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宋貴賓!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宋貴賓!

    ( )“把維修費送到錫南國際。”隨即轉頭,吩咐主駕駛座的秦江,“開車。”

    秦江全程不說話,他就靜靜地看他老板秀恩愛,把狗虐得好厲害,不信你看,車窗邊兒上,葉家名媛都快哭紅眼了:“宋辭哥哥。”

    秦江直接掛擋。蹭地一聲,開遠了,把那梨花帶雨扔在了后面。

    “我不喜歡她這么喊你。”阮江西說,不看宋辭的眼。

    宋辭捧著她的臉,仔細地看著:“生氣了嗎?”

    阮江西不說話,手覆著宋辭的手背,用臉輕輕地蹭,貓兒般,似懶散,又似撒嬌。

    宋辭輕笑出聲:“吃醋了?”

    他笑起來,眼角會微微揚起,滿眼都是細碎的黑色琉璃,好看得晃了阮江西的心神,并沒有回答,只是細細看著宋辭,眸光癡纏。

    宋辭卻心情極好,嘴角又上揚幾分:“你吃醋了。”篤定的語氣,還有幾分洋洋得意的滿足。

    阮江西沉默了片刻,乖乖點頭:“是,我吃醋了,我不喜歡你和任何別的女人說話。”

    宋辭笑得眸光溫柔,捧著阮江西就湊上去,歡喜地舔著她的唇角。

    秦江有點不忍直視,覺得宋老板這幅樣子很像邀寵成功后洋洋得意的寵物狗,還是那種貴賓犬,傲嬌尊貴得不行不行的。

    宋辭抱著阮江西親昵了好一陣,才解釋:“我沒有理她。”又親了親阮江西的臉,“我完全不認識她。”

    這話絕對忠誠,除了阮江西,宋老板還有認識的人嗎?

    阮江西溫婉地笑笑:“那以后也不要理她。”

    宋辭很遷就她:“好,都聽你的。”親了親阮江西還打著繃帶的手腕,“還疼不疼?”

    阮江西搖搖頭:“不疼。”她抬頭,將下巴擱在宋辭脖頸里蹭了蹭,“宋辭。”

    宋辭扶著她的腰:“怎么了?”

    她瞪著大大的水眸看他:“好像我太任性了。”她說,“我不喜歡她和你敘舊,不喜歡她和你說任何葉宋兩家的事,我是故意打斷的。”稍稍沉吟,“葉以萱沒有說完的話,也許你想聽。”

    宋辭直接雙手把阮江西鎖進懷里,有一下沒一下地親吻她的脖子,漫不經心地回:“不想聽,也沒有必要,我記不住。”抬頭看阮江西的眼,“我只記得你,所以不管是我想聽到的,不想聽到的,都要由你來告訴我,別人說的都不作數,更何況,”吻了吻阮江西的唇角,“你是我的人,你有資格處理任何不相干的女人,任性又怎么樣。”

    縱寵無度,莫過于此。宋辭似乎太慣她了。

    阮江西笑:“還好,你只記得我。”她抬起頭湊近宋辭,雙手勾住他的脖子,“那我是不是可以肆無忌憚地恃寵而驕?”

    “嗯。”宋辭抓住她還沒有痊愈卻不太安分的手,“你可以。”

    阮江西眼眸閃閃而亮,蓄了兩汪小期待:“宋辭,我們去吃火鍋吧。”

    吃火鍋……秦江不厚道地笑了,塘主夫人這畫風轉得好快。

    宋塘主不作聲,似乎在思考。

    阮江西湊過去,對著他軟磨硬泡:“從我進演藝圈,千羊就再沒讓我碰過,我想吃。”

    阮江西極少這樣溫柔討巧。

    宋辭不看阮江西帶了蠱惑的眼,嚴詞拒絕:“不可以。”

    他極少這樣強硬獨斷。阮江西佯裝委屈,抿著唇看宋辭,目光凄婉:“你剛才說我可以肆無忌憚的。”

    如此示軟,宋辭最是受不了,抓著阮江西的手腕,在受傷的地方親了親,像哄騙,更似蠱惑:“現在不準逞口腹之欲,等你的手好了,我就由著你肆無忌憚。”又親了親她的手,“聽話,不然你的手會留疤。”

    阮江西忍不住笑出了聲,乖巧地點頭:“遵命,宋大人。”阮江西下意識摸了摸宋辭的頭,就像無數次摸宋胖狗一樣,滿臉寵愛,“真乖。”

    這幅語態,分明是哄寵物。

    宋辭非但不惱,還把臉也湊上去,追著阮江西的手親。

    秦江實在沒忍住,笑出了聲音,他覺得宋塘主越來越像阮江西的貴賓犬,阮江西一招招手,宋辭就搖搖尾巴。

    宋貴賓回頭,眸光一轉,冷了,“不準看。”

    真是只壞脾氣的貴賓。

    秦江手一抖,趕緊目不斜視:“宋少你隨意隨意,我不看,絕對不看。”心里十分鄙視宋塘主,就不能忍一下?就不能回家了再恩愛?他安靜了,然后車里就安靜了。

    阮江西側頭看宋辭,他直接封住了她的唇,攻城略地,急切得有些暴烈,方才的淺嘗輒止怎么夠,他早就想這樣吻她。

    宋辭最近,非常喜歡這種親昵,似乎有點不知饜足,他學得很快,會拉著阮江西癡纏很久,她卻似乎一直都不得其法,總是憋紅了臉。

    “張嘴呼吸。”宋辭稍稍離開阮江西的唇,她眸光徐徐水汽,雙頰通紅,這才張嘴,大口大口地呼吸,只是剛一張嘴,宋辭又吻上來,舌尖直接鉆進了她唇齒間。

    阮江西十分乖巧,抱著宋辭的腰,仰著頭,微微張嘴,任宋辭予取予求。直到她雙唇染了緋色,微微紅腫宋辭才放開呼吸有些急促的她,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著她緋色的唇角:“兩天后有沒有工作?”聲音有些沙啞,低沉似飲了淳淳的烈酒,十分性感。

    阮江西乖乖不動,仰著頭,眸中水汽還未散去:“oushernar的廣告應該會提前拍。”聲音輕柔,她笑問,“怎么了?”

    “a市有個收購案,我要在那邊待三天。”宋辭拂了拂阮江西泛紅的臉頰,十分喜歡地來回摩挲,“把廣告推期,你和我一起去。”

    ------題外話------

    顧盼美妞生日,寫了個生日劇場,題外話最多三百字放不下,新章節最少一千字,又不夠字,所以放在了卷名:純潔號火車劇場里。想看的妞去刷新七夕劇場2,生日劇場新增在了那章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