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章:江西是法定繼承人

章節目錄 第三章:江西是法定繼承人

    ( )阮江西,一身風華,難怪。難怪讓宋少鬼迷了心竅。

    待到人去幾米,幾個女孩才回神。

    “林晚,她說什么鬼話啊?什么是演員不是戲子。”

    “聽不懂,不過聽著怎么像在罵我們。”女孩愣愣的,盯著阮江西的背影,若有所思。

    這個叫林晚的女孩,從來不曾想過,曾經那么不屑一顧的人,那么不屑一顧的事,會天翻地覆面目全非。

    人生啊,多得是意外。

    林燦笑笑,收了視線,湊過去,托著下巴問柳是:“對于那個不是戲子的演員,柳教授有何高見?”

    柳教授表情很呆萌,語氣很高冷:“不要跟著我。”推著自行車,繞開林燦往前走。

    林燦嘴角一扯,跟上去,在柳是耳邊絮絮叨叨:“你又是這句,能不能換句臺詞,老娘都聽膩了。”前面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埋著頭越走越快,林燦無奈,“算了,我舉白旗,你還是接著說那句臺詞吧。”

    柳是一言不發,一副完全不想開口的表情,推著車,走得更快了,林燦一米六的個兒,腿短,跟不上,踢著腳下的石子,大喊:“柳是,柳是!”

    柳是垂頭直走,僵直的背脊,沒有任何回頭的弧度。

    林燦突然喊:“柳柳。”

    話落,她頓住步子,等前面的男人回頭。

    果然,柳是停下,背脊微不可聞地顫了一下,然后猛地回頭,一眼冰冷。

    柳柳……

    是他留給葉江西的稱呼,只允她一個人如此喊他。

    林燦攤攤手,一副無奈又無謂的模樣:“非要每次喊你柳柳才能看到你不一樣的表情。”她笑,眼底一片黑沉的清明。端詳地瞧著柳是的臉,玩笑的神情,“很生動的表情。”

    柳是沉沉的眸,忽然覆了灰暗,厚厚一層,遮住了滿眼光彩。

    “柳是。”林燦走近,站在他身邊,清冽的嗓音繞進柳是耳邊,字字像帶了針芒,她咄咄逼人,問,“你還是忘不了江西是嗎?”

    柳是猛地抬眸,眼底卷起天翻地覆的洶涌,唇,抿得慘白慘白。

    林燦抬頭,似笑而非:“我也忘不了,尤其是她用那雙好看的眼睛哭著看我的模樣,簡直是噩夢。”眼眸,微微紅了,倔強地撐著眼皮,灼灼望進柳是死寂的瞳孔里。

    沉默,久久的沉默。

    林燦恍惚了神色,輕嘆:“十五年了,她都死了十五年了。”

    “她沒有死!”柳是幾乎吼出聲,平日里連話都不愿意多說一句的人,一遍,又一遍重復,“她沒有死,她沒有死。”眼潭,血絲遍布,依稀看得清,脖頸青筋隱隱跳動。

    吼完,柳是轉身,步子幾乎快得狼狽。

    每每,這個話題,總能挑起這樣的戰火,也只有這個時候,柳是會這樣擺正了眼神瞪林燦,像只炸了毛的火雞,哪里還有平日里嚴肅呆愣又刻板的教授架子。

    林燦搖搖頭:“傻子。”又搖搖頭,看著遠去幾米的人影自言自語,“固執的傻子。”

    誰說不是呢?警署的死亡證明都下了十五年了,整個葉家,只有柳是自始至終不相信那份鑒定。

    柳是啊,就是葉江西的忠臣,十五年前是,事到如今,還是,真他媽忠心耿耿!

    林燦嗤笑一聲,對著前頭走得飛快的人喊:“柳教授。”

    柳教授置若罔聞。

    林燦拔高嗓門:“柳教授。”

    柳教授直接上了自行車。

    明成大學研究生學院的柳是教授,素來以高冷呆萌著稱!任女學生們百般撩動,完全不為所動。

    林燦抓了一把頭發,追上去:“柳教授,那個阮江西,柳教授有何高見?不妨一起探討探討。”

    柳教授踩著自行車,仗著腳長,很快很快,身后,女孩的聲音砸來:“柳教授,你再不等我,我就去學校告發你騷擾女學生!”

