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五章:狠絕如宋辭

章節目錄 第四十五章:狠絕如宋辭

    ( )“我會認真考慮。”

    阮江西說得很認真,完全不是在開玩笑。唐易有種自取其辱的羞恥感。

    宋辭很順著阮江西:“好,考慮好了我給你拍。”又吩咐秦江,“這季度廣告代言人先暫定。”

    秦特助很官方地轉達:“唐少,你都聽到了,我就不聯系你的經紀人另行通知了。”

    唐易此刻的心情,猶如千千萬萬的草泥馬在奔騰,在嘶吼。

    “宋辭算你丫的狠,老子認了。”抓了一把酒紅的頭發,甩臉就走,“老子今天一定是抽風了才會來找虐。”

    宋辭攏了攏阮江西的衣領,攬著她就進屋。

    上車前,唐天王還不死心地沖著門口陰森森地扔了一句:“阮江西,別玩太狠了,當心鬧出人命。”

    唐天王這句話簡直說到秦江心坎里去了,他其實也一直在擔心這個‘人命’問題,郎有情妾有意的又孤男寡女的,多讓人遐想。

    啪的一聲,宋老板直接關上了別墅的大門。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秦特助默默地拿出電話,給家里的老婆吐槽老板好暴政,好兇殘,好腹黑……

    才剛走別墅外,又接到了宋老板的電話……

    然后,方圓百里只聽到秦特助的哀嚎:“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當老子萬能嗎?啊!”

    森冷,單調,棱角分明,這是阮江西對宋辭臥室的第二印象,已經不記得第一印象,似乎只要宋辭在旁邊,她傾注所有的精力也沒有辦法分去一點心神。她將自己裹進被子里,重重地吸了一口氣,鼻尖全是宋辭的氣息,她笑著在被子里打滾。

    宋辭進來的時候,便看見阮江西如此有些滑稽的舉動。

    “怎么了?”

    宋辭穿著和阮江西一模一樣的黑色睡衣,宋辭似乎非常鐘愛黑白色,衣柜里是千篇一律的冷色,只是,宋辭是阮江西見過穿黑色最好看的人。

    若是陸千羊聽到了,定要損一番她家藝人:你眼里看過其他男人嗎?

    此刻,阮江西的眼里全是宋辭的樣子,她從被子里鉆出來,十分不安分得在宋辭的床上滾來滾去:“宋辭,我心情很好,有點像喝醉了的感覺,輕飄飄的。”仿若夢里,美好得不真實。阮江西伸出手,落在宋辭的臉上,“宋辭,我好喜歡你。”

    宋辭有些臉紅,雖然歡喜,不過有點不適應他的女人這么突然地說這種讓他心猿意馬的話。他把阮江西抱起來,放進被子里:“乖,很晚了,先睡覺。”

    再不睡,他的定力,所剩無幾。

    阮江西抱著宋辭的脖子:“你不和我一起嗎?”

    她定是醉了,便是眼里,也是微醺的水光,所以才如此由著自己這樣依戀宋辭,一下都舍不得松開手。

    宋辭輕笑;“不怕鬧出人命?”

    阮江西笑著搖頭:“不會。”她知道,宋辭舍不得她。

    其實,她不怕,若是宋辭,她想,她是愿意的,愿意將所有都給他,愿意為他生兒育女。

    宋辭親了親她唇角,將她的手放進被子里,給她掖好被角。阮江西可能不知道,他宋辭并非正人君子,只不過是,只對她太過小心謹慎,又親了親她:“別太相信我,我是男人。”

    阮江西蹭了蹭宋辭的手背:“嗯,今天之后,你是阮江西的男人。”眸間,流光溢彩,十分靈動好看,似飲了酒,連嗓音都綿軟了幾分。

    宋辭的心,柔軟得不像話,他抓著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吻:“嗯,是你的。”拂了拂她有些倦怠的臉,“乖,睡吧。”

    嗓音淳淳,醉人。阮江西闔上眸子,唇角微微淺笑。

    待到阮江西呼吸平緩,宋辭親了親她的額頭才披了件外套出了房間,秦江已經等在書房有一會兒了,滿頭的大汗,很明顯是剛奔波回來。

    “宋少,已經查出來了,車禍果然是有人授意。”

    別看秦特助臉上一臉恭敬,心里活動早就翻天覆地了:現在十二點,十二點了!他老婆在家等得都揚言要拿出搓衣板了好嗎?宋老板說加班就加班,就他寵女人是嗎?!

    “誰?”

    宋辭懶懶坐在靠椅里,一臉君臨天下的氣場。

    特么的,這太子爺的總管真不是人干的!秦江腹誹了幾分,還是戰戰兢兢上前上報老板:“肖楠。”

    宋辭眼神深邃,一汪看不見底的墨黑。

    顯然,宋老板對這個名字一點印象都沒有,秦江提醒:“因為她惹了阮小姐,您之前讓我把人喂了藥扔進一個老男人的房里,折磨了一天一夜之后,又讓我把人的丑事給揭了,簡直讓她受千夫所指,在圈子里混不下去。”簡直就慘無人道!

    宋辭一臉沒有表情的表情,好像這些陰狠事都不是他的手筆。

    顯然,對于這種天理難容傷天害理的勾當,宋老板沒少干。

    秦江收起助紂為虐的慚愧感,總結:“應該就是因為這個才報復阮小姐的。”

    “人現在在哪?”

    秦江猜他家老板又要傷天害理了。

    “已經出境了。”顯然那位肖小姐對宋少的手段有所感悟,沒有太蠢,還知道往遠了逃。

    宋辭抬抬眼:“抓回來。”眸間森森,帶著幾分殺伐的冷意。

    以前秦江覺得惹了宋辭會求生不得,現在他覺得惹了阮江西可能會求死不能。秦江試探:“抓回來之、之后呢?”

    宋辭微微沉吟:“不要讓她死得太痛快。”

    果不其然,求死不能。

    秦江已經悟到了:阮江西,是宋辭的底線,一旦越過,便在宋辭的道德線外,怎么狠辣怎么玩。

    這樣的男人,最是惹不得,盡管伺候了宋老板七年,秦特助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背脊一片冰涼。

    咔嗒——

    突然一聲很輕微的聲響,秦江猛地往門口看去,書房的門已然被合上。

    這大晚上的,能在宋辭的家里自由出入的,只有一個人。秦江立刻打量宋辭的臉色:“好像是、是阮小姐。”

    “她聽到了。”宋辭微微出神地看著門口,不見了剛才的陰冷狠辣,滿眼都是突然涌動的不安。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