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縱寵宋胖少

章節目錄 第十四章:縱寵宋胖少

    ( )“汪汪汪!”宋胖少吃得很歡。

    “你今天早了一個時辰。”阮江西倒了杯牛奶給狗狗,坐在一邊,慢條斯理小口小口地吃。

    阮江西,真是太寵這只胖狗了!陸千羊懶得說她,早上在外面積了一肚子的怨氣,她大吐為快:“小的不是低估了宋大人的威風嗎?就憑你阮江西三個字獨占了今天所有的頭條與熱搜,怎么著今天早上你家門口不被堵個水泄不通那也得人山人海吧,我本來打算早早來揚眉吐氣狐假虎威一把,鬼曉得你家方圓十里連個鎂光燈都沒有,就瞧見幾個狗仔,還畏畏縮縮躲在幾里之外,一見我進了小區就東躲西藏得沒了人影,真心慫,太丟娛記的臉,沒有半點我當年的風范,浪費我今天這一身行頭,不過話說回來,這h市果然是宋家的天下,那么多頭版,居然也只是敲敲邊鼓捕風捉影,沒有一張宋辭的照片,可見沒有宋辭發話,哪個狗仔敢蹦跶,天子腳下,藐視宋辭皇威者,”陸千羊越說越起勁,跳起來在沙發上蹦噠,做抹脖子狀,“斬!”

    宋胖少聽得異常興奮,叼了塊培根,揮舞著小爪子:“汪汪!汪汪!”

    陸千羊一腳踢過去:“你威風個什么,我說的正牌的宋大人,又不是你。”

    宋胖少不滿地用蹄子撓陸千羊,對方不為所動,撓了一會兒覺得沒意思,繼續低著腦袋舔牛奶。

    阮江西笑笑,又給狗狗添了一點牛奶。

    陸千羊爆喊:“別再給這只胖狗吃了,你看它都胖得沒有腰了。”

    “汪汪汪!”宋胖狗可勁地撓桌子。

    阮江西想了想,搖著手里的牛奶盒問狗狗:“宋辭,要不要喝牛奶?”

    宋胖狗立馬用小胖腿去蹬牛奶盒,一臉狗腿相。阮江西笑笑,給它倒了半碟子牛奶。

    陸千羊干瞪著眼,已經無話可說了。她家藝人對這只狗,寵得已經沒有下限了,看看都把那只胖狗養成什么德行了,擱古代,就一好吃懶做的二世祖,尤其是阮江西每次喊宋胖少的時候,太……溫柔了!

    陸千羊坐到餐桌上:“你那么鐘愛宋辭這個名字,是不是因為……”她大膽揣測,試著問,“是不是因為他也叫宋辭?”并不是無跡可尋,阮江西這樣無欲無求不爭不奪的淡然性子,對于宋辭,太熱衷了,對于那只叫宋辭的胖狗,太慣了。她覺得,宋辭胖狗可能是沾了那位的光。

    若是愛屋及烏,依照阮江西對這只狗的寵愛,她對宋辭該有多喜歡啊。

    陸千羊不太確定:“江西,你是不是早就看上錫南國際的宋美人了?”

    片刻的沉默,阮江西輕聲地說:“是啊,我早就看上他了。”摸了摸狗狗圓滾滾的肚子,將它抱在懷里,“我九歲那年就看上他了。”

    九歲?!

    “咚——”陸千羊整個人摔下沙發,爬起來,滿臉的驚愕,“后來呢?”果然,阮江西和宋辭之間,有好多好多的貓膩,好多好多的奸情。

    “后來他生病了,去了異國他鄉,我家道中落,然后,”阮江西輕輕搖頭。眸間,荒涼成災,她說,“就沒有后來了。”

    異國他鄉,家道中落,阮江西只用了八個字云淡風輕的語氣,陸千羊知道,在這看似風平浪靜的文字下,一定藏了一個故事,不為人知,是阮江西與宋辭的故事,陸千羊沒有再問,總覺得這個故事,是個悲劇。認識三年,雖說朝夕相處,但對于阮江西的私事,她的了解卻是少之又少,她只知道阮江西從小被寄養在顧白律師家里,除此之外,一無所知,阮江西性格如水,從來沒有情緒波動,也從來不提及任何她的私事。

    原來,阮江西的過去,是這樣不能觸碰。

    “今天有什么行程?”阮江西問。

    又恢復了往日心平氣和,好似剛才的話題沒有被提及。

    陸千羊懵了一下,也若無其事一般,逗著桌子上撐翻了肚皮的宋胖狗,說:“九點,舊唐古城試鏡,張作風導演的賀歲大片,男女主已經定下來,是唐天王和言天雅,顏編推薦你去試鏡女三,戲份不是很多,卻是個討觀眾喜歡的角色,劇本我帶來了,等會你看一下。”從背包里掏了老半天才掏出劇本,遞給阮江西,“晚五點《青花》劇組首播慶功宴,咱在《青花》里就露了三次臉,還是不討喜的狐媚角色,錢導那個老滑頭一定是想借著你和宋少的緋聞給劇組造勢,你去了也不一定能有什么好事,就算有宋少壓著,說你上位的人還是比比皆是,我不建議你去。昨天鬧了那么一出,就算有人不認識淚眼天后言天雅也不會不認識你阮江西,貼吧、微博、天宇官網各種途徑四面八方都有你的一大波黑粉正在涌進,江西,這次,咱真火了,不是因為演技,也不是作品,就因為兩個字。”陸千羊深吸了一口氣,語氣難得正經了幾分,“宋辭。”

    兩個字剛落,正喝牛奶的宋胖少抬起腦袋,異常興奮地叫喚了兩聲:“汪汪!汪汪!”

    這只胖狗,真當自己是太子爺啊!陸千羊完全無語了,實在不明白阮江西到底是什么惡趣味,給這只胖得已經分不清鼻子眼睛的胖狗取那樣一個威風凜凜的名字。

    阮江西卻由著桌子上的胖狗鬧騰,淺笑瑩瑩,喃了一句:“上位嗎?”順著宋辭胖狗脖子上的毛,阮江西揚起眉頭問它,“宋辭,你覺得怎么樣?”

    宋胖少撒丫子:“汪汪!汪汪!”一腦袋鉆進阮江西懷里,尾巴搖得歡快!

    陸千羊石化。

    阮江西又問:“你也愿意的是不是?”

    宋胖少回應得很響亮:“汪汪!”

    阮江西輕笑出聲,親了親宋辭狗狗的腦袋:“真乖。”

    “汪汪!”宋胖少撒歡賣乖,可勁兒地蹭阮江西!

    這一人一狗的對話……陸千羊已經插不進話了,她還能說什么!還能更草率嗎?陸千羊盯著笑靨如花的阮江西,長嘆:“你真是著魔了。”她還沒見過笑得這樣開心的阮江西。宋辭,額,以及這只叫宋辭的狗,真是阮江西的克星。

    ------題外話------

    追文的妹子們,有花的捧個花場,有評的捧個評場,南子太寂寞了,趕緊出來撩撩我,不然我放宋胖狗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