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四章:宋辭為最(二更)

章節目錄 第三十四章:宋辭為最(二更)

    ( )阮江西語氣淡淡:“我不需要告知你。”

    三分疏離,七分冷漠,對于于景致,阮江西也不曾掩飾她的防備。

    “我沒有惡意,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可以不用那么趕,這個時間,宋辭的記憶應該已經空白了。”微微揚起的眼角,帶了微不可見的傲慢,卻依舊雅致,于景致巧笑嫣然,語氣,微微篤定,“他不記得你了,你早了或者晚了,其實并沒有差別,對宋辭來說,你是陌生人,僅此而已。”

    或早或晚,又如何輪得到她來言明。

    阮江西揚起下巴:“只是也許,或許記得呢。”眸光,覆了一層清冷的寒霜。

    對于宋辭,她偏執得不愿意退讓丁點。

    “沒有或許,他的解離癥持續了十年,他的記憶固執地不愿意多記住一分一秒,從來沒有意外。”眸光灼灼,于景致說,“你也不會是意外。”一字一句,信誓旦旦。

    如果只是作為醫生,于景致似乎,逾越了。阮江西覺得,她應該不會喜歡這位于醫生。她退開距離,淡淡而視:“謝謝你的提醒。”阮江西微微頷首,轉身離開。

    聰慧,偏執,滿身的刺,這便是阮江西。

    于景致凝眸,看著阮江西的消瘦的背,搖頭失笑:“真固執。”她沉凝,嗓音已冷,“和宋辭一樣。”

    似乎料到了阮江西不會久留醫院,陸千羊正等在醫院門口,抱著手,擋在阮江西面前,臉上是難得的嚴肅。

    “外面全是記者,我不建議你現在出這個大門。”

    阮江西置若罔聞。

    雖然知道攔不住,但身為經紀人,站在藝人公關的角度上,陸千羊還是要提醒:“一個藝人半夜三更進醫院,尤其是與男人一起,我身為前任娛記很清楚這之間有多少緋聞八卦可以拿來無中生有,比如墮胎,比如為情自殺,比如豪門難攀人財兩空,比如另覓新歡縱欲住院。”陸千羊吸了一口氣,非常冷靜,“其他更不堪入耳的我就不假設了,江西,不要小瞧了媒體無中生有搬弄是非的本事,我還是那句話,身為你的經紀人,我不建議你現在出這個大門。”

    各種利害,聰明如阮江西又如何會不懂,只不過是,她不在乎罷了。

    “我顧不了那么多。”

    一句話,已表明了她家藝人在心里如何給事業和愛情排位——宋辭為最,其他靠邊站。

    陸千羊很自覺地靠邊站,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你只顧得上你的宋辭,算我白說。”她站到阮江西旁邊,與她比肩而行,“你出去之后我會盡快聯系公司的公關危機,不過不要太樂觀,人紅是非多,尤其是依仗宋少而一夜爆紅的你,太多人等著看你狠狠地跌倒。”

    有時候陸千羊想,為什么她要跟著阮江西一條路走到黑呢?她智商不夠,想不出說服自己的理由,總之,沒辦法讓她一個人跌跌撞撞就是了。

    陸千羊走在前面,手已經放到了大門的手柄上,一雙涼涼的手覆上來。

    “千羊,我會成為配得上宋辭的女人。”一字一句,阮江西沉聲緩緩而語。

    她家藝人啊,從來沒有這么義無反顧過。陸千羊揉揉阮江西的臉,十分地無奈,她很嚴肅地告訴阮江西一個鐵打的事實:“傻瓜,世上哪個男人我家江西配不上。”

    阮江西笑,推開門,走進了閃光燈里。

    四面八方撲面而來,好大一波記者正在涌近……陸千羊盡管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被嚇愣了一下。媽呀,是不是整個h市的記者都來了?她家藝人太火了,好惆悵啊!也顧不上惆悵了,立刻將阮江西護在身后,小臉一擺,一副母雞護犢的架勢,顯然,她擋不住。

    “阮江西小姐。”

    “阮江西小姐,請問和你一起入院的男人是誰?是不是圈中的人?”

    “是宋少嗎?”

    “你們是什么關系?”

    “是情侶關系嗎?”

    問題一個比一個咄咄逼人,一個優秀的媒體人,必須具備的技能之一便是將無孔不入、屈問成招貫徹到底。陸千羊實在太了解這群曾經的同行,覺得沒有必要和他們軟磨硬泡,直接擋在鏡頭前,語氣官方:“無可奉告,請讓一讓。”

    一個優秀的媒體的人,必須具備的技能之二便是將追根究底、誓不罷休貫徹到底。

    “阮江西小姐,可以解釋一下你手上的傷嗎?”

    “有傳你為情自殺,請問你和宋少的關系是否已經破裂?”

    “是不是因為和你一起入院的男人才導致你和宋少決裂?”

    “阮江西小姐,請你回答?”

    “阮江西小姐……”

    死不罷休,沒完沒了!

    陸千羊已經不耐煩了,扯開嗓子就嚎:“讓開,都讓開!”

    話音剛落,一陣推擠,陸千羊腳下連連幾下趔趄,護著的阮江西的手剛松,一抬相機就頂過來,直接撞在阮江西的肩上,她整個人側身傾斜出去,陸千羊伸出手去拉她,瞪大眼睛,大喊:“江西!”

    錯開了陸千羊伸過來的手,阮江西狠狠跌在地上,臉上已經毫無血色,人群卻絲毫沒有收斂,所有鏡頭和話筒都在逼近。

    陸千羊從來沒有這么痛恨過媒體這個行業。也顧不得站穩身體,她直接蹲在阮江西旁邊,扶著她肩,對著鏡頭暴怒地大吼:“滾開,都給老娘滾開。”

    非但沒有滾開,一臺相機湊上來:“阮江西小姐,請問你不回答是默認嗎?”

    陸千羊死死盯著那個不依不撓的記者:“各位再如此咄咄逼人,別怪我不客氣。”

    “阮江西小姐——”

    對方話才說到一半,陸千羊一個猛扎撲上去,一把奪了眼前的相機,想也不想,抬手就往地上砸,直接咣的一聲,粉碎了。

    若比暴力,陸千羊從來不甘示弱。她覺得,她剛才姿勢一定帥呆了,不知道有沒有被拍下來。

    相機的主人顯然沒遇到過這么暴力的經紀人,懵了一下,火冒三丈了:“你怎么砸人相機啊!”隨即,男人吆喝了一句,“快拍下來,阮江西的經紀人打人了。”

    我擦!

    這就是造謠嗎?

    ------題外話------

    二更奉上,三更十分鐘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