙只想到了這兩個詞,更腦殼了:“你以后要是再敢——”

    “哎?”她聲東擊西了一句,裝模作樣地側耳細聽,“我好想聽見導演在喊我,好迫切的樣子,可能是有什么大事情,那我就先過去了哈,回見啊唐天王。”舔著個笑臉,眨眨眼,“不送不送。”她擺擺手正要撤。

    唐易陰陰冷冷地蹦出一句:“你敢走試試。”

    威脅是嗎?軟硬兼施誓不罷休是吧?不就是看了你幾塊腹肌和人魚線嗎?敢跑試試?也太瞧不起她身為狗仔的骨氣了,她坦蕩蕩:“我不走,不走!”

    剛說完,腳下生風,她不走,她用跑的,陸千羊撒腿就跑遠了,就一個眨眼的功夫,溜號得沒影了。

    唐易呆在原處,氣得直咬牙切齒,這只該死的刁羊!

    因為錫南國際的張曉開車過來接阮江西,劇組也沒敢再堅持留阮江西一起聚餐,很明顯,宋少等著見人。

    阮江西走之前,陸千羊對她千叮嚀萬囑咐:“記得呀,悠著點,悠著點!”

    然后,就被唐易抓著領子塞進了劇組的面包車里,他回了個眸:“宋辭才不是君子。”

    寓意不明,唐易留下一句話。

    “無妨。”

    阮江西的話,徹底讓唐易無語了,阮江西對宋辭,太死忠了!

    她說:“千羊酒品不好,如果可以別讓她喝酒。”

    唐易哼了哼:“我才不會管她死活。”

    “你會。”輕輕緩緩的語調,阮江西說。

    唐易但笑不語,阮江西太會揣度人心。

    “你喜歡她,只是,玩心居多,還不夠愛她,若是她喝醉了,”她微微停頓,“請不要帶她去酒店。”

    唐易啞口無言。

    阮江西頷首,轉身離開。

    好聰慧的女人,三言兩語揣度人心,竟一分不差,唐易有點佩服宋辭挑女人的眼光。只不過……去酒店?

    唐易嘴角抽動,在未來弟妹眼里他這么禽獸?

    路口,晚燈亮了,將人影拉長,因著是舊唐影城,來往的行人許多。

    “阮小姐,我們老板想見你一面。”路口對面,男人走過來,穿了一身西裝。

    張曉的車還沒有開過來,阮江西等在路口,便站在最亮的燈下,輪廓籠了一層暖黃,她問:“你們老板是哪位?”

    男人指了指路對面的車,解釋:“我們老板是《定北侯》的贊助商葉先生。”

    明亮的眸中,忽然凝了霜:“我不認識他。”阮江西側過身,冷漠而防備。

    男人遲疑了一下,返回路對面,對著車里的人說了幾句,隨后便恭敬地開了車門。

    最先映入阮江西眼里的是男人锃亮的皮鞋,然后,是葉宗信的臉。

    十五年也許太久了,這個男人的樣子,在記憶里早就模糊了輪廓,那些曾經以為忘記了的人、忘記了的事卷土重來,她下意識后退,握緊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你架子倒不小。”

    不屑,冷漠,還有厭惡,葉宗信的語氣,似乎與十五年前如出一轍。

    微微抬起下巴,阮江西冷冷而視:“我并不認識葉先生,也沒有見面的必要。”

    疏遠,戒備,她對葉宗西退避三舍。

    嘴角拉出譏誚的弧度,言辭里毫不掩飾他的輕視與不屑:“不過是個三流藝人,確實沒什么見面的必要。”眼角下挑,葉宗信逼視,“然而你是宋辭的女人。”

    有備而來,葉宗信意在宋辭。

    燈光微暗,她眸光淡而平緩:“我沒有很多時間浪費,請你直言。”

    倒是個聰明的女人,葉宗信直言:“讓宋辭松口。”語氣,越發森冷,“我兒子的牢獄之災,我知道是因你而起。”

    葉競軒涉險毒品交易,至今收押于省級重刑監獄,這中間是非黑白,她從來不過問宋辭,不管宋辭用什么手段,她都不會左右。

    “這件事你應該去找宋辭。”態度疏離卻堅定,阮江西迎著葉宗信陰鷙的眸光,始終清冷而無瀾著。

    真是不識相的女人!如此冷傲狂妄,對于阮江西,葉宗信毫無理由地排斥,語氣里難掩厭惡:“如果我見得到他,也不會來找你。”

    阮江西微微牽動唇角,似笑而冷。

    “說吧,”葉宗信抬高了下顎,冷冷俯瞰,“你要多少?”

