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他說,不管她的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他說,不管她的

    ( )顧白想也不想,回答得很理所當然:“橫著開的。”

    得,這位大爺!

    男人取下墨鏡,瞪眼:“你——”

    顧白慢條斯理地接過話:“你還要跟著她嗎?”

    男人顯然愣住。

    陸千羊同愣,難怪看這位車主兄臺扮相熟悉,原來曾為狗仔界的同道中人吶。回頭瞟了一眼安安靜靜坐在車里的阮江西,嘆氣:哎,人紅狗仔跟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想來這位狗仔君也是見慣了大場面的,在律師大人面前還能這么處變不驚。

    顧律師不疾不徐:“我勸你先去醫院看看腦子,可別腦震蕩了,然后,”拖長的語調,懶懶散散的,好似玩味,“可以去警察局坐坐。”

    這位媒體人絲毫不慌不忙,依舊中氣十足:“少嚇唬我,你有什么證據。”

    跟蹤向來不犯法,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哪來的證據。

    不想顧白律師漫不經心地回:“我打官司從來不靠證據。”

    呵,這位真的是律師嗎?

    狗仔君已經完全傻掉了。

    “偷拍,跟蹤,連環追尾。”猝不及防,顧白一手奪過男人藏在身后的相機,微微傾身,倚在了車前玻璃上,笑著問,“你覺得給你安個意圖謀害的罪名怎么樣?”

    “你、你、你——”男人舌頭打結,這下慌了,支支吾吾著,“你別、別危言聳聽,我是正規記者。”

    任你多正規的記者,碰上了從不不用證據打官司卻百戰百勝的律師大人,會是個什么結局呢?

    “記者先生,等收到了法院的刑事傳票后再聯系我。”顧白掏出一張名片扔進車里,一本正經地說,“到時我可以給你介紹刑事案件的律師。”

    男人愣愣地看著名片,哆嗦了:“顧……顧白。”

    顧白是誰?除了錫南國際的太子爺,在這h市,最不能得罪的便是這位異常會玩法律的顧律師,在法治在線里,這位律師大人的案例,從來都是讓人感嘆律法深奧的范本。

    完了!男人當時只有這一個想法。

    “拿來吧。”顧白伸手,說,“底片。”

    男人想也沒想,雙手遞上剛才偷偷取下的底片,律師面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他爭取寬大處理。

    顧白拿著底片查看了一番,走前,十分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下次不要乖乖拿出證據,要銷毀,我雖然不喜歡用證據打官司,不過有證據的話,我也不會反對。”

    男人眼角抖動,都快哭了。

    顧白咋舌,搖頭,評價:“你一定是蠢死的。”

    男人一腦袋自己撞上了方向盤!

    這位狗仔君是不是蠢死的,陸千羊不能確定,不過她敢確定,顧白這位律師,太,太奸詐了!

    要完‘修車費’,顧白直接扔下自己的越野車,往阮江西的車里鉆了。

    陸千羊有必要提醒一下:“顧大律師,你的車要怎么辦?”這里可是高速公路啊!

    顧白絲毫不在意:“這里是高速公路,交警馬上就會過來,應該會拖走。”

    交警大人,你敢扣顧白的駕照嗎?肯定不敢吧!陸千羊有點憤世嫉俗之感,掛擋開車,愁得不想說話了。

    “怎么不小心點,他都跟了你一路。”顧白將底片遞給阮江西。

    “謝謝。”

    阮江西很客氣,對誰都很客氣,顧白十分不滿她這幅對待路人甲乙丙丁的樣子。哼了一聲,湊過去,他笑得不正經:“以身相許怎么樣?”

    阮江西還是一副正經的禮貌:“請問你在哪下車?”

    這么顯而易見的逐客令,這么一本正經地問出來,阮江西啊,真是有氣死人的本事。

    顧白的千年道行,碰上了阮江西,有點無從下手。他惱她:“這么快就趕人,忘恩負義的家伙。”

    “我要去找宋辭。”阮江西平鋪直敘。

    這解釋,還不如不解釋。

    阮江西和宋辭的緋聞,早就滿城風雨,顧白如何能不知道,只是不點破罷了,她倒開誠布公毫不掩飾。

    顧白語氣很酸,很不滿,很暴力:“有了新歡,忘了故友,阮江西,你的良心被你家那只肥狗吃了嗎?”

    阮江西并不承認,當然,也不否認,一臉平靜無瀾。

    一向所向披靡的顧白,無計可施,把頭甩到一邊,不想理她:“狠心的女人,小爺以后懶得管你閑事。”

    話音剛落,車身右側,一輛重型貨車迎面撞來——

    “江西!”

    幾乎本能動作,顧白將阮江西拉近懷里,整個人往左狠狠砸去,一聲巨響,震得整個車身都在晃動。

    他說,不管她的,剛剛才這么說的。顧白整個人無力地倒在阮江西的肩上。

    耳鳴,持續了久久,耳邊才傳來陸千羊慌亂的聲音:“江西,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脖頸里,有溫熱的液體滑下,阮江西怔了一下,顫著手扯了扯顧白的袖子,聲音破碎:“顧白,顧白。”

    記憶中,阮江西從來沒有這樣慌張無措過。

    顧白想笑笑,卻扯得頭上的傷口疼得厲害,他無奈:“小爺怎么就做不到不管你呢?”聲音十分無力,臉上血色一點一點退卻,“我沒事,你別慌,只是磕到腦袋了,死不了人的。”

    說完,腦袋一栽,趴在了阮江西肩膀上,毫無意識。

    “顧白,顧白。”

    毫無聲息,顧白沒有回應她。

    “千羊,千羊。”阮江西是真的慌了,僵硬的身體顫抖得厲害,“千羊,醫生,快叫醫生。”

    陸千羊這才如夢驚醒。

    后來,陸千羊后知后覺,原來,強悍的顧律師是有一個軟肋的。

    隔著幾條車道的距離,泊了一亮深灰色的女士轎車,主駕駛座上的女人戴著幾乎能遮住半張臉的墨鏡,將視線收回,拿出電話撥了個號碼,只說了一句:“給我準備機票。”

    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什么,女人情緒有些激動,嗓音尖銳:“越遠越好,這h市,宋辭容不下我了。”

    說完,便掛了電話,抬頭,眸光猝了火光,女人盯著十米之外混亂的車禍現場:“阮江西,這都是你逼我的。”

    女人正是近日來因艷照門緋聞而徹底跌入谷底的女主角,肖楠。

    于氏第五醫院,急診室外,正是一團亂麻,原因無他,就在一個小時之前,送來了一位車禍患者,陪同而來的居然是最近的話題女王阮江西。

    急診室外的幾個年輕小護士湊在一堆玩忽職守,八卦心爆棚。

    “她、她、她……”白衣天使一號口齒不清,抖著手指阮江西。

    旁邊那位二號天使姐姐就淡定多了,看了一眼病例,回了三個字:“阮江西。”

    “真的是她啊!”女護士驚愣的同時,好奇心快膨脹了,“那和她一起來的男人是誰?”

    ------題外話------

    宋少:姓顧的,你再不讓我出場,我換了你!

    宋胖:汪汪汪!火腿培根!火腿培根!

    南子心好累:宋少啊,剛才南砸存稿時存到你和我家江西膩膩歪歪卿卿我我恩恩愛愛……

    宋少:這還差不多,記得多膩歪一會兒

    南子:美妞們,你們說,嫌不嫌膩!不嫌的話,我讓他兩親五章,不,十章!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