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十二章:獨得恩寵的宋胖狗

章節目錄 第十二章:獨得恩寵的宋胖狗

    ( )“不是臉盲癥,傳聞錯了,宋氏的少董患的是深度解離性失憶癥,我的記憶只有七十二個小時。”

    耳邊,是宋辭微涼的嗓音,似染了夜色的清冷,她認真聽著,任眸光中翻起了波濤洶涌。

    “我不會記得你,你不用白費力氣。”宋辭的話慢慢變得毫無溫度,冰冷,又疏離,還有微不可察的無奈。

    沉默,令人死寂的沉默,似乎快要讓人難以喘息,宋辭眼中的灼熱一點一點褪去。

    “那我在72小時之內再來見你好不好?”

    她忽然湊近,對著宋辭的眼睛,微微淺笑地說,語氣帶了一點央求。

    他想,阮江西太會玩心計了,讓他這么心如擂鼓。

    在高速路上坐了十分鐘,秦江才聽到自家老板的吩咐聲:“上車。”語氣難得的平易近人,看來老板心情不錯。秦江鉆進車里,不動聲色地瞧了瞧后面的兩位,也看不出什么門道:“宋少,去哪?”

    “御景別苑。”

    呵呵,這一來一回,四個小時,這獨處,夠久啊。

    對于阮江西的問題,宋辭沒有說好或是不好,只是在阮江西下車前,他看了一眼手表,不留余地地說了一句:“還剩46個小時3分06秒,一秒都不準晚。”

    阮江西笑著說好,她似乎心情很好,漫著步子,緩緩走進巷子。宋辭的車,久久才消失在路的盡頭,小徑深處,夜風吹得安靜。

    “腳怎么了?”

    她抬頭,路燈盡頭,男人的身影拉得斜長,好看的五官,籠在月光里,十分好看。走近了,阮江西只是微微一笑:“崴了一下,已經沒事了。”撫了撫男人懷里睡覺的狗狗,很胖的一坨,都快要找不到五官了。

    男人上前扶她,抬手看了看時間:“十二點了。”眉毛一挑,打趣說,“阮江西,在律師面前要坦白從寬,來,告訴大人去哪里鬼混了。”

    男人勾著唇,語氣幾分邪肆,過分精致的容貌更添了幾分妖冶,這一身氣質,與律師這個職業實在相差甚遠。

    隔得近了,阮江西才聞到淡淡的酒氣:“顧白,酒駕是違法的。”

    顧白忍俊不禁,抬手湊近聞了聞:“我洗了三遍才過來。”他順了順懷里那只狗雪白的毛,笑意深深,“阮江西,你的嗅覺與你家的狗一般無二呀。”

    “汪汪汪……”嗅覺頂頂的某狗醒了,聳了聳毛茸茸的耳朵,烏黑的眼珠溜了一圈,隨即一腦袋扎進阮江西的懷里,撒歡似的蹭著:“汪汪汪……汪汪。”

    這賣乖的模樣,真是只諂媚的狗。

    阮江西揉揉它的腦袋:“我不在的三天過得好嗎?”胖狗在懷里蹭來蹭去,十分歡脫,阮江西愁眉,“又重了。”戳了戳胖狗的肚子,阮江西很鄭重地說,“顧白,以后不要給它吃太多。”

    顧白攤攤手,一臉無辜:“阮江西,這家伙覓食的本事你知道吧,我哪里藏得住,托了這個小東西的福,它重了半斤,我輕了一斤,所以,”將一張俊臉湊過去,顧白笑得很是風情萬種,“親愛的,你也心疼心疼我吧。”

    阮江西似乎見慣了他無賴的樣子,微微后仰:“你有三宮六院心疼,我的宋辭只有我。”揉了揉胖狗的腦袋,她眸光十分溫柔。

    顧白失笑。這些年,阮江西最寶貝的,便是這只叫宋辭的胖狗,幾乎寵愛到了縱容的地步,不然如何能胖成這樣。

    對于這胖墩的名字,顧白實在沒辦法喊出口,錫南國際那位他也有所耳聞,同為宋辭,差別大得讓顧白對阮江西這只胖狗都沒有辦法直視,只是阮江西對這個名字卻鐘愛到了固執的地步。