    你要多少……

    這么居高臨下,這么義正言辭得將人踩進泥土里,這個男人和十五年前一模一樣,滿身利欲熏心。

    阮江西眸中凝了一團墨黑,她說:“把你整個葉氏給我,你舍得嗎?葉先生。”

    眸子,黑白暈染,像一汪望不進底的深井,冰涼,深邃地藏住了所有情緒,偏偏,潺潺如溪,溫婉清澈。

    這雙眼,竟這樣像那個人……

    葉宗信本能地退了一步:“你——”不安惶恐,還有一絲負罪,只是晃過一瞬,便沉淀下冷冷一層戒備,“你是誰?”滿眼探究,他灼灼凝視,似乎要在她臉上找出絲絲痕跡。這個女人,深不可測,卻無跡可尋。

    阮江西依舊淡然而沉靜,絲毫都沒有牽動情緒:“葉先生應該調查清楚了,我是阮江西。”

    自始至終,她不慌不忙,理智從容得不像這個年紀,即便見慣了風浪計謀的葉宗信也未見得能有這份處變不驚。如她所言,他自然調查了,而且動輒所有人脈資源,只是,她來路不明的背后,居然是有權有勢的顧家,除此之外一無所獲,唯一確定的便是,這個年輕的女人,宋辭的女人,絕非池中之物。

    “阮小姐是聰明人,我想你會想好你要什么,要得起什么。”

    葉宗信的話,三分笑意,是警告,更是威脅。

    黑色的蘭博基尼停靠在路邊,張曉從主駕駛座上下車,瞥了一眼葉宗信,不禁嘲弄:“葉先生,你真是做了一件愚蠢的事。”轉向阮江西,態度恭敬,“阮小姐,宋少在家里等你。”

    阮江西頷首,轉身時,留了清泠的一句話:“沒有什么是我阮江西要不起的,”她側眸,未曾看葉宗信一眼,淺笑揚唇,“因為,宋辭給得起。”緩緩抬起腳,她優雅地走到路對面。

    冷傲,輕狂,滿身鋒芒,這才是阮江西。

    葉宗信驟然眼露兇光:“你——”

    張曉正身相對,鳳眼微微一瞇,犀利的神色:“葉先生,請你放聰明點,不要自掘墳墓,我們宋少非常討厭愚蠢的人。”說完,恭敬地跟在阮江西身后。

    遠去幾米,葉宗信狠狠脧視了許久才離去。

    路口,蘭博基尼旁的電線桿下,依著一個清瘦修長的身影,不知何時來的,他轉過頭來,身上沾了些風沙塵土。

    阮江西淡淡問候:“真巧。”

    他沉默著,片刻:“我的自行車壞了。”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懇求,“請問你可不可以載我一程?”

    是柳是,斯文俊秀的臉上,依稀還有年少時的輪廓。

    阮江西點頭:“好。”平靜隨意的語氣,她問,“這里是郊區,你來登山嗎?”

    她走在前面,柳是跟在她后面,影子交疊,他回她:“我的學生組織了騎行,就在這附近。”

    環山一帶,都是舊唐影城,這個時間,出入的多半是劇組而非游客,何況,天上烏云密布,濃重水霧籠著郊區的山,這樣的天氣,這樣的地方,并不適合騎行,柳是的理由很蹩腳,大概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他還像十五年前一般,不會撒謊,尤其不會對著她撒謊。阮江西并不拆穿,坐在車里,開了車窗看外面的天,柳是坐在她旁邊的位子,車開得平穩而緩慢,車里安安靜靜地,沒有誰開口說話。

    “江西。”他這樣喊她,熟稔又親近的語氣打破了一路安靜,柳是問,“拍戲順利嗎?會不會很辛苦?”

    阮江西將視線從窗外收回,一一作答:“很順利,也不辛苦。”她問他,“你呢,為什么在大學任職,你是我見過最年輕的教授。”她記得,年少的他喜歡獨處和安靜。

    前座的張曉有些詫異,阮江西并未不是多話的人,除了對宋辭,她對旁人極少這樣主動挑起話題。

    “因為很小的時候,我認識一個女孩,她數學總不及格。”語氣,像老朋友在敘舊,柳是總是嚴肅冷峻的側臉柔和了,嘴角有著笑意,“她說,希望我長大后能當一名數學老師。”

    ------題外話------

    二胎劇場已發正版群

    推薦長袖扇舞校園文《馴化叫獸小妻太萌腐》。

    這是一頭外表古板內心奔放的蘿莉**狼,企圖掰彎精明腹黑禁欲系美教授,結果反而被吃干抹凈的故事?

    大一新生安馨,剛進校就盯上了副教授簡寧——年方二十八,身材長相學歷俱佳,氣質可剛可柔,容貌可男可女,簡直是天生的攻受兼備典范!唯一的缺點是,教授大人是直男!

    性別不同怎能相愛?必須得可了勁兒地掰彎啊!

    配個妖孽病美人顧泠瀾?——外甥女夏辰手持金針冷冷:小姨,這是我男人。

    配個腹黑偽天真許逸?——大師姐溫柔轉著手術刀笑瞇瞇:馨肝寶貝,給姐姐留點念想。

    配個囂張貴公子宋淺?還是萌萌噠師生戀?好嘛,終于沒有女人來搶了,小外甥夏勵一臉哀怨:小姨,你快把他拎走!我不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