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十四章:阮宋同框

章節目錄 第四十四章:阮宋同框

    ( )見宋少臉色冰冷,又補充,“也不急在這一時嘛,找個隱蔽的地方,宋少你想干啥就干啥!”

    這話說的!阮江西臉色頓時通紅,宋辭臉色卻更沉了,秦江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他一緊張就會口不擇言,居然一不小心把宋老板的禽獸行徑說出來了。

    宋辭眼色翻滾的冰寒,直接能把人凍僵,秦特助已經很多年沒見過宋老板這幅喜形于色的表情了,立刻補救:“雖然錫南國際的雄威擺在那里,但是不怕死而且上門送死的人總有那么幾個,不過老板放心,我這就去殺人滅口,保證消滅得干干凈凈尸骨不留,絕對不打擾宋少您的好事,您繼續,繼續!”

    說完,秦江立馬屁顛地跑去毀尸滅跡,才走兩步——

    “等等。”宋辭回頭問阮江西,“你介意嗎?”

    秦江嘴角一抽,分明一前一后的兩句話,話鋒咋就反差那么大呢?前者能凍死個人,后者能溺死個人。

    阮姑娘還紅著臉,十分聽話地偎在宋辭懷里:“只要你不介意。”

    所以就是說——

    宋辭吩咐:“讓他們拍。”

    秦江眼皮都抽搐了:“宋少,那可是狗仔啊。”可不是什么正規媒體,這大半夜孤男寡女在車上,給狗仔拍到,那得添多少有色顏料。

    宋老板不以為然,態度很明顯。

    秦江挨近車窗,再次確定:“宋少,您確定要露臉?”要擱以前,宋老板的肖像權,侵犯者,殺無赦!雖說,宋老板與阮姑娘的花邊新聞早就滿城風雨,可到底沒讓媒體登一張照片,這一露臉,阮姑娘便是名正言順的東宮娘娘了。

    宋辭眼眸微凝,掃了秦江一眼:“別擋住鏡頭。”

    秦江嘴角狂抽。得!太子爺要和正宮娘娘同框,他才不多事,自動靠邊站:“是我多嘴了,我這就給您騰地。”還非常體貼地提醒,“您繼續,繼續。”

    宋辭將車窗搖下,回頭視線灼灼,看著阮江西:“我還想吻你。”

    阮江西輕笑頷首:“好。”

    一個非常明目張膽,一個毫不矯揉造作,然后,宋辭抬著阮江西的臉,深深親吻。

    月光昏黃,天邊的星子散落,鋪天蓋地都是溫柔的光影,落在宋辭的側臉上,柔軟了精致的輪廓,懷里的女人,眼波清癯。

    秦江蹲在車門邊上,捂著自己的老臉,他才不想被對面躲在綠化樹里的狗仔拍到臉。

    宋老板似乎對某些摸黑干的事情很上癮,不然怎么可能到十一點才回到別墅!

    秦江怨念了整整一路,剛到門口,就看見一輛騷包的紅色法拉利,呀,這唐家少爺的鼻子真是靈啊,秦江下車,幫宋老板和正宮娘娘打開車門,然后退到一邊,看熱鬧不嫌事兒大!

    唐易搭著兩條大長腿靠著門前大理石的柱子,一臉不懷好意的揶揄:“夜黑風高,舍得回來了?”并沒有得到宋辭一個眼神,唐易抱著手,打量阮江西,“聽說他只記得你。”

    阮江西乖巧地靠著宋辭,并沒有回答,卻是宋辭語氣沉冷:“你消息很靈通。”

    唐易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一張男女皆宜的俊臉笑得勾人:“自家人,自然多留了心眼。”落在阮江西身上的視線,越發探究,“我該恭喜你嗎?撬動了宋辭這座油鹽不進美色不動的冰山。”

    三天,阮江西只用了三天,把宋辭這只讓他、乃至讓無數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咬牙切齒的妖精給收了,該普天同慶嗎?終于有人可以治宋辭這只妖精了。

    阮江西倒不謙虛,笑意禮貌,說:“謝謝你的恭喜。”

    唐易啞然失笑,探詢地一番脧視,他似嘆似笑:“阮江西,你真厲害。”

    阮江西并不多言。

    “你是誰?”似乎不滿唐易露骨的眼神,宋辭將阮江西攬進懷里,側著身斜睨唐易,十分不友善的語氣,“在我家做什么?”

    唐易驟然被噎住,一張英俊的臉,被氣成了豬肝色,他怒喊:“宋辭,能不能有一次,記住我這張辨識度極高的臉?”

    二十幾年兄弟,宋辭依舊死性不改地每隔三天讓他做一次自我介紹,阮江西橫空出來才三天,就讓宋辭這樣圍著她轉圈,這樣厚此薄彼,唐天王心里十分十分地不爽,也十分十分地不甘:“你再仔細仔細地看,你說我是誰?”

    秦江在一邊使眼色,老板,八點的時候不是給您老看過人物關系圖了嗎?連名字都說不出來不應該吧。

    “你是誰?”宋辭萬年冰封臉,一點變化都沒有。

    秦江已經只能搖頭了,猜想,八點那會兒,宋老板急著找阮姑娘,別的神馬信息應該都當作了浮云。

    再說唐天王,俊臉已經臭得不能再臭,一字一字從喉嚨口里嘶磨出來:“唐、易!老子本名唐西臣!”后一句,基本是從嗓子眼里嘶吼出來的。

    宋辭睫毛都沒動一下,對唐易的本名顯然一定興趣都沒有。

    唐易只能呵呵了:“老子上輩子一定是造了孽,才會跟你做了兄弟。”

    宋辭面不改色:“我沒逼你,你可以走。”脧了一眼秦江,惜字如金地吐出兩個字,“送客。”

    唐易氣絕。

    秦江得令,對宋老板這位老表有點同情,上前恭請;“唐少。”

    一向涵養非常棒的唐天王已經炸毛了,對著眼色都不給一個宋辭暴走:“宋辭,你還能不能再見色忘義一點?”

    能!當然能!秦江差點吶喊出聲了,果不其然,宋辭一邊攬著自家女人進屋,一邊往后施舍了一個眼神:“她的戲份推后,你先排期。”

    哼,兄弟的名字都記不住,女人的戲份倒記得牢啊。唐易陰陽怪調地回復:“這段時間我有通告,讓她先拍。”

    宋辭不由分說:“她的手受傷,需要修養。”

    就你女人手金貴!

    唐易哼了一聲,火氣很大完全不配合:“難道秦江沒有告訴你,錫南國際新季度的廣告是我拍的,排期就是這個月。”

    秦江抬頭無語,他真的沒見過唐少這樣自掘墳墓的,別說錫南國際的廣告了,就算是錫南國際的股份,恐怕連老板娘一根頭發絲也比不上好嗎?

    “暫停他的廣告代言。”

    看吧,看吧,自掘墳墓了吧。秦江一點都不意外,對宋老板的見色忘義都開始麻木了:“是,宋少。”

    “你!”唐易不可思議,瞠目結舌了,“暫停老子的廣告,你也得賠!”

    宋辭完全不在乎:“我也可以換人。”俯身湊近阮江西,十分溫柔地問,“江西,你要不要拍廣告?”

    ------題外話------

    狗糧繼續涌進……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