    電話鈴響,顧白看了一眼手機,并沒有接,笑著看阮江西:“三宮六院的人正催我回去寵幸她們。”

    這廝笑起來,十足的妖孽,也難怪他身邊永遠不乏燕瘦環肥的各色佳人,只是顧白會玩,卻從來點到為止。對此,江西并不過問:“開車小心。”隨后有點吃力地抱著胖到渾圓的某胖狗,語氣卻格外的輕柔,“宋辭,餓了嗎?我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顧白站在原地看著阮江西進屋,不由得想,如果他和宋辭這只胖狗同時掉進水里,阮江西會不會先救這只胖狗?

    答案極有可能是這只胖狗優勝!

    顧白苦笑:“阮江西,你是有多喜歡宋辭,十年養了三條狗,全部叫宋辭。”妖艷的眸中,微微覆了涼意。

    顧白還記得第一次遇見阮江西,下了很大的雨,她躺在狼藉的泥土里,滿身傷痕,用臟污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聲音顫抖難以辨別:“救……”

    才九歲的女孩,空洞的眸光,那樣絕望。

    細細聽她呢喃,好像在喊:“救我,宋辭。”

    宋辭……

    這個名字,必定藏在阮江西最深的記憶里。

    手機鈴聲不厭其煩地再次響起,斂了滿腹的思緒,顧白接起電話,聲音恢復了一貫的漫不經心:“怎么了?”

    “顧少,怎么還不過來,人家可等了好久。”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嬌軟的撒嬌聲。

    顧白輕笑出聲:“不知道本少爺的游戲規則嗎?晚上是正宮娘娘的時間,不外宿,你可以滾了。”

    電話里,女人甜膩的聲音還在說著什么,顧白掐斷了電話,點了根煙,緩緩吸了一口,路燈下,繚繞的煙霧模糊了英俊的側臉。

    阮江西啊……顧白搖搖頭,久久之后熄滅了手里的煙,看著屋中杏黃的燈光,輕聲喃了句:“晚安,阮江西。”

    杏黃的燈光,一直亮到了深夜,阮江西關了電腦,把自己裹進厚重的毛毯里,只露出一張蒼白的臉。

    “解離性失憶癥……”她自言自語地呢喃,盯著天花板,目光空洞無神。

    冷氣開得很低,滿室冰涼,就連窩在床邊的宋辭胖狗也哆嗦了一下,跳上阮江西的床,拱著腦袋往被子里鉆:“汪汪汪。”

    阮江西怔怔出神,沒有像往常一樣得到主人的關注,宋辭狗狗撒開腿叫喚:“汪汪汪。”

    真是只被慣壞了的任性狗!

    阮江西將它抱進被子里,揉它胖乎乎的肚子:“宋辭,我見到他了。”

    宋辭胖狗回應:“汪汪汪!”

    “可是他不記得我了。”語氣失落,阮江西垂著眼眸,很無力。

    宋辭胖狗一向懂得討好賣乖,立馬抱不平:“汪汪汪!”撒丫子地嚎,宋辭胖狗一副齜牙咧嘴要咬人的樣子,“汪汪汪!汪!汪!”

    陸千羊曾高度總結過宋胖狗的狗腿性子——狗仗人勢!

    “他只是生病了,不要生他的氣。”阮江西板著臉,訓斥大晚上耍橫的某狗。

    “汪……汪……汪……”宋辭狗很委屈,它覺得它家主人不愛它了,主人以前從來沒兇過它,“汪……”它好難過好幽怨的。

    阮江西沒有理它,思緒不寧,眉間隱隱有些陰郁。

    這只狗仗人勢的胖狗,在今天之后終于有危機感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