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四章:宋少被撩了

章節目錄 第四章:宋少被撩了

    ( )陸千羊聳聳肩膀,一臉欠揍的流氣相,跟她斗,嫩了點,想當初她當狗仔的時候,肖楠那廝還在陪某導演睡覺呢。

    “羊羊。”

    從外跑進來的男人二十出頭,長相斯文清秀,十分年輕。

    “羊你個頭!”陸千羊最受不了別人喊她這么蠢萌的名字,邊往外走邊問,“江西人呢?”

    年輕男人縮縮脖子,老老實實回答:“上了宋少的車。”

    陸千羊一嗓子嚎出去:“什么?!”

    男人愣愣地重復:“上了宋少的車。”

    這呆愣的小鮮肉是阮江西的助手,二十八的年紀,長了張十八的臉,名叫魏大青,不過身份證上的本名叫魏小青,白蛇傳里那個小青,這廝從來不拿身份證出來見人,覺著名字太女氣,便自稱是魏大青,不過陸千羊依舊死性不改地喊小青的本名。

    據說小青在天宇傳媒待了三年,期間跟過六個藝人,那六個藝人現在都已經退出了演藝圈,阮江西是魏大青跟的第七個藝人,陸千羊問過江西,像魏小青這樣不懂娛樂圈生存規則的人要來干嘛,阮江西當時只說了一句話:“帶毀了六個藝人,他卻還留在天宇,總是會有理由的。”

    后來,陸千羊才知道,公司的副董魏明麗是魏小青的姑媽,親生的姑媽。

    陸千羊那時候才發現,阮江西是極聰明的,可是她家聰明的藝人居然上了某大款的車!陸千羊頭疼了:“剛才聽那些女人們說是江西勾引了宋大少,江西不會真想玩玩潛規則吧?”

    魏大青撓撓腦袋:“這些年想潛規則江西的人還少嗎?”

    細數,還真不少,不過……

    “他們能和宋少比嗎?宋辭兩個字往h市一擺就是——”陸千羊聲音突然一頓,然后拔高,“宋辭?!”

    “宋辭怎么了?”為什么女人一說到宋辭的名字,就都不正常了。

    陸千羊瞪著單眼皮:“小青,你記不記得江西家那條狗叫什么名字?”

    魏大青想了想:“好像叫宋……宋什么來著。”平時總是胖狗胖狗的叫,尊姓大名有點不記得了,反正姓宋。

    “叫宋辭!”陸千羊托著臉,深沉了。她覺得,這兩人之間,之前就有她不知道的貓膩。

    那兩人之間的故事……陸千羊瓊瑤了。

    街燈初上,斑斕的光景在飛馳后退,車窗外漏進的風,微微有些涼意,拂亂了阮江西額前挽起的發,還穿著那一身紅妝,厚重的煙熏妝下,一雙瞳孔,閃著光亮,嘴角揚起,她的心情顯然很好,側著頭,盯著身邊男人的側臉。

    宋辭突然轉頭,對上阮江西的視線:“你一直在看我。”

    阮江西絲毫沒有閃躲,視線灼灼:“因為要記住你的臉啊,牢牢地記住。”

    半真半假,她的話,叫人住摸不透。

    主駕駛座上的秦江從后視鏡中打量這位明顯居心不良卻又開誠布公的姑娘,實在是看不懂,哪有這么光明正大玩‘勾引’的?

    “為什么要記住?”他反問她,喜怒不明,像在試探,似乎又好奇。

    阮江西回答:“因為你是宋辭。”

    絲毫不掩飾她的刻意討好,宋辭從未遇見過這樣堂而皇之的示好。眸光深深,宋辭篤定:“你認識我。”她喊他宋辭,很熟稔的語氣。從來沒有哪個女人敢對他如此直呼其名。

    “嗯。”阮江西點頭,很坦誠。

    “那么你是故意接近我。”

    語氣冷硬了幾分,眼睫半闔,秦江知道,這是自家老板不滿時的表情,只是這姑娘居心不良,意圖叵測,宋少這一副不甘不滿的樣子是怎么回事?他還以為自家老板會把人姑娘扔下車的。

    “這次不是故意的,是偶然。”停頓了片刻,阮江西補充一句,“下次接近你可能就是故意的。”

    還是一如既往地坦誠,即交代了前情提要,又告知了后續發展,這姑娘還真膽大,把下次的供詞都招了,似乎有種不到手就不放手的孤勇。

    “你想要什么?”宋辭似乎并沒有生氣,只是靠著車座,眸光清冷地看著阮江西。

    想要什么?還能更明顯點嗎?公然撩人,司馬昭之心!秦江覺得他家老板的問題有點多余。

    “宋辭。”阮江西喊了一聲,突然傾身上前,盯著宋辭的臉,目不轉睛。

    她毫無預兆地靠近,宋辭眼睫驟然跳動,鼻尖全是阮江西的氣息,淡淡的,卻來勢洶洶,竄進宋辭的感官。他猛的轉開頭,眸光亂了,車窗上,映出他微微泛紅的耳垂。

    這個女人,竟會讓他驚慌失措。宋辭撇開眼,并不看阮江西:“我再問一遍,你想要什么?有什么目的?”聲音有幾分刻意的冰冷,宋辭強調,“我不是個有耐心的人。”

    秦江可以肯定,他家宋少絕對不是個有耐心的人,可是據他這一路的觀察,宋少對這阮姑娘已經不止是耐心了,可以說是容忍,他就不信憑宋少那精明到變態的頭腦,會看不出來這姑娘要想什么。

    “宋辭,”阮江西一字一句,說得緩慢,卻堅定,“這就是我的回答。”

    美人為謀,攻城略地,阮江西的目的是他,是宋辭。

    胃口大的女人秦江并不少見,不過這么坦蕩蕩的,還真前所未有,這阮江西,貪心得不像話。反觀自家老板,那張好看的臉,微微泛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被這姑娘調戲的。

    “停車。”

    語氣急促,宋辭喊得很大聲。秦江立刻踩了剎車,他訝異,宋大少居然自亂陣腳了,回頭,見宋辭正抿著嘴,皺著眉,一臉的不爽。也是,這阮江西顯然是沖著宋辭兩個字來的,至于是看中了宋大少的錢還是顏,都是一件讓宋大少傷自尊的事,秦江能了解,下車,很自覺很體貼地給阮江西開了車門:“阮小姐,今天天晚,就不方便送你回去了。”

    好假的客套話!

    阮江西并不介意,微微點頭,道了句‘謝謝’,提著長長的裙擺下了車,站在車門旁邊,看著宋辭,她說:“再見,宋辭。”宋辭側著頭,并不看她,她淺笑,露出兩個圓圓的梨渦,一雙清靈的眼睛,淡若云煙,“我們一定會再見的。”轉身,沿著街燈而下,風很冷,她抱著手,任紅色的裙擺鋪了一地。

    ------題外話------

    實在忍不住劇透了,阮江西之所以攻勢這么猛,那是因為很多年很多年以前……預知后事如何,請看后續章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白小姐中特网精准六肖