    柳是半點反應都沒有,自行車跑得飛快。

    向來,只有騷擾柳教授的女學生,就算告到教導處,教導主任也會勸柳教授看開點,然后,把那些個女學生挨個訓一頓,一人罰抄一百遍明成大學學生守則。

    林燦跺腳,一張大家閨秀的臉,全是挫敗。嚎叫:“柳教授,你再不等我,明天老娘戳爆你的輪胎!”

    汽車緩緩駛過,掠起吹過的風,卷亂了路邊一地火紅的楓葉。

    阮江西看著車外,歪著頭,唇角似笑。寒涼,思緒似乎飄到了遠處,久久失神。

    “在看什么?”張曉將車窗稍稍搖下,順著阮江西的視線,隱隱看見遠處兩個模糊的身影,一男一女,看不真切。

    阮江西恍然若夢:“看戲。”微微瞇起了眼角,唇邊拉出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應該是一場鬧劇,或者,”淡淡諷刺,她說,“是悲劇。”輕笑,眸間冷然。

    一身清冷,仿若有種防備,與世隔絕的孤獨,充斥了濃濃的陰翳。

    錫南國際未來的老板娘,似乎是的有故事的人。張曉不禁忘了身份之別,細細打量:“你好像很悲觀。”

    阮江西看向車窗外,初升的華燈灑下斑駁璀璨的光影,在她眼里,卻黯然失色。

    “是嗎?”她笑,眼底沒有絲毫歡愉。

    莫名而至的悲涼,冷了氣氛,張曉遲疑了一會兒,并不擅長安慰的話,實話實說:“不用如此,至少你還有宋少,宋少是你的。”

    一個宋辭,比之整個世界,也許,并不差什么,某種意義上來看,張曉覺得阮江西是幸運的,能讓宋少這樣寵愛的人,命運對她必定是眷顧的。

    張曉不禁多言了一句:“我從未見過宋少這樣認真地對待一個人,你不會被辜負的。”她覺得,錫南國際的老板娘人選,已經非阮江西莫屬了。

    阮江西忽然輕笑:“是,我很幸運。”眸光,瞬時清亮如潑墨的古玉,閃閃生輝,對張曉說,“謝謝,我很喜歡你的話。”想了想,“尤其是那句,宋少是我的。”

    阮江西的話,嚴肅,認真,又帶著些執拗的霸道,像在宣誓主權,有點幼稚的炫耀。

    這樣的阮江西,真生動。一貫嚴肅的張曉忍不住笑出了聲,似乎意識到失禮,立刻又收了笑,只是嘴角怎么也忍不住翹起,阮江西絲毫不介意,懶懶靠著椅背,眼角略為挑起,含了淡淡的笑意。

    她在想念宋辭吧,這樣明媚的心情全部寫在眉眼間。

    只是片刻,阮江西拿出手機,熟練地按了幾個鍵,放在耳邊,喊了一聲:“宋辭。”

    果然,阮江西滿心念的,是宋辭。

    張曉側過身子,禮貌回避,只是注意力不由得集中,實在好奇老板與老板娘之間是如何相處。

    阮江西輕輕柔柔地回復電話:“我現在回家。”

    老板娘乖得像只家養的貓兒。

    “嗯,吃過了。”微微擰著眉,不太高興,她說,“你也要吃飯。”

    可能宋老板不聽話,沒吃飯。

    “不累,廣告拍得很順利,導演還夸我了,就是廣告的男主角有點幼稚,不太懂事。”

    這樣認真嚴肅的抱怨,張曉實在忍俊不禁:老板娘真誠實正經得不像樣。

    不知電話那邊宋辭說了些什么,許久,阮江西還是很認真專注:“不用換,我不跟他計較。”

    張曉猜測,計較的那個人是宋老板。

    阮江西忽然莞爾輕笑:“好,我不說他。”

