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二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章節目錄 第二十二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 )步步謀算,精準得絲毫不差。

    論起心思,阮江西的確聰慧得世間少有。

    宋辭卻不以為然,哼了一聲:“這個想法很蠢,一點都不好。”

    阮江西笑著不說話,迎著刺眼的光,瞇著眼安靜地看著宋辭。

    宋辭關了吊燈,理了理阮江西鋪在枕頭上的長發,動作自然:“你知道那杯果汁有問題,如果你聰明一點可以不喝,拿自己去冒險,”頓了頓,“真蠢。”

    宋辭極少動嘴罵人,一般來說,他更偏愛直接動手解決。

    阮江西笑得眉眼舒朗,眸中星光璀璨,湊近了宋辭的臉說:“我想見你,現在,你不是來了嗎?我就喝了一口,就算跳下去也很值的。”

    她步步為謀,原來并非棋差一招,她啊,只是與宋辭賭了一把,顯然,阮江西勝了。

    聰明,而且,奸詐。

    “阮江西!”宋辭怒吼。

    阮江西卻一點也不怕宋辭惱她,笑得肆意:“宋辭。”她湊上去,離得很近,視線癡纏地凝著宋辭,吐氣如蘭,“你是不是來找我的?”眸光明亮,她有些洋洋得意。

    “自作聰明。”

    宋辭并沒有否認,只是撇開眼不看她,耳根有點發燙。

    阮江西撐著下巴,又湊近一分:“你生氣,是不是因為擔心我?”看著宋辭微微緋紅的臉,她笑得滿足,“我很開心。”

    隔得很近,宋辭有些不適應,卻也不退開,眸中似乎有什么在橫沖直撞,嗓音軟得一塌糊涂:“以后不準自作聰明,萬一——”

    “我只對你耍聰明好不好?”湊得近了,才發覺宋辭的睫毛纖長。垂著的時候會在眼瞼落下一層灰黑的暗影,遮住平日里總是清冷的雙瞳,睫翼顫得飛快,顯得有些慌張無措。

    冰冷消失殆盡后的宋辭,可愛極了。阮江西忍不住伸出手指,觸碰著宋辭的眼睫毛,她不敢太放肆,只碰了一下。

    宋辭猛地一下坐在了地上,緋色瞬間滾燙到了脖子。

    阮江西輕笑出聲。

    “阮江西!”

    宋辭惱怒地瞪著阮江西,她卻笑著縮進了被窩,宋辭大概從來沒有遇上過對他這樣變本加厲的女人,惱了許久,還是上前,挨著阮江西坐下。

    “那個動你心思的女人,我喂了藥丟進隔壁老男人的房間了,我會給她點教訓,讓她不敢再打你的主意,以后你也不許這么任性了。”話說到后面,宋辭還是放軟了語氣。

    雖說不許她任性,怕也由不得自己不許了,他對阮江西已經一次一次破例,早便毫無原則可言。

    阮江西置若罔聞,有點固執:“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宋辭大概知道,若這樣聰明的阮江西要對他耍聰明,他必然會血本無歸,只是……只是遲疑了片刻,他點頭:“好。”

    宋辭想,唐易那個家伙興許說對了,他一定是著魔了,這樣神志不清。

    阮江西縮在被子里,這才心滿意足,有些后知后覺的困頓,她瞇了瞇眼,聲音有些疲倦:“宋辭,應該是藥效又犯了,我有點暈。”

    “我叫醫生來。”

    阮江西拉住他:“不用。”宋辭的手很大,有細微的繭子,涼涼的,阮江西貓兒似的用臉蹭了蹭,“不要醫生,你抱抱我好不好?”

    “好。”宋辭耐心很好,將她裹在被子里帶進懷里,哄她,“你睡一會兒。”

    阮江西蹭了蹭,伸出手摟住宋辭的腰:“還有二十一個小時就到七十二個小時,我怕你記憶清空后會不記得我,”聲音漸小,喃喃似夢囈,“所以我睡著的時候你不要讓我一個人待著。”

    “我不走。”宋辭拍著她的背,很輕,有一下沒一下。

    闔上眼睫,阮江西的聲音細弱蚊蚋:“宋辭,我喜歡你。”她說,“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宋辭,宋辭……”

    一聲一聲喃著宋辭的名字,幾不可聞,似蠱惑,纏纏繞繞縈繞不去,她伏在宋辭胸前,鼻息的熱氣噴灑在宋辭胸前,滾燙滾燙的。

    心口,隱隱作痛,宋辭眸光深處有什么在沉沉浮浮,喧囂成災。

    伸手,宋辭拂著阮江西的臉,怔怔出神:“為什么是我?”

    為什么是他?宋辭沒有答案,只是慶幸著,還好,還好是他。唇角揚起,他附身,親吻了阮江西的唇,很輕,似乎不敢用力,輕觸了一下便離開,然后眸間都染了愉悅的星子。

    宋辭抱著阮江西,不厭其煩地一直看著,然,總有人不識趣,門外有女人急切的喊聲。

    “江西,江西!”

    “江西。”

    宋辭臉一冷,眉間凌厲。

    “阮江西!”

    “阮江西!”

    “咚咚咚!”

    敲門聲很大,宋辭懷里的人動了動,眉頭擰起,宋辭拍了拍她的背,將她放進被子里,似乎不放心,又將枕頭抵在了床沿上,這才走到門口,眸中一汪深水,立刻覆了三尺冰凍。

    “阮江——”

    咔噠!門開,陸千羊抬頭便見著一張美若傾城的臉,第一眼,呆住,第二眼,便被攝住了。

    好強的氣場。

    這是陸千羊第一次和宋辭打照面,渾然天成的王者氣場,她終于知道什么叫君臨天下了,然后,陸千羊就慫了,畏畏縮縮:“小的不是有意打擾的。”

    這一緊張,牙齒打結,小的都蹦出來。

    宋辭只是冷冷睨了一眼,秦江立刻從后面伸出腦袋,很無辜的表情:“宋少,我攔了,攔不住。”打擾老板的好事,秦江膽戰心驚得不行不行的。

    “出去。”

    兩個字,一開口,冷傲得慎人。

    分明一張臉美得惑人,奈何這么不通人情,冷漠得毫無半點煙火氣息,真不知道她家藝人看上宋辭什么了。陸千羊慫歸慫,卻還是惦記著正事:“江西呢?她在不在這里?”

    “她在休息,請不要吵到她。”

    宋辭的聲音分明刻意壓低了,氣場卻半分不減,陸千羊條件反射就閉嘴,丫的,這氣場,太恐怖了。

    “她還好嗎?有沒有出什么事?”關琳不太敢和宋辭對視,視線稍稍移到房間里面,很暗,什么也瞧不真切。

    “她沒事。”視線懶懶,落在陸千羊身上,宋辭沉聲,“作為她的經紀人,你還不夠格,如果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我會換掉你。”

    ------題外話------

    編輯通知,本文12號上pk榜,勝負在此一舉。南子整晚都很忐忑,然后下了一個決心,不管pk結果,我都會對我家阮宋不離不棄,妞們,跟我一起戰斗吧!謝謝所有追文評論送禮的朋友,每一個南子都銘記于心,另外,這幾天就不要給南子送禮了,都留到12號,因為收藏點擊追文率評論禮物都是pk的考量數據,最后:胖少,給各位小主敬禮致謝!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