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六十章:某方面如何如何

章節目錄 第六十章:某方面如何如何

    ( )袁熙笑著接過飲料,十分不忸怩地喝了一大口,道:“我可沒有照顧你,要謝就謝阮江西,要不是她的‘戀人’揮金如土,有你哭的。”

    袁熙特地將‘戀人’二字咬得很重,葉以萱的小俏臉瞬間如鍋底,愣在原地,袁熙熟視無睹,又拿了杯飲料,徑直走到阮江西旁邊。

    葉以萱咬牙切齒:“阮江西,你手段可真高。”瞳孔猝了一抹陰毒,將手里的飲料扔進了垃圾桶,甩臉就走了。

    袁熙將飲料遞給阮江西,眼神瞟過葉以萱:“你好像得罪她了。”

    阮江西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淺淡,清離,好個剔透的人兒。袁熙毫不掩飾她對阮江西的贊賞:“我很欣賞你,剛才是做節目,別當真。”也不待阮江西回應。又說,“勸你當心,女人的小心眼可是能敵千軍萬馬的,葉以萱可是朵有毒的白蓮花。”

    阮江西抱以一笑:“謝謝。”

    不疏離,也不刻意討好,僅僅君子之交。阮江西,真是個清透的人兒,演藝圈已經很少有這樣干凈的藝人了,袁熙不免又多了幾分好感,開起玩笑來:“回家謝你男人去,舍得給你一擲千金的男人,你委身于他,也不虧。”

    “我會的。”

    真是個有趣的誠實人,開誠布公得一點也不顯做作。袁熙抱著手,調侃:“阮江西,你可是今天的大贏家,相信我,你會大火的。”

    阮江西似乎思考了一下話中的可信度,認真問道:“靠黑粉嗎?”

    恐怕星語訪今日到場的五百位現場觀眾,起碼有四百位是她的黑粉,袁熙卻不以為然,搖搖頭:“靠你的頭腦,還有你挑男人的眼光。”

    阮江西淡笑不敏。

    “以后大火了,歡迎再來《星語訪》做客,也歡迎你家宋少來揮金如土。”湊到阮江西耳邊,輕聲笑語,袁熙語氣篤然,“你是故意的吧。”

    阮江西微微挑起秀氣的眉頭:“很明顯嗎?”

    袁熙搖頭:“不明顯,只是現在聰明人不多,并且,你演技無可挑剔。”

    能穩坐《星語訪》三年臺柱的人,自然眼力了得,慧眼識人,袁熙更是個中高手。

    阮江西并不善攀談,袁熙調笑了幾句便轉向一直閃閃躲躲隱在暗處的陸經紀人,流里流氣地拋去一個媚眼:“美人,需要我負責嗎?”

    陸千羊不由自主得喉嚨發癢,連連后退三步:“我性別女,愛好男。”胃里的酸水又有了顛三倒四的沖動。

    袁熙不疾不徐,邁著修長的腿,紅火的長發一撩,眼角勾人:“我性別和你相同,愛好和你相反。”

    這……磨人的妖精!

    對于袁熙的性取向,陸千羊已深深懷疑,她覺得譚飛可能只是袁熙的炮灰,蕾絲才是真愛,不然袁熙這妖精剛才怎么能伸舌頭呢!這么一想,陸千羊好不容易壓下的惡心感又翻涌上喉嚨,她二話不說,直接拉著阮江西走人,一邊撤一邊千叮嚀萬囑咐:“以后再也別來這個節目了,我心臟不好,你摸摸,全是冷汗。”這一身冷汗,多半是吐的,拍拍胸口,“江西,我們下次別玩這么大好嗎?你不心疼我的心臟,也心疼心疼你家宋大少的三千萬。”

    阮江西乖乖點頭:“嗯。”

    好乖巧的藝人啊,陸千羊簡直太欣慰了,不想,阮江西后半句話是:“是有點貴了。”語氣很惆悵。

    陸千羊更惆悵了,捶胸頓足:“你就真只心疼你家宋大少的三千萬,我呢?我呢我呢?老娘的初吻……”說起來,都是淚,胃里都翻江倒海了,趕緊打住,擦了一把嘴巴,“你不知道,我剛才都快被你嚇死了,要是宋大少沒買斷直播時間,你打算怎么辦?袁熙恐怕得把你和宋少那點兒私密事兒挖個底朝天,比如,你們進展到哪了?比如你家宋少的某方面如何如何?這樣你要怎么答?”

    阮江西略微思考之后,說:“實話實說。”

    陸千羊驚呆了,脫口就問:“宋大少某方面如何如何?”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好好奇呀。

    阮江西臉頰微微染緋,垂下眸子,小聲地說:“我不知道。”

    陸千羊沉思,然后用三秒鐘時間腦補了所有馬賽克場景,簡直……非常不動聲色地抹了一把鼻子,非常一本正經地告誡阮江西:“江西,以后別人再問你諸如此類的問題,尤其是你家宋大人,你要么不回答,要回答就給肯定回答。”不然會傷你家宋大少的自尊心的。

    阮江西似乎一知半解,卻還是點點頭。

    陸千羊啰啰嗦嗦沒完沒了地行使經紀人職權,耳提面命:“以后關于你和宋少的私人感情話題,你還是盡量避而不談糊弄過去好,不要那么誠實,你是不是忘了,你是個藝人,藝人有堂必修課就是睜眼說瞎話,揣著聰明裝糊涂。”

    阮江西想了想,問:“有嗎?”

    這不是常識嗎?不是人盡皆知嗎?陸千羊五體投地:“我跪了。”

    忽而鈴聲響起,是阮江西的電話,陸千羊看了一眼來電:“你家宋大人。”

    阮江西接過電話,輕喚了一聲:“宋辭。”

    隔著電話,傳來宋辭低沉的聲線:“我在電臺的停車場。”

    阮江西片刻詫異之后,問:“你等了多久?”

    “一個小時。”

    宋辭的語調有些怨由,興許是等太久了。

    阮江西加快了步子,稍稍側對著陸千羊,輕聲講電話:“怎么不上來?”

    哼!陸千羊表示不想聽阮江西和宋大人膩歪,不過……耳朵往阮江西那邊湊了湊,她對宋大人某方面如何如何還是很感興趣的,只聽見宋大人霸氣外露的聲音,說:“我上去了,會忍不住拆了電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