    果然,宋老板計較了。

    “宋辭,不要吃醋。”阮江西笑瑩瑩的眼,語氣,有些嗔怒,又有些哭笑不得的愉悅。

    哦,電話那邊,宋老板不僅計較,還吃醋了。

    張曉從來不知道高高在上不茍言笑的宋老板,居然還是個如此斤斤計較拈酸吃醋的人。秦特助說得果然沒有錯:宋老板吶,居家從良了。

    “不用太趕,我等你回來。”

    “好,不工作,陪你。”

    “回去給狗狗做飯。”阮江西笑了笑,嘴角牽起濃濃的喜悅,梨渦深深好看,她說,“好,也給你做。”

    阮江西對宋辭,未免太過百依百順了,宋辭對阮江西,卻也太過事無巨細了。

    不愧是錫南國際的**oss,玩起感情來,真夠驚世駭俗。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阮江西坐正了身體,非常專注。

    安靜了片刻,估計宋辭又說了什么?

    阮江西凝眸:“開了窗,可能風太大,我聽不太清楚,宋辭,你再說一遍,”

    張曉不解,哪里開窗了?哪來的風?

    宋辭再說了一遍。

    阮江西眸光忽亮,笑了:“嗯,聽到了。”梨渦清淺,車廂里,回蕩了她歡愉淡然的嗓音,她說,“我也想你。”

    哦,宋老板重復了三遍的那句話是:我想你。

    張曉想,阮江西必定是故意的,好聰明的女人,風月里的計謀,玩得這么漂亮。這樣聰明靈慧又坦誠剔透的女人,宋少會一頭扎進去,也不無道理,阮江西,確實配得起宋辭,至少在攻心上,不輸宋辭半分,

    “好,再見。”

    “記得吃飯。”

    阮江西剛掛完電話,嘴角還揚著,手機再一次響了。阮江西只是略微看了一眼,躺在椅背上,有些倦怠,半闔著眼眸,按下了免提。

    顯然,不是宋辭。

    “到家了嗎?”

    是阮江西那位還贊助去了的經紀人。

    “快了。”聲音很小,阮江西懶懶垂著眸,倦容難掩。

    陸千羊總是一驚一乍,嗓門很大:“我不在的那段時間是不是發生什么大事件了?”

    可能是曾經身為狗仔隊,陸千羊對演藝圈的嗅覺感知,異常靈敏,風吹草動光用鼻子都能聞出來。

    阮江西不瘟不火的:“怎么了?”

    “你以前的戲,不論鏡頭多少,被人串接剪輯成了一段視頻,正在網上瘋傳,轉載量都破百萬了。”陸千羊驚呼,“不,已經兩百萬了,這速度,快得有點恐怖,也不像有人惡意抹黑你,我看了一下網友評論,難得沒有人身攻擊,說的都是你的演技,情況還是挺樂觀的,畢竟你的演技擺在那里,除非人眼瞎。”陸千羊很興奮,“不過事實證明,群眾的眼睛還是蠻雪亮的。”

    阮江西不太在意:“不用理會。”

    這反應,是不是太事不關己了?也是,阮江西只關心宋辭。陸千羊猜測:“是不是你家宋大人的手筆?”

    阮江西瞇了瞇眼角,片刻沉默:“很晚了,你休息吧。”

    隨即,掛了電話,靠著座椅上,合上眸子閉目養神。

    似乎,除了事關宋辭,阮江西對什么事,都不痛不癢。那么,不是宋辭的手筆,張曉略為思索后了然:“于景言的那個腦殘粉,雖然不太理智,不過手速很快,覺悟也不錯。”

    阮江西輕輕勾起了唇角,并不否認。

    想來,是那個沒看過阮江西作品的景言粉,痛定思痛大徹大悟了。

    不到一個小時,這個視頻的轉載破了五百萬,阮江西三個字,再一次霸占了所有話題與熱搜,世人終于‘哦’了一聲,原來阮江西是個演員,是個演技很好的演員。

    秋夜,九點,星子點點,月光正好,葉家別墅門前,泊了一輛白色的法拉利,車窗半開,昏暗的路燈光下,依稀可見車里一男一女正吻得難舍難分,忘我得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咔嚓!”

    手機快門的聲音,補光燈一閃,立刻驚動了車里的緊緊相纏的男女。

    “你在干什么?”葉以萱對著車外的人大喊,全然一副驚弓之鳥的樣子,將身邊的男人往里推了推。

    喲,現在知道藏男人了?晚了!林燦聳聳肩:“看不出來嗎?”分明一副書卷氣很濃的相貌,笑起來,痞痞的,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機,說,“拍照咯。”對著車里的男人投去含笑的目光,“不錯,挺上鏡。”車里的男人,不正式最近風頭正盛的男團主唱。

    葉以萱青了臉,轉頭對車里的男人說:“你先回去。”隨即,下了車,重重關上車門,走到林燦跟前,伸手就推,“滾開。”

    林燦跳開一步,抱著手,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里的手機:“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萬一惹得我心情不好,”又晃了晃手上的手機,將屏幕里的照片往葉以萱跟前湊了湊,她揚起下巴,“這就是證據。”

    葉以萱伸手就要去搶,卻被林燦靈活躲開,她大惱,吼道:“你想干什么?”

    把柄在手,沒有比這更讓人心情愉悅的了。

    林燦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看著手里的手機:“清純玉女背后的故事,”她抬眼,笑看快要炸毛的葉以萱,“我猜各大媒體報刊一定很感興趣。”

    葉以萱炸毛,抓著林燦的衣服就搶:“還我!”

    林燦個子小,卻嬌俏敏捷,一閃身繞到葉以萱身后,回頭扔了個挑釁的眼神:“有本事——”林燦的表情,無賴又無恥,“你來咬我呀。”

    葉以萱尖叫:“林燦!”

    林燦拔腿就跑進了別墅。

    “站住!”

    葉以萱尖銳的聲音,簡直刺透了夜,須臾,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打斷:“一家人吵吵鬧鬧的,成什么樣子。”

    客廳餐桌上,葉家一家正在用餐,開口的老人坐在主位上,顯然是葉家的一家之主——葉明遠,一左一右分別是他一雙兒女,葉宗信與葉宗芝,葉宗信身邊的人,正是那位蟬聯了幾屆金鐘影后的蘇鳳于,而葉宗芝身側的男人,是她的第二任丈夫柳紹華,最外側年輕的男人,是葉家單傳的長孫葉竟軒,與葉以萱同為蘇鳳于所生。

    葉家,曾經也是個名流之家,只是到了葉明遠這一代,落敗了下來,直到葉宗信娶了h市首富阮延卿的掌上明珠。葉家才再一次躋身商賈豪門,便是這裝修富麗堂皇的別墅,也曾是阮家的地盤。

    葉家老人發話了,葉以萱立刻乖巧溫順,小聲恭敬地喊了一聲:“爺爺。”

    葉以萱半大時才進的葉家大門,對葉明遠這位長輩,不太親疏,只是懼怕。倒是林燦一貫不服管教,十分地放肆:“外公,你老糊涂了吧,什么一家人?”不等主位上的老人發話,林燦挑著眉峰看左邊位子上的葉宗信,笑得敷衍,“舅舅,我怎么記得,你為了阮氏電子,哦不對,應該是葉氏電子的股份,您現在配偶欄上還寫著阮清的名字,她,”林燦伸出手,指著葉宗信身邊的女人,毫不收斂的嘲諷,“算哪根蔥啊?”

    阮清,是葉宗信曾經的妻子,曾經首富阮家的千金。

    葉以萱怒瞪:“你——”

    林燦手指一橫,指向葉以萱:“你,”輕蔑的視線落在一直低頭吃飯的葉竟軒身上,“還有你,”轉頭,看向早就鐵青了臉的葉宗信,“他們又是哪根蔥上發的芽?”

    蘇氏母子三人,后來居上,住進了曾經的阮家,與林燦,向來水火不容。

    葉宗信沉聲怒喊:“林燦!”

    惱羞成怒,分明是被戳中了痛處。林燦完全不怕葉宗信這位長輩,半點收斂的勢頭都沒有,笑著譏諷:“舅舅,難道我說錯了?”用余光瞟了一眼自始至終都保持高貴優雅氣質的蘇鳳于,“她到現在也不過是個沒名沒分的狐貍精。”

    盡管,蘇鳳于是萬人羨慕的葉夫人,只是這個屋子里的人心知肚明,阮家一日沒有徹底改朝換代,蘇鳳于便不可能被扶正。葉宗信被噎得一時無語,蘇氏母子三人,各個臉上難看。

    “混賬東西!”葉明遠一掌拍在餐桌上,拄著拐杖站起身來,“你還不給我住嘴!”

    林燦聳聳肩,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

    老爺子氣紅了眼:“你——”

    葉宗芝連忙順氣:“爸,小燦心直口快不懂事,您別動氣,氣壞了身體不值當,”說著,狠狠瞪了林燦一眼,板著臉,“說什么混賬話呢!”

    林燦一副無辜的樣子,攤攤手:“誠實人不打誑語,怪我咯。”

    葉明遠氣得一時說不出話,拄著拐杖就去了書房,好好的一頓飯,便不歡而散,留在餐桌上的幾個人,眼神一個比一個犀利,恨不得在林燦身上挖個洞,她熟視無睹,哼著小調就上樓去,半道上,柳紹華喊住她。

    “后天你媽生日,讓柳是回來一趟。”

    不冷不淡的語氣,林燦與這位繼父的關系素來不太‘和諧’。

    林燦轉頭,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親愛的后爹,你才是他親生老子,你的話他都不聽,我這個繼妹的話他會聽嗎?”

    一口一個后爹,一口一個繼妹,林燦的話能噎死個人。

    柳紹華卻不氣,無奈地笑著:“這小子大概忘了還有我這個親生父親。”

    林燦不以為然:“大概是你忘了柳是為什么不肯回來,要我提醒你嗎?”

    柳紹華沉默,眼底黑沉一片。

    林燦靠著樓梯扶手,笑意盡收,神色驟冷:“這個屋子里的人,包括你,包括我媽,更不用說葉宗信那只喂不飽的白眼狼,哪一個不想把阮家這座金碧輝煌的宮殿變作自己的獨有,只不過葉宗信狼子野心路人皆知,我媽坐觀虎斗風平浪靜,而你,漁翁得利黃雀在后。”

    不待柳紹華出聲,林燦冷哼一聲:“所以當年在阮清的墳墓前,我和柳是那樣央求你們,你們還是冷眼旁觀放任葉宗信做了劊子手,對江西痛下狠手。”她忽然大笑,“現在,知道為什么柳是不回來了嗎?他啊,才不想和你們這群豺狼虎豹蛇鼠一窩!”

    像只惹毛的刺猬,渾身尖銳。林燦狠狠脧視,柳紹華卻只是片刻的怔忡之后失笑:“不愧是名編劇,你的想象力很豐富。”

    笑得溫潤如風,端的是大度有禮,不得不說,林燦的這位繼父,表面功夫簡直天衣無縫。

    怎么會有這么衣冠楚楚的禽獸呢?

    林燦譏誚一笑:“你讓我豐富的想象力聯想到了四個字,”哼了一聲,從鼻腔里蹦出四個字,“斯文敗類。”

    柳紹華那張粉飾得非常斯文的臉,還是徹底僵硬了。

    隨之,一聲暴怒過來:“林燦!”

    林燦立馬閃到樓梯扶手的另一邊,若無其事地打趣:“媽,別瞪眼,眼角皺紋很明顯。”

    葉宗芝眼角一僵,半天深吸一口氣:“你這家伙,欠收拾!”

    林燦見勢不好,立馬腳下生風溜之大吉。葉宗芝正要去追,柳紹華拉住她,搖搖頭,笑得溫和:“別生氣,當年的事對她打擊很大,對我極端也情有可原。”

    葉宗芝十分抱歉:“這么多年,委屈你了。”

    “一家人不用說這種話。”

    柳紹華的話剛說完,遠遠傳來一聲重重的嗤笑:“切,真夠斯文敗類!”

    “林燦!”

    葉宗芝大吼,林燦遁走。

    三樓,最里側,是葉宗信夫婦的臥室,被掩飾了整晚的風平浪靜,終于掀起了風浪。

    “葉宗信,你什么意思,你還是不肯跟我去登記!”

    大喊大叫,劍拔弩張,這哪里還是剛才餐桌上那位修養端莊得體的貴婦人。

    演員嘛,最擅長的就是一個字——裝!脫下戲服,就歇斯底里了:“葉宗信,今天你非要給我一個理由不可。”

    葉宗信坐在沙發上,眼神閃躲:“現在還不是時候。”

    蘇鳳于一聽,臉便沉了,抓著葉宗信的手臂,咄咄逼人:“那什么時候才是時候?阮清那對母女已經死了十五年,我沒名沒分地跟著你,外面的人都叫了我十五年的葉太太,你卻連那一紙婚書都不肯給我,你在怕什么。”她紅著眼大吼,“怕我和孩子分你葉氏的財產嗎?”

    此話一出,葉宗信頓時惱火:“蘇鳳于,你胡說八道些什么!”

    “那你為什么到現在都還不肯給我一個名分,家里連個小輩都能隨意侮辱我。”蘇鳳于猙獰了眼,情緒激動。

    葉宗信坐進沙發里,滿臉頹敗,眉間隱隱沉下一層陰厲:“不是我不肯,是不能。”

    蘇鳳于愣了一下,目光逼視:“葉宗信,你別和我玩文字游戲,什么叫不能?”

    “當年阮延卿將自己名下50%的股份全部留給了江西,即便我用來做了融資,葉氏也有30%的股份持有人到現在還是江西,而且不僅如此,公司的持有法人也是她,即便我名下持有阮清40%的股份,葉氏到現在真正的主人都還是姓阮。”

    蘇鳳于瞪大了咱,不可置信:“那小丫頭不是死了十五年嗎?你是她的父親,她名下的股份理應由你這個監護人繼承,怎么還會在一個死人名下?”

    不止蘇鳳于以為,外界所有人都以為葉宗信早便給阮氏改朝換代,竟不想,葉氏真正的主人竟是死了十五年的葉江西。蘇鳳于難以置信:“怎么可能?”

    “當初在墓地外的沿江里,只打撈到了江西的衣物,并沒有找到尸體,我去警署申報的死亡鑒定法院根本不承認,法律上判定的是失蹤,不是意外身亡,所以葉氏的股份,還有阮家所有不動產的擁有權不是我,是江西。”說到此處,葉宗信眼底一片陰翳,“尤其是葉氏的持有法人,還是葉江西的名字。”

    “不是失蹤四年就可以申報死亡了嗎?”

    葉宗信冷哼,陰狠之色盡顯臉上:“阮家老頭子死之前就立了遺囑,一旦他的順位繼承人發生任何意外,阮氏和他名下的財產將全由社會福利基金經營。”葉宗信怒極,一字一字從喉嚨撕咬而出,“如果去法院申報死亡,我們一分錢都拿不到。”

    蘇鳳于驚呼:“那怎么辦?難道那對母女都死了,我們到頭來還是什么都拿不到?”眼潭深處。盡是狠辣。

    精心謀劃多年,竟讓阮延卿那只老狐貍擺了一道,葉宗信哪里甘心,正色沉眉:“我有辦法,所以你再忍忍,阮清名下的股份我已經接手,阮延卿留給江西的股份我早就開始融資,現在公司由我掌管,就算公司的持有法人是江西,頂多一年,葉氏就會完完全全屬于我。”轉頭安撫蘇鳳于,“你再等等,過不了多久,等葉氏成了我們的,你自然就是葉氏真正的女主人。”

    蘇鳳于眼中乍現一抹迫不及待的精光:“最好不要再有什么變故。”

    葉宗信不以為意:“人都死了十五年,還能有什么變故。”

    “人真的死了嗎?不是沒有打撈到尸體嗎?”

    “在法院判定失蹤的一個禮拜之后,有人在沿江里打撈出一具尸體,年紀和外貌都與江西相仿,而且,在尸體身上找到了江西的長命鎖,即便沒有去認尸,也不會有錯。”葉宗信拉動唇角,陰鷙了所有神色,“她死了。”

    一句話,毫無溫度,血脈親情不存絲毫。

    次日,秋高氣爽,萬里無云。

    oushernar廣告的第一幕鏡頭,選址定在了明成大學正氣廣場讓的潤溪湖,人工湖水并不深,湖底鋪了一層稀碎的鵝卵石,水波清清,浮了幾朵精心雕飾的水蓮,秋風偶吹起一湖平靜,如此意境,倒襯阮江西的氣質。

    這一幕鏡頭需要下水,不像昨日素顏上鏡,這場戲,阮江西需要化很精致的妝,華衣出境。阮江西飾演的是一個一舉一動都撩人心弦的妖精。

    妖精?開始陸千羊還有點擔心,她家藝人骨子里都帶著一股貴族的清雅,妖精一詞,她實在難以對號入座,直到看見上完妝的阮江西,陸千羊手上啃的蘋果直接滾到了地上。

    隨意卷曲的黑發,凌亂鋪在裸露的肩頭,更襯得膚色凝雪,偏偏,一身長裙,卻紅得張揚,唇色艷紅,在眼角勾勒出淡淡煙熏的風情,舉手投足,妖艷得肆意,一笑,唇邊梨渦淺淺,眉眼彎彎,陸千羊從未見過哪個女人能像此刻的阮江西,將妖治與清雅契合得如此天衣無縫。

    陸千羊擦擦眼,驚嘆:“哪個不長眼的說我家江西沒看頭,這顏值,都爆表了好嗎?”

    平日里的阮江西并不愛脂粉,別說日常,即便是上鏡,也總是素顏,不施一點粉黛,清麗干凈,第一眼看著,會因她滿身淡雅的氣質而忽略了容顏,如今幾筆勾畫,精致了妝容后,竟叫人移不開眼。

    陸千羊再一次感嘆:“江西,你美呆了!”

    一旁的張曉點頭附和,她覺得,如果讓她家老板看見了阮江西現在的模樣,肯定……反正肯定會出事。

    興許是平時素凈慣了,阮江西不太適應,理了理落在裸露肩頭的幾縷發:“不會怪嗎?”

    陸千羊上下打量阮江西,回:“怪你太美。”

    阮江西輕笑。

    這一笑,極度妖嬈里,帶著絲絲脫塵。

    原來,阮江西竟是這樣美麗。

    陸千羊被這個發現給沖擊到了,趕緊上前:“江西,咱以后別總素顏出鏡成嗎?看哪個眼瞎的還敢拿咱江西的臉來惹是生非。”尤其是最近,媒體不知道從哪里整來幾張宋辭的側臉照,自打萬千女網友瞧見了宋辭的驚為天人,就更加肆無忌憚地黑阮江西,總拿她的臉說事,說什么清粥小菜,狗屁,全部瞎了眼好嗎!陸千羊頓時覺得揚眉吐氣了,“江西,咱以后就這么出去,閃瞎他們的眼。”

    阮江西卻不太在意:“化妝師化了兩個小時。”

    陸千羊不懂:“所以?”

    阮江西皺眉:“太麻煩。”

    麻煩?剛剛化妝的兩個小時是誰抱著電話給宋辭打電話?這電話粥一煲就是兩個小時,談話內容嘛,總結為三個字——沒營養,從吃飯到睡覺,宋辭一一交代,最麻煩的分明是阮江西家里那位!當然,陸千羊沒膽量吐槽宋大人,她不死心,繼續軟磨硬泡:“美貌這個東西不能太暴殄天物了,亮瞎人民群眾的鈦合金狗眼才是顏值擔當的天職,江西,咱要敬業喲。”

    她決定了,以后要培養她家藝人成為演藝圈的顏值擔當!

    阮江西似乎思考著,張曉接話:“宋少會不高興。”

    面無表情,忠心耿耿,唯宋大人馬首是瞻!宋辭教得好啊!陸千羊義憤填膺:“女人的美貌是男人的門面!”雖然,她覺得吧,宋辭大人那張臉,已經足夠當門面了。

    張曉理所當然:“不需要門面,宋少喜歡吃獨食。”依照宋老板平時強取豪奪雷厲風行的商業手腕,絕對不難推測出,宋老板看上的東西,別說染指,肖想也得付出代價。

    陸千羊剛想來套大道理,旁邊,她家藝人點頭:“嗯,是的,宋辭喜歡吃獨食。”她想了想,舉了個例子,“他都不喜歡我給狗狗做飯。”

    好精辟的案例啊!

    她還能說什么,陸千羊一臉挫敗:“我竟無言以對了。”

    說到宋辭,阮江西心情便十分好,眉宇間都是笑意。

    休息室外,統籌問:“千羊,準備得怎么樣?可以開拍嗎?”

    陸千羊打了個手勢:“ok,馬上來。”回頭囑咐阮江西,“我先去準備,你馬上過來。”

    阮江西頷首,細細凝視手腕的繃帶。

    張曉不太放心:“你的手下水沒事嗎?”鄭重補充,“如果傷口還疼,可以延期,不用擔心廣告方,宋少會處理。”

    阮江西搖頭:“沒事。”

    張曉覺得,未來老板娘太獨立要強了,沒有一點身為錫南國際老板娘的自覺。

    阮江西抬抬手,說:“我想我需要一條絲巾。”

    張曉給她選了一條白色的絲巾,綁在了阮江西手腕上,紅色禮服,配上一點素色,倒添了幾分別樣的風情。

    阮江西方進入片場,頓時驚掉了一眾人的眼珠子,竟想不到阮江西這朵優雅清貴的芙蓉,更勝牡丹的妖異,廣告商好眼光啊,確切的說,宋少大人好眼光啊。

    當然,除了工作人員,愣在當場的還有廣告的男主角于景言,陸千羊立馬湊過去,非常好意地提醒:“于少,你眼珠子掉了。”于景言受驚了似的,立刻收回眼,朝陸千羊瞪過去,她一臉不要臉的神情,“我家江西是不是美呆了?美爆了?”

    阮江西的這位經紀人絕對是于景言見過的所有人里,最無恥的,最流氓的,最不要臉的。

    于景言冷哼一聲,別開頭,懶得搭理。

    人工湖對面,統籌探了探水深,又試了試水溫,有點小憂心:“江西,湖水有點冷,你沒關系嗎?”錫南國際的老板娘,導演和廣告方都再三交代了,要小心招待。

    不等阮江西說話,她身邊的那個看起來像保鏢的女人面無表情地說:“換成溫水。”

    錫南國際的保鏢都這么狂拽酷炫**炸天嗎?

    統籌一愣:“額……”她有點為難了,“我可能要請示一下導演和廣告商。”又想,“還有這里的校長。”

    實在是難辦,這人工湖說小也不小,把這這一湖的冷水換成溫水,不知道湖面漂的那幾朵花,還能不能活到明天。統籌很難辦,然后,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過來:“麻煩的女人,這么嬌生慣養怎么不去當闊太太。”

    整個拍攝現場,也就數這位于大少爺譜子大,沒眼色,敢對錫南國際的老板娘橫眉豎眼。

    于大少擺了滿臉的不耐煩:“我很忙,你的富貴病留著回家養,別耽誤我的時間。”

    于景言這張嘴和這副少爺脾氣都好討打啊!

    阮江西也不惱怒,輕聲回了一句:“我不忙,不過水有點冷,請不要讓我下水太久。”

    這話統籌聽著很開心,老板娘發話了,不用換水了。陸千羊也很開心,她家藝人太會玩文字攻擊了。

    于景言果然聞言怒了:“你在質疑我的演技。”

    阮江西實話實說,情緒平平:“上一條你ng了九次。”還是無關痛癢的語調,她補充,“那一條只有一個鏡頭,你拍了四個鐘頭,導演換了兩次膠卷。”

    ------題外話------

    明天塘主出差回來,虐狗模式上線

    另,于景言小朋友真的不是反派!只是任性嘴毒了一點……好吧,兩